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郭美美。在我们快要遗忘的时候,媒体的又一轮访谈,让这个名字再度光临。严肃媒体希望给她自证的机会,平等享有话语权,郭美美于是得以“真情告白”;娱乐媒体希望抱住这枚人气火箭,发新歌、上杂志、拍写真,郭美美这座八卦“富矿”,果然又蠢动了俗世的精明。

  如今人气旁落的是红十字会。无数看客、咨客、食客、评客,只把郭美美当成世相的女体盛,盛满了香艳、暧昧和萝莉的可爱,却不见了郭美美来时路上那个彷徨的机构背影。谁才是这个时代幸福感的来源和保证,一时又成为无语的难题。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全民健忘症?

  倒不必责难这“恶名”之下的商业利用,郭美美有使用自己身体的自由和权利。不论是郭美美在摄影棚灯光下拍写真展示年少身体,还是展露歌喉灌唱片出碟挣大钱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她掀开了一家公共机构的遮羞布,我们却并不热衷追问和探寻遮羞布后面的秘密。

  “发现”的这个黑洞,到底是如何屈光纳物,股掌之间又如何化道德为利益、据慈善为金钱,如今看来只是一念之间。而在更为巨大的公共生活的流水线上,对众人福祉的关心也抵不过个人趣味的追逐。如果郭美美果真从红十字会的泥沼里脱胎换骨,红十字会亦从与郭美美的意外相遇中从容转身悄然而退,民众的慈善心会否也会因为喧哗退场而生出伤感?

  郭美美对中国慈善的贡献,是一道伟大的减法,这让养尊处优的官方慈善机构始料不及。民政部公布郭美美事件之后全国社会捐赠统计数据,慈善组织受捐额剧降九成:6月全国社会捐款为10.2亿元,之后善捐锐减数亿。慈善组织6到8月降幅更是达到86.6%。

  有官员表示,上述数据降幅“主要是因为去年上半年我国发生旱灾、玉树地震等自然灾害,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社会捐赠热潮,而今年则较为平静”———这是令人惊讶的逻辑:中国人的慈善心,需要巨大的灾难和死亡才能唤起,而不能指望平常心。

  平常人的平常心在哪里?北京市红十字会披露,今年7月,北京市红十字会共接受社会捐款28笔,总计15.44万元。其中个人捐款8笔共7495元。北京,作为中国首善之城,若以千万人口计算,北京人7月份的慈善心每颗为0.0007495元人民币。

  郭美美还是怕说实话,怕说“她的出现对慈善和公益是好事”。但郭美美也说,希望中国红十字会,不要因为她,让老百姓那么讨厌它,厌恶它,对它失去信心。

  千金裘、血红马、麻将高手、内衣秀,这些词堆砌了一个让人眼花缭乱又扑朔迷离的拜物图景。郭美美站立其间,就像离奇展示的所谓女体盛表演。然而,即便如此,我们也希望透过这浮世绘,看到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向好的前景。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