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 | 睢宁式“网络问政”实乃温柔陷阱

作者:苗蛮子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报载,在上海工作的江苏睢宁人高国龙最近被“”了。原因是其在网上发帖批评睢宁法院的执行工作,两个法官带队赶赴上海将他抓回,并以诽谤他人罪对其处以拘留15日并罚款1万元。对此,睢宁县委一负责人称,这是为了在“”中“引导人民说实话”。

于民众而言,所谓的“说实话”,本来很好理解,简而言之就是说真话,表达自己内心的真正诉求,而不说违心的假话、空话和套话。换言之,所谓在“网络问政”中“引导人民说实话”,理应是鼓励民众说真心话,让人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样施政者才能了解民情、汇聚民智,从而实现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

然而,睢宁官方以“跨省追捕”对待说实话者的颟顸做派,颠覆了“说实话”的原本内涵,见证了所谓的“网络问政”,不过是一张美丽的画皮,其背后实际上是个“温柔的陷阱”。同时,权力的话语体系也在其中展露无遗。其一,即便“让人民说实话”,也仅仅是有限度的“实话”。民众的实话不能以触碰权力者的利益为前提,否则,“过度的实话”便会遭致权力的惩罚。

其二是正话反说,所谓“让人民说实话”,实乃“让人民说好话”。其目的是希望人民为官方大力整顿官风而大唱赞歌、感恩戴德,感谢政府、感谢某某官员。而“网络问政”,正是给民众提供一个向权力者说好的“实话”的渠道。这条“道”上,只能开满“鲜花”、掌声阵阵,岂能有刺耳的噪音!

其三,所谓“让人民说实话”,更像是一种诱惑,一种甄别不和谐者乃至“潜在敌人”的手段。显然,这里的“实话”,于权力者而言,实乃“坏话”。此正所谓:诱人说坏话,秋后好算账。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把地球翘起来。”同样,权力者暗地里说:打造一个放言的笼子,并许下一个美丽的诺言,便能引“蛇”出洞,并发现会唱歌的“夜莺”。而对“蛇”的打击,可谓一石二鸟:既能杀鸡儆猴,又能鼓励“夜莺”放声歌唱,岂不妙哉?!

显然,无论是何种“潜台词”,均证明了睢宁所谓的“网络问政”,实质上是一种在权力意志主导下的伪民主。说白了,这不过是为权力者政绩服务的单边游戏。而睢宁法院“跨省追捕”,不仅是一种滥权行为,而且也再次暴露了其角色的错位——法院僭越权责界线,由作为维护社会正义的公器,异化为权力部门压制言论自由的“打手”。

作为一种常识,一个政府不可能“一贯正确”,相反很容易犯错乃至犯罪。而来自社会公众的批评与监督,正发挥着啄木鸟的功能。这就要求政府不仅要敢于面对错误,而且要能虚心接受公众的批评,更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这是公权力得以健康运行并永葆生命力的密码所在。而睢宁官方“跨省追捕”,无疑在原本就逼仄的言路上设置一道障碍的同时,也失去了一次自我纠错的良机。

社会言论的常态,是允许各种声音畅通,让民众的情绪得以疏泄。尤其在当今中国处于转型期,各种矛盾层出不穷的现实背景下,地方政府更应大力放开社会言论的渠道,以疏泄社会怨怼才是要事。即便民众在表达过程中,有过激甚至不实的言论,公权部门也只能以疏导的方式,提供更详实、准确的信息来自证清白,而非左堵右塞。

古语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睢宁官方以粗暴手段掐断言路,远非明智之举,不但收不到“和谐”的效果,反而扩大了社会的负面影响。更为严重的是,公权力压制言论,或许能带来短暂的风平浪静,但在这种表面的风平浪静之下,却涌动着一种“抽象愤怒”(于建嵘语)。当这种“抽象愤怒”累积到一定程度时,最终会形成危险的“言塞湖”。若任由“言塞湖”处于高位运行状态,一旦溃堤,后果不堪设想。

苗蛮子的最新更新:

劝募不成百万查黑手是自扇耳光 / 2011-09-01 23:50 / 评论数(0)双重压力下的写字教育如何突围 / 2011-08-30 23:26 / 评论数(2)国家机密不是特权私秘的挡箭牌 / 2011-08-28 10:47 / 评论数(1)政府采购不是特权的狂欢盛宴 / 2011-08-25 10:11 / 评论数(1)农村食品沉疴不只是监管缺失 / 2011-08-25 10:11 / 评论数(0)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日, 10:3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