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 | 马 尾 4.16事件证人证言

我是福建三网民“诬陷案”当事人之一吴华英、2001年‘6.24’“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吴昌龙的母亲周洪玉。

我是福建三网民当事人亲属,也是现场目击者。北京公民王荔蕻因关注福建三网民“诬陷案”而被构陷“扰乱交通秩序罪”入狱,当局此举实是三网民“诬陷案”的延续,王荔蕻即第四个网民案。

今天,我要为王荔蕻作证,她没有“扰乱交通秩序罪”。4.16那天,马尾法院现场被交通管制,所有车辆都绕道而行,迟到的网友和声援者都被拦在七道的警戒线外,未能来到围观现场。本着最基本常识,交通被管制了,又何来“扰乱交通秩序罪”?!

如果王荔蕻被有罪,我愿与她同罪,我当时也在现场。以下是我亲眼所见马尾4.16围观现场情况。

2010年4月16日是马尾法院开庭审理福建三网民“诬陷案”之日。那天早上6点许,我带着亲友团来到福州马尾法院大门口,网友关注团比我先到,他们在法院大门右侧。法院附近的保安正忙着围警戒线。这时,被拦截在外面的当地访民及网友纷纷来电告知:外沿街道也围起七道警戒线,车辆行人全部绕行,迟来的上千围观者被阻在外面,进不了法院大门口。幸好,我和亲友团早到一步,要不然,今天参加旁听都成问题。

不一会,马尾法院的大门口,来了好几百个身着制服的保安,把网友拉好的“防捣线”扯断,准备把关注团成员一一拖走。那时,急中生智的云南朱承志老先生拿着话筒主持现场:让众人为青海玉树的遇难者默哀,原本要赶走网友的保安一下子懵了,有的也跟着关注团默哀。

最后,三网民亲友团和网友关注团被转移到警察指定的区域法院门口左边大马路中间。我们四周被拉上了警戒线,保安、法警紧挨着警戒线围起两堵人墙,将我们与法院门口远远隔开。

凡能通往马尾法院的道路及居民区也围起警戒线,居民正常出行受阻,许多被围在路口的居民纷纷抱怨:无法正常上班、无法接送孩子、无法正常上街………

8点许,对面开来几辆囚车,警车开道。

王荔蕻远远向着囚车呼喊:
游精佑!无罪!吴华英!无罪!范燕琼!无罪!
游精佑!回家!吴华英!回家!范燕琼!回家!

我们和关注团一起跟着呼喊。最后一起呼喊:我们爱你们!让公平正义比太阳更光辉!
不一会儿,我和其他亲属共七人一同进入马尾法院参加旁听。

经一个多小时的庭审,马尾法院把“诬陷罪”改为“诽谤罪”,判处范燕琼两年、游精佑、吴华英各一年的有期徒刑。

三网友被判有罪,全体关注团愤怒之极,高举拳头齐喊:抗议!无罪!最后,关注团在悲愤中撤离马尾法院。
 
                  马尾4.16现场见证者:周洪玉
                        2011年7月24日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8日, 8:3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