广东陆丰东海镇乌坎村和邻近的龙头村上星期相继爆发因征地赔偿问题引发的抗议示威活动,示威民众并与警方发生冲突。陆丰市当局日前承诺,派驻工作组进驻乌坎村,调查卖地情况,但同时要求村民不组织过激行为。

广东陆丰东海镇乌坎村村民多年上访,反映该村土地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陆续被卖,而村民没有得到相应赔偿的问题,未获解决。9月21号乌坎村村民举行抗议示威活动,遭到警方暴力驱散后,村民围攻乌坎边防派出所,要求警方释放此前被捕的几名村民,并推翻多辆警车。《明报》星期天的报道说,继乌坎村爆发大规模骚乱后,邻近的龙头村也有数千村民加入维权行动。龙头村村民反映,18年前,当地政府以发展新区名义,征收该村近千亩土地,并答应会付给每个村民4000元人民币作补偿。但项目后来烂尾,村民没有得到任何赔偿,政府也没有退回土地。有私人开发商却在几年前突然用围墙围起了其中的600亩地,准备盖楼。9月23号,龙头村村民手持锄头和铁棒,把准备动工建楼的工人赶走,并用推土机拆掉了被围土地的围墙。村民随后拉起横幅,并派人手持锄头保护该片农地。

美国中文网刊《中国事务》主编伍凡认为,中国近年因土地问题引发的群体性事件日益增多,而政府官员和失地农民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这个土地问题,无论是对农民也好、对政府官员也好,都是与生命有关、与生死有关的财产。农民的财产被政府贪污去了或霸占去了。政府为什么要这么做?在他们的概念里是没有什么法律的, 他们看见的就是利益、是金钱。因为地方官员唯一的收入从老百姓头上刮是土地财政,(它)是地方官员收入的巨大来源。他要的就是你的财产,他们要活下去,共产党就是处于这种状况之下。”

南方网星期天的报道说,9月24号,乌坎村的十三名村民代表与陆丰市、东海镇领导对话,要求当地政府查清乌坎村改革开放以来土地买卖情况、查清乌坎村委换届选举情况、公开村务、财务。陆丰市常务副市长邱晋雄代表市政府承诺说,市、镇两级相关部门将组成工作组,于9月26号进驻乌坎村,调查核实村民代表提出的问题,每7天公布一次工作进展。邱晋雄并要求村民代表要配合政府做好工作,乌坎村民不能组织过激行为,要维持正常生活、生产秩序。伍凡对此评论说:

“现在共产党对群体运动采取这样的办法,就是说,过去的账你们要查吗?慢慢来、慢慢来。我做各种各样的样子跟你妥协,跟你好话跟你讲尽了,但实际上是在拖,或者是掩盖,或者是把帐目消耗掉等等。这种办法是在群众运动起来之后,老百姓愤怒到已经要把政府吞掉的时候所采取的拖延的政策、欺骗的政策,然后找个机会再收拾你。因为它面对这么强大的压力后,它没有力量正面跟群众对抗,就采取这种拖延政策。”

美国的“中国信息中心”的杨莉藜认为,中国土地“国有”的制度,实际上给各级官员掠夺、倒卖土地大开方便之门。

“中国的土地制度在四九年之后就慢慢地过渡成为这种‘国有’的土地制度。人民没有自己的土地、权力,只有什么居住权或几十年的使用权,这样就没有人可以保证私有财产的稳定性。各级官员为了获得自己的利益,就会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把农民的土地,或者在城市里就是把(人民)暂时拥有居住权的土地,以权力的方式收归国家所有,然后再卖给开发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