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 | 教育是以生为本,还是以权为本?

作者: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在“迎接领导”这件事上,可能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学校比咱们的学校更为重视的了;而且,咱们的孩子,在学校所充当的角色,也可能比其他国家学校的孩子要多得多,比如除了学生角色之外,还可以作为“迎宾工具”——不必举例,在网上随便一搜,相关信息俯拾皆是。而每至领导大驾“莅临”,彩旗招展、彩球飘扬、“礼仪小姐”夹道欢迎……这样波澜壮阔堪称“阅兵典礼”的场面,是我们所熟悉的。在一些领导眼中,“学生欢迎领导是一种美德”(邵阳工职中校长刘秋平语)。这,大概就是中国作为礼仪之邦要从娃娃抓起的一个注脚罢?

多数时候,对于领导“莅临”学校“指导”或者“慰问”,学生们是要被老师告诫在校“好好表现”,接受上级领导“检阅”的。但也有特例,比如广东阳西县新圩镇的小学生,在9月9日这天就没有享受到这份“殊荣”,而被临时放假一天。据说,由于县委、县人大的领导当日要来该镇慰问教师,镇政府要求全镇所有小学老师齐聚政府球场相迎。不过,当天该镇两名学生外出游玩时溺亡,搅坏了大家的“兴致”。(9月18日《南方农村报》)县领导慰问教师,由此而变成抚慰溺亡者家属,这是何其讽刺!

看起来,这两个孩子溺亡属于意外的偶发事故。但实质上是媚官媚权的教育所导致的必然恶果。学校作为育人之所,其根本宗旨在于以学生为本。学校在正常工作期间内的行为应当围绕这一宗旨而服务。学生的学习进程是有规定的,不能轻易变更。除了国家法定假日,学校不能随意停课放假,除非有不可抗拒的外力因素,比如因自然灾害。而县领导下来慰问,显然不属于此列。

然而,在教育行政化和学校衙门化的现实语境下,我们的教育并非以学生为本,而是以领导为本,以服务于权力为莫大荣光。或者说,服务于领导是优先于学生的。作为育人场所的学校由此异化为一个带有功利色彩的政治舞台:对于学校的领导来说,学校不过是他们的一个跳板、向上爬的梯子,而学生则是他们媚权媚官的工具;对于上级领导而言,学校则成了权力者大秀形象政绩的舞台。在此种背景下,也就不难理解,哪怕上级领导的指示、决策,是如何地有违教育规律、破坏正常的教学秩序、危害师生的日常生活,学校也不敢说半个不字,而是不惜以停课为代价也要完成这项“政治任务”。

学校因县领导慰问而停课,以致学生溺亡,这是教育媚权的罪证。对于委身于权力的学校来说,在不停课与停课所造成的不尊重领导和不尊重学生之间,从来就不是一个“哈姆莱特式”的难题。而且,媚权的特性,决定了媚权者的服务序列上以最高权力为行事准则。比如,在本案中,下来“慰问”的是比当地教育局官大的县委、县人大领导,学校临时放假也就不必再向当地教育局申请。

显然,两个小孩的溺亡,与学校、镇政府以及县领导脱不了干系,而非镇政府推搪卸责的无耻狡辩:“我们只是叫他们(老师)来开会,没叫他们放假;如果他们工作难做,可以来跟我们讲。”不客气地说,这是当地权力系统的三股力量合谋害死了两个小孩。当然,这三股力量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它便是臭不可闻的“官本位”。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驻京办撤不掉的“市场”逻辑 / 2011-09-23 10:11 / 评论数(1)看待茅台酒价不能脱离中国语境 / 2011-09-22 11:42 / 评论数(0)舆论环境差异化催生官员炫富景观 / 2011-09-20 11:14 / 评论数(3)窃贼隐私权与公众知情权的边界 / 2011-09-18 14:45 / 评论数(0)流于内部监督的巡视制度没有出路 / 2011-09-16 23:18 / 评论数(1)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23日, 7:0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