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周 | 拼爹时代

2011年09月13日 11:48:40

  
   其实,拚爹不是现在这个时代独有的现象。“衙内”这个词,在唐代时指的是担任警卫的官员,但五代和宋初时,这种职务多由大臣子弟担任。于是,“衙内”的词义发生了变化,开始泛指官僚子弟。中国最出名的衙内要算高衙内,即高俅的义子,他总是飞扬跋扈招人厌,且是个花花公子,喜欢调戏并强占漂亮女子。但其实,高衙内与高俅本是叔伯兄弟,高俅后来发迹,苦于无后,于是将这位弟兄认做了干儿子。
 
   这很有点乱!正常的人伦关系,在高衙内和高俅那里变得一文不值,也正是从此开始,“衙内”真正地变成了贬义词,变成了依靠父辈官荫、为非作歹、祸害百姓的代名词。
 
   上周有单事情在北京和太原闹得沸沸扬扬,到现在也未画上句号。军旅歌唱家李双江的儿子李天一,开着无牌宝马车横冲直撞,结果与别人发生冲突。令人惊诧的是,15岁的李天一身戾气,两句话未说完,就伙同朋友动手开打,直到把人家打得脑袋开花,还威胁围观者不得报警。对此,微薄众口一词声讨“子不教父之过”,一直口碑不错的李双江本人,第二天赶到医院,向被打者负荆请罪,赔礼道歉。
 
   毫无疑问,李天一坑了老爹李双江。但仔细想想这事,一个愣头小子,一时火上心头,把持不住自己,犯浑做错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种成长过程中的混账行为,很多人都有。将心比心,哪个做父母的又没有为儿女背过黑锅?所以,一味责难李双江没教好孩子,有点过。而李天一,经此一事,也不意味他就此就十恶不赦,不能正常地成人成才。孩子嘛,只要改了就好。
 
   舆论和网友纠结的,并非打人本身,而是李天一驾着宝马32次违章竟然不被处理,是他那股天下之大唯他独尊、能奈他何的嚣张劲头,是和他一同动手打人的苏楠,竟然自称有着干着公安厅长的爹,于是耀武扬威,开着套牌车还对一切都是满不在乎。舆论和网友在意的,是隐藏在此事背后的权力递延效应,已经无限制地扩张,边际线发展到了侵害百姓生活的程度。
 
   李天一和苏楠身上的戾气,似乎来自于他们拥有拼爹的实力。但他们算是真正的衙内吗?李双江是文职军人,据说享受正军级待遇;苏楠和他那个所谓的干公安厅长的爹,究竟是什么关系,到现在也是云里雾里。但李双江只有名气却无实权,若苏楠真有那样一个爹,也不过是一副厅级官员,在北京随便扔一砖头,都能砸中好几个。李天一和苏楠,严格说来,算不上什么衙内,至少不是高级衙内,但就是这样两个孩子,却敢于拼爹勇于拼爹,而且,一段时间内,他们还真的做到了善于拼爹。要不,怎么可以一个多次无牌32次违章不被处理,另一个开着套牌车还底气十足?
 
   这就很让人惊诧了!两个父辈官荫并不算大的孩子,怎么就能做到敢于拼爹?而且,拼爹的后果,已经结结实实地危害了百姓生活。照此逻辑,父辈官荫更大的孩子,倘若也拼爹,危害结果岂不要大过天?这样一个冷峻的事实摆在人们面前,意味着权力的递延效应,已经从实权官员扩散到边缘官员,从高级官员扩散到低级官员。李天一拼爹,还从另一个角度阐释,名气、声望和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与权力划上等号,或者说,可以与权力进行交易。这种权名之间的交易,并不涉及金钱,而是基于一种对社会运行规则理解的默契,它既可扩大权力的管辖范围,又可间接助长名气。既然一举两得,两者的结合当然就水到渠成。
 
   百姓和舆论真正在意和痛恨的,其实是权力递延、权名交易后产生的社会不公平。李天一和苏楠打人事件,表象是拼爹,本质却是权力失去应有的制约,变得越发肆无忌惮,并进而制造诸种不公平。在一个民智洞开的时代,这是一种千夫所指、万人皆骂的丑恶。
 
   高衙内当年拼爹,逼得林冲动手杀人,并最终上了梁山;郭美美、李启铭拼爹,拼来的结果却是舆论的厉声声讨,红十字会和李刚不得不透明操作和真诚忏悔。时代不同了,高衙内只能是历史;而李天一和苏楠拼爹,最终的结果,也笃定只能是坑爹。
 
   拼爹必坑爹!

上一篇: 中资走出去:无奈泛政治化陷阱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95)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3日, 12:01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