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 | 有一个假证黑窝点叫“职改办”

作者: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对于制作假证以及假证广告泛滥的现象,我们已见惯不惊。人们通常以为,制作假证的莫不是些黑心小企业,而与政府部门无关。然而,在成都,就有这么一个可以入载世界基尼斯纪录的假证制售“黑窝点”——青羊区职称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简称“职改办”)。据央视《焦点访谈》报道,青羊区职改办被曝与企业合作,参与制售虚假职称证书获利。而且,所售证书在四川省建设厅可实际使用。对此,青羊区职改办语焉不详。

在成都申请职称的正规渠道大体是,首先通过单位向市职称改革领导小组申报,然后经市职称评审委员会评定,报省职称改革领导小组审核批准以后才能颁发。这意味着,青羊区职改办并不具发证资质,其所颁发的是假证。此外,正规渠道申请一个高级工程师职称的费用只需320元,而在青羊区职改办却高达1.2万元,是前者的近40倍,堪称暴利。

一般来说,市面上的绝大多数假证售价便宜,这正暗合了一些想获得证书却又没有能力,或不愿意付出太多代价的投机分子的心理。或者,一些人不惜花费巨资通过走私下渠道,尚可获得货真价实的证件。而在青羊区职改办,花费巨资却买了个假证。如果说,前面两种情形,毕竟还体现了一些“江湖规矩”,比如证件质量与价钱成正比例。而青羊区职改办则反其道而行之,毫无规矩可言。这大概算得上是最没“盗义”、最无耻的骗子罢!

现代政治学的常识告诉我们,政府是公众利益的守夜人,而不能以摘社会的桃子为目的,这是政府获得民众信任的重要依据。而成都青羊区职参与制售假证书,无异于权力对社会的公然抢劫。这显然是一种典型的权力寻租行为,见证了公权品质的变异。

这起公权部门参与制售假证案的背后,有着怎样的灰色利益链条?据报道,制售假证公司收上来的1.2万元中,需要拿出七八千“上缴”青羊区职改办。当然,这七八千元并非青羊区职改办所独享,很有可能作进一步分赃。这从一些细节可见端倪:比如,假证书上的钢印和发证机关的章并不一致,前者是成都市职改办,后者是青羊区职改办。再如,这种既无记录又无编号的假证,却在四川省建设厅畅通无阻。

耐人寻味的是,省建设厅的工作人员称,“我们这边认可,我们专门派人到青羊区职改办去问了,这个证是可以用的。”假证却在权力管辖范围内成了真证,并公开化,这只能说明:违规制售假证这种生意的“好处”,已经惠及到了某一层级权力体系的各个利益者。而这,正是地方权力山寨化的一个信号。在这个小王国内,“假”和“真”只是相对而言,一切都由掌权者说了算,而可以无视“国外”的法律与公义。只要权力者愿意,假的可以是真的,真的可以变成假的。在此语境下,倘若权力者制造假币,恐怕也会在“我们这边(得到)认可”,而畅通无阻的。

职改办本应是职称证书市场的“把关人”,而今却监守自盗、以权谋私,堕落为逐利工具,其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难以估量——经权力之手打造的劣币,不仅驱逐良币,而且驱逐不沾附权力色彩的劣币,从而催生出一个真假难辨、甚至假证大行其道的证书市场。这再次表明,作为监管者更需要给其套上笼头。否则,脱缰的权力就有可能在其管辖范围内“随权所欲”,胡作非为,想吃就吃。这则丑闻也为我们见证,如资本一样,失控的权力一旦来到世间,它的每个毛孔都流着口水和肮脏的东西。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行政强捐无关慈善只涉公权摊派 / 2011-09-06 23:40 / 评论数(2)“差生保证金”背后的傲慢与偏见 / 2011-09-05 23:11 / 评论数(0)公务员醉驾“双开”看起来很美 / 2011-09-05 23:11 / 评论数(0)让“猛男”对视“老子”又何妨? / 2011-09-04 11:06 / 评论数(0)劝募不成百万查黑手是自扇耳光 / 2011-09-01 23:50 / 评论数(1)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8日, 9: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