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青天难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5569f030100y69z.html

这一年,江西的一个钉子户用最无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死证明不了有关部门的野蛮与无耻,只能证明汽油一点就着。

这一年,8名香港游客死在了菲律宾警察的枪口下,让香港人知道菲律宾除了有“菲佣”,还有“菲警”。

这一年,一个卖汽车的和一个卖运动鞋的在关于谁“给力”和谁“不给力”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从而引发了“3Q大战”,最后“狗日的腾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末了才知道这俩孙子何止是“坑爹”,简直就是“坑爹”。

这一年,”我爸是李刚”拉开了中国人拚爹的帷幕,大量的富二代官二代用他们的行动告诉我们: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你所朝的方向,而是在于你是谁的精子。

这一年,重庆轰烈烈的唱红打黑运动让我们明白:电视上经常看到的那些衣着光鲜,人模狗样的公仆,他们还有一个头衔叫黑老大,而公仆和黑老大角色的转换取决于你站的队列.

这一年,日本9.0级地震震垮了核电站,也震碎了国人愚昧的神经,那些买不起房而被迫单身的人们,因为手里有几袋碘盐而变得奇货可居.

这一年,地球将模式调成了震动,上帝的子民失去了他的辟佑陷入苦海,但在中国,人们在电视上看到玉树和云南大爱不断升华,D领导人民战胜了一次又一次天灾,多难,但并没兴邦.

这一年,国与民争利达到高潮,财政收入连创新高,人民饭碗却营养不良.GDP世界第二,百姓收入勉强苟活,房事彻底沦为多数人的浮云,而盛会,依然在一个叫隆重的地方举行.

这一年,苹果砸中牛顿沉寂数百年后,以数码产品的姿态席卷全球,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一起出门,你去买苹果四代,我却只能买四代苹果.

这一年,谢霆锋终于意识到自己对柏芝的了解始终超越不了天涯上的民工,于是他累了,放弃了,我固执的认为他一定看到了杂谈那个万人景仰的回复.男人,无论好坏,都翻不过那道绿帽砌成的坎,有的立马摊牌,有的秋后算帐.

这一年,芙蓉姐姐从大S变成了小S,春哥曾哥依然是我们的哥,而凤姐的绿卡告诉我们:成功的方式真的不可复制.

这一年,南科大45名学子以非暴力不合作表达对中国教育的鄙视,一潭死水总算荡起了一丝波浪,但死水原本就不应该有波浪,所以,他们在潭中注满了水泥.

这一年,药家鑫让那些被车撞倒的人,拼出考公务员的力量爬起来,然后跑掉.甚至没有勇气看看撞他的是QQ还是奔驰.

这一年,转基因和地沟油让中国人相信他们是核战争最后的幸存者,在网上,他们表达吐血身亡的语句变成了:遂吐3公升地沟油而亡.

这一年,李昌奎废除了大理国的死刑,以丧尽天良的兽行救活了他的同类,或者说,那个叫赛锐的同类以通天的手腕救活了他.这已经不重要了,中国的法律本身只具有观赏性,那些在文 GE中双手沾满同胞鲜血的侩子手今天照居庙堂之上,就注定了杀人偿命不过是老祖宗目光短浅的一句呻吟.

这一年,唱红治愈了不孕,还成为精神病院最有效的治疗手段,而监狱里,住满了共产主义接班人.

这一年,西门庆发现了武大郎的秘密,用行动霸占了金莲,一向对内要钱不要脸对外要脸不要钱的武大郎当即采用3种方式抗议,赢得赞誉一片:大郎家祖产多,从不跟周围邻里那帮小气鬼一般见识.

这一年,各地下雨全是100年不遇,武汉的海景超过公交成为新的城市名片.成都,长沙,南京纷纷在报纸上表示自己是特大号护舒宝,流量再多也不用担心,话音刚落就被老天爷狠狠扇了一耳光,分析认为:护舒宝为山寨品,也就是:made in China.

这一年,共和国的脊梁被草根唾骂,原因在于草根们把共和国的脊梁当成了中国脊梁.

这一年,绿皮火车见到了蒸汽火车,感叹世间人情冷暖,我们终究都逃不过鸟尽弓藏的命运.开明的蒸汽火车说:历史的车轮在前进,我们都尽到了自己所处位置的责任,现在是高铁的时代了,你再不退下就是开历史的倒车,中国人民才被历史的车轮碾过,还没爬起来,一回头却看见你在倒车,你叫他们情何以堪呐.

这一年,高铁恍如一夜之间长满祖国各地,人们用高于普车数倍的价格向铁道部购买时间,而那些时间充裕的人因普车的取消也不得不买几个小时,然后在目的地玩手机来消磨时间.

这一年,号称世界领先的动车出轨了,人们悲怆的发现,吃的,住的,坐的竟没有一种让人蛋定,以河蟹著称的媒体也开始草泥马了,在经历了出事→微博讨论→小秘书删帖→微博疯狂讨论→小秘书来不及删帖→问责呐喊声四起→传统媒体跟进→微博谣言四起→政府辟谣→产生新的流行语→李承鹏发文→韩寒发文→讽刺段子出炉→五毛辟谣搅混水→讨论进入高潮→总理现身→微博一片体贴谅解→和谐,删帖,噤声→搞笑段子出炉→下次。。。后,酱油瓶仍旧在手,真相的高度永远高于酱油瓶的高度,对于善良的中国人民,打酱油比抢碘盐还来得更轻松和毫无风险.

这一年,五毛依旧凶猛,天涯沦落的不仅是国关,还有八卦,而杂谈,永远是五毛的爪哇洞.

这一年,人民仍然相信,皇帝是好的,中央是清白的,坏的只是地方,当不公降临在他身上时,他最期待的不是改良制度,而是渴望清官.
这一年,我想对父母说: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们太多.想对挪威人民说:原谅那些幸灾乐祸的中国人吧,他们只是被欺骗得迷失了本性!想对日本人说:不用担心,你们的国家不会抛弃你们,但伤好之后不要忘记你对中国犯下的罪行!最后,我想对中国人民说:不要幻想太多,你只能靠自己…

这一年,还有多少没被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