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9月20日 11:06:05

  
   今,在民主社会,在网络时代,可以说“主(人)(公)仆大义,无所逃于天地之间”。只要“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反腐败就可以做到低成本,甚至在很多时候实现“零成本”(不用花费纳税人的钱),我深信。
   
   

“鉴表”而找北(知北)
   
   

   9月15日的《南方周末》有篇《领导,今天你戴什么表?》,我把它归类于“新闻特写”:不仅题材特别有料,细节也很写实生动。从领导戴什么腕表、在当今这个电子信息时代会有什么遭遇和选择,这个与时俱进而出现的新问题、新视角,可以独具只眼地观照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政治状态,尤其是官民互动的新方式、深度和广度,乃至探讨社会政治的进路。
 
   话说有个自封“花果山总书记”的网民,在微博上“鉴表”,他收集官员的公开照片,为他们戴的手表作品牌、价钱等方面的鉴定,一时在网上名声大噪。他所披露的信息,有非常丰富的内涵,不同专业或不同兴奋点的人都可以看到想看到的东西。我是一个品牌盲,连轿车的车型和衣服的质料都分不清,对鉴表的技术信息更没有兴趣,也不打算学习这种见微知著的本领而后写侦探小说。但是报道中讲到的官场的规则,装扮与配置不能抢上司的风头,上行下效,这一套我是有感觉的;对于官员在商人面前借名表之类展示自己的身分与地位(暗示“谁才是老大”、“别把我当叫花子打发”等),我能理解;对于何以“内地官员比沿海官员敢戴(名表)”,我可以作出言之成理的解释;至于中国的“奢侈品消费一半以上是商务礼品”,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诸如茅台酒、我老家湖北的“黄鹤楼”之类上千元一条的香烟,乃至那些精包装的昂贵月饼,都是“买的不(享)用,(享)用的不买”。奢侈连着腐败,无所不在。
 
   我看了南方周末网上这篇报道的网友评论,观点交锋很激烈。肯定的意见说,“小细节,大问题!一块表引发的争论,怪不得都挤破头当公务员,这就是中国!”“花果山书记真不错,能揪出几个危害群众的也是做了贡献……”否定的意见说,“口诛笔伐的阿Q精神能让社会得到什么?贪污腐败能被就地正法?明年的今天你是否还记得今天在这留言的事?”“我只是个普通学生,但我知道凡事讲证据。天价表等于贪污受贿,哪国法律有过类似条款?……”
 
   评说网友辩论中谁有理谁偏颇不是本文的任务。网友v587写道:“这类光提出问题不解决问题的文章就和伟哥一样,只能让你一时兴起。这类问题我们都知道,我们需要的是解决方案。”我想提着他(她)的话说下去。
 
   腐败没有得到有效遏制,甚至有继续蔓延之势,这是一个勿庸讳言的事实。只要看看那些已经落马的官员,如何卖官鬻爵的,贪污受贿数额如何“水涨船高”,“生活腐化堕落”到如何骄奢淫逸,就一清二楚了。现有的解决方案不灵这是不言而喻的。讲对官员的教育,从延安时代就有的“为人民服务”,到这些年讲“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八荣八耻”,从各级党校对官员的培训,到全党的“三讲”甚至重新登记都搞过。反腐机构不谓不健全,从党组织的纪检委到政府系列的监察局,到检察机关的反贪局,近来又设了各级巡视组。实践证明,仅靠说服教育和公权机关的内部监督,效果很不理想。我写这篇文章时,湖北省委第六巡视组在贫困县秭归县巡视期间,花费公款如流水正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即使9人20天没花掉80多万元,只花了10多万元也是人们难以接受的。这样的巡视(形式主义)还不如不搞。
 
   怎么办?大家都在提出解决方案。近日我的电邮收到两篇有代表性文章。一篇正经八百主张恢复帝制,说这样的“家天下”责任更明确,可以名正言顺搞株连,贪官就不可能“牺牲我一个,幸福全家人”。中国历史已经表明这说法不值一哂。另有一篇说,如果绝不搞两党制等等,“死里逃生”的惟一选择就是搞毛泽东时代的“群众运动”,过几年来一次,让掌权者有所忌惮。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少,但真愿走回头路的人恐怕不多,除非对现实怨毒到希望天下大乱。
 
   其实,解决方案是现存的,这就是民主与法治。这是为世界许多国家的反腐败实践所证明了的可靠“方案”。今年9月15日是联合国设定的国际民主日的第四个。4年前各国签署的《世界民主宣言》,第一条就说:“民主是一项公认的理想和目标,它所根据的是全世界各国人民所持有的共同的价值观点,而不论其文化、政治、社会和经济上的差别……”事实上,从“五四”新文化运动,到“文革”之后痛定思痛,中国官民主流的价值观,公认“民主”是立国之本。
 
   所不同的是,“文革”之后,我们抛弃了所谓“大民主”,在坚持“民主”的同时,强调法治。比如网民有权质疑官员戴“天价表”,而天价表也确实不等于贪污受贿,即周久耕、袁善腊等官员的天价表是否贪污所得,最终要经司法机关调查审理,看证据是否有效。
 
   如果说“群众眼睛是雪亮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这样的话在从前只是一种与英雄史观相反的历史观,那么在网络时代则是活生生的现实。“科学松鼠会”、“译者”等“网络义工”的存在,表明众网民有强烈的公益心和奉献精神;诸多论坛、博客的活跃,则表明民众有强烈的参与公共事务的愿望;而“鉴表”之类网络公共事件,则一再表明,网民中藏龙卧虎大有人才,他们既有参政议政的热情,也有洞幽察微的能力。家天下时代有句名言说,“君臣大义,无所逃于天地之间”。如今,在民主社会,在网络时代,可以说“主(人)(公)仆大义,无所逃于天地之间”。只要“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反腐败就可以做到低成本,甚至在很多时候实现“零成本”(不用花费纳税人的钱),我深信。
 
   关健在于,实现“人民监督政府”,不取决于官员和公权力的是否开明(即“让”或“不让”),而是有制度和法律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假如,别说官员财产公开,就连从今天开始而可不溯及既往的“”公示,都做不到,而实名检举官员要冒“”的风险,那么,民主法治的解决方案就是奢龙之技了。
   
   2011/09/19
    
 
 
 

上一篇: 听陆文荣论道:“鬼敲门”是咋回事…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374)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