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 | “出于同情未清退”实质是廉价盘剥

作者: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9月11日,河北蔚县教育局就残疾教师郭省代课20年未能“转正”一事发函回应。蔚县教育局在文中先后八次使用“临时代课”字眼,强调郭省从上课第一天起,就是一名“临时代课”教师。蔚县教育局称领导因同情其身体残疾,在历次清退代课教师时,保留了郭省的岗位。

不难体会蔚县教育局“同情说”的逻辑:郭省身患小儿麻痹症、39岁但身高却不足1.2米。用原县委书记的话说,对于这种“有损蔚县教师形象”的人,原本是要清除出蔚县教师队伍的,可教育局“良心发现”,给了其一碗饭吃。而且,按照省、市两级政府的文件要求,代课教师按“法”是应被清退的,可教育局“顶风破例”保留了郭省的岗位。这样看下来,蔚县教育局似乎还挺仁慈、宽容、人道的。

不过,对于蔚县教育局的说法,我们并未品出哪怕一丁点的“同情”。所谓的“出于同情未予清退”,不仅仅是强者对弱者的“施舍”,更是权力者对代课教师这一廉价劳动力的压榨与盘剥的遁词。

“既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我们常用这句话来形容一些黑心企业主。蔚县教育局大抵也可归入此类。对待偏远山区的代课教师,一些地方教育部门的“经营理念”是,相较于有编制的教师,代课教师的成本显然很低。一个有编制的教师的月薪,一般可支付若干个代课教师的“薪水”。于地方教育主管部门而言,这当然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一方面,节省了一大笔教育成本——当然,这种“节省”只是针对部门利益而言。一定程度上,不过是把原本属于代课教师口袋中的钱,放入部门私设的小金库而已。另一方面,代课教师的坚守提升了地方教育的“入学率”,这自然有利于教育部门的“形象政绩”。如此诸多利好,一些地方教育部门是乐见代课教师“多多益善”,并期冀他们“扎根乡村”的。

值得一说的是,对于当地教育部门的形象政绩,郭省作为代课教师与其作为残疾人,是一对矛盾:前者可以为“形象政绩”贡献数据,而后者却“影响教师形象”——虽有论者指出这是权力“捂盘”的诡辩术,但也不可否认,正如同一些政府部门用人注重高学历、名校等指标一样,身高、长相等要求不过是这种畸形“形象政绩”的一个延伸。不过,这对矛盾仅在桌面下存在。在台面上,太多的代课老师尤其是让体弱多病者担负起偏远山区教育重任,地方教育部门显然不光彩。

郭省悲情命运背后的荒谬之处在于,一个“临时代课”20年的残疾教师未被清退,原因不是权力者的大发慈悲,而是在于根本没有教师愿意来这里“受罪”,否则,他早就被清理出“革命”的队伍了。且不说郭省干了20年所做出的贡献,按劳动法教育部门无权解聘。仅以残疾人的特殊身份,他也足以享受到国家对残疾人员就业的特殊指标。然而令人齿冷的是,当地教育部门竟在反复强调“临时”二字。这是何其残忍与冷血!

不消说,对于代课教师问题,“财政困难”往往成为地方政府不解决或解决不好的理由。但这不过是一种借口罢了。不需要严密的数理分析,只需权力者能从居高不下的“”中匀出一小勺,或少盖几栋豪华大楼,这一问题便不难解决。而问题久拖不决的答案只能是:除了“节省成本”,更在于“为权力寻租和利益博弈积蓄资源”。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民工学校教师不应成被遗忘的角落 / 2011-09-14 22:15 / 评论数(0)“教师慰问金”是师德领地的耻辱牌 / 2011-09-14 11:10 / 评论数(0)记者“制造矛盾”是时代之福祉 / 2011-09-10 15:16 / 评论数(1)公共财政不是权力任意打扮的姑娘 / 2011-09-10 15:16 / 评论数(0)腐败型专家是收藏界的“瘦肉精” / 2011-09-10 15:16 / 评论数(1)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4日, 10: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