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如果不出意外,29岁就出任湖北宜城市市长的周森锋,将不再独享“史上最年轻县长”称号——9月6日,29岁的闫宁走马上任,出任河北馆陶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下一步就等着摘掉“代”字“扶正”了。不过,关于这位新官的资讯却迷雾重重:当地政府人员以“新县长简历是机密”为由不予公开,并称因电脑故障已找不到其任职记录。

官方嘴里的“机密”,我们并不陌生。比如,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部门,在财政公开上时常祭出“机密”或“”作为挡箭牌。但县长的简历,竟也列为“机密”,简直将人雷得内外都焦透、想象力严重萎缩了。这足以说明,“机密”在权力的强奸之下,其内涵和外延是可以任意伸展自如的。照此逻辑,凡是与新县长有关的东东,都是可以列为“机密”的。

当然,“县长简历是机密”并非政府人员的“情急之语”,与之相连的还有一系列小动作在为“机密”做注脚。比如,网上对“29岁县长”表示质疑的帖子被疯狂删除;当地政府门户网站的“领导之窗”栏目,近期“窗户”紧闭……总之,从官方的嘴里,你很难获得这位新县长的片言只语。

在这种情形下,“县长简历是机密”,不过是一块臭不可闻的遮羞布。但这只是一种掩耳盗铃之技罢了。当地官方玩“”,并不意味着闫宁是个外星人。不妨从记者对闫宁此前同事的采访,来看看闫宁仕途之路的脉络——

“17岁多一点”,中专毕业后在邯郸市临漳县狄邱乡郝王村工作;“在2002年或2003年经过民主推荐被提拔为(狄邱乡)副乡长”;在2006年调往邯郸市永年县工作以前,“任临漳县团委副书记”;半年后,任永年县临洺关镇人大主席;半年后,调任西阳城乡乡长,再半年后,提升为该乡党委书记;2009年初,升迁至副县级,任县广府生态文化园区管委会副主任。

这位1981年11月22日出生的新县长的仕途之路,可谓一帆风顺。20出头即成为副科级干部,2006年调到永年县时已是正科级,自此始,3年里获4次升迁。如此升迁速度堪比火箭,正如有同事称,闫宁“椅子还没坐热就走了”。

对于如此眼花缭乱的升迁之路,有人或许会谨慎地开始“习惯性猜想”。在我看来,这有什么好“猜想”的呢!说白了,这种火箭升迁怪象不过是特权荫护下“拼爹”的产物。

据调查,闫宁父亲曾任永年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县供电局局长,闫氏近亲属中有两个厅级和三个县级干部。有如此雄厚的权力资本和强大的靠山开路,官二代在仕途之路上焉能不跑得欢快!而说话办事自然是很有成效的,比如,闫宁在西阳城乡工作时,“收上了各种提留,还跑来贷款、硬化了村里的街道”;“建了乡联校、帮助全乡11个村健全了两委领导班子”等等。

显然,所谓“县长简历是机密”,是一个让人笑不起来的笑话。向社会公示党政领导干部的工作简历,不仅是党纪条例中明确规定的内容,而且更是一个基本的政治常识。而馆陶县官方竟以如此荒唐可笑的理由搪塞公众,只能说明地方权力的黑箱操作长期如此,已成惯性,特权在这里很安全,以至连炮制一份“无懈可击”的假简历,或者一个简单的回应都显得多此一举。这种权力生态,映射着权力的癫狂,这是权力失控的危险信号。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驻京办撤不掉的“市场”逻辑 / 2011-09-23 10:11 / 评论数(1)看待茅台酒价不能脱离中国语境 / 2011-09-22 11:42 / 评论数(0)教育是以生为本,还是以权为本? / 2011-09-22 11:42 / 评论数(0)舆论环境差异化催生官员炫富景观 / 2011-09-20 11:14 / 评论数(3)窃贼隐私权与公众知情权的边界 / 2011-09-18 14:45 / 评论数(0)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