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内容
  2. 站内导航
  3. 更多内容
  4. Meta导航
  5. 搜索
  6. 语言选择

搜索 搜索概念 搜索

德国之声中文网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2011.09.23


 

北京观察 | 2011.09.23

野渡: 变态维稳越维越不稳

 

维稳是个新词,出现还不到十年,但现在已成为中国家喻户晓,可能是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汇。在缺乏政改的跛足改革下,维稳权力被广泛滥用,很多维稳理由荒谬可笑到了极点

 

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国内经济总量和综合国力跻身世界前列。然而,自八十年代开始迄今的中国改革的主要特点是官权主导市场,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致使官权畸形强大,执掌公权力的利益集团内部腐败丛生,公权力与资本相互勾结,大肆掠夺全民财富。这种跛脚改革伴之而来的是严重的权力腐败、社会腐败,导致了严重的社会不公,普通民众几乎没能享受到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好处,他们创造的财富绝大部分都让既得利益集团掠夺走,社会阶层迅速分化,贫富差距日益悬殊,社会矛盾日趋加剧,社会的不满、仇恨情绪不断积累。

在官民日益对立的严重政治生态下,为了维护权贵利益集团的利益,中国形成了一个强化控制社会高度打压民权的”维护稳定”体制,”稳定压倒一切,一切都要给维稳让路”,从中央到各省﹑市﹑县、乡和街道一级,直至重要企事业单位都设置了”维稳办 “–“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在缺乏政改的跛足改革下,官权得以无限膨胀,维稳权力被广泛滥用,很多维稳理由荒谬可笑到了极点。湖南质检部门验出一种茶油含有超标六倍之多的致癌物质,当局却一直秘而不宣,任由这种毒油继续流向全国,其理由是维稳需要;河南商城县多人被蜱虫咬死,可是当地官员却称政府之所以没有公开蜱虫疫情,是维稳需要,”怕引起进一步恐慌”。在”两会”上有人大代表公然提议政府应该打压一切上访行动,有地方官员骄傲地展示精神病院”收容”上访者的辉煌成绩。 

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弹压治理维稳模式实质是以全体公民作为假想敌,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官权肆意横行,严苛剥夺民权,压缩公民空间,公民权利荡然无存。隐瞒豆腐渣是为了维稳、隐瞒三聚氰胺是为了维稳、隐瞒动车死亡人数也是为了维稳,维稳的重要性已超过任何事情,人类的历史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愚蠢荒谬的”维护稳定”,甚至愚蠢荒谬最终也成为这个体制的特色和优点。由于社会矛盾的根源没有得到解决,这种变态的维稳体制根本没有解决问题,不过是在把矛盾往后推,处处打压、民怨积累的结果是可能爆发后果更严重的社会对抗事件。

《社会科学报》统计出2009年全国维稳经费高达5140亿元,超过当年军费开支,清华大学的报告指各地政府维稳陷入越维越不稳怪圈:”我们实际上已经陷入维稳的怪圈:各级政府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维稳,但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数量非但没减,反而不断增加,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陷入越维稳越不稳的恶性循环。”

变态维稳导致知识精英阶层离心

Bildunterschrift: Großansicht des Bildes mit der Bildunterschrift:  作者野渡在日内瓦

中国当局为了维持社会稳定,一直采取消灭”不稳定因素”于萌芽状态,该措施在今年二月份开始发生的”中国茉莉花革命”事件中达到了极致,当局害怕阿拉伯茉莉花革命浪潮席卷到中国,在全国各地开展了残酷的镇压维稳措施,成百上千维权人士、知识分子被监视、软禁、拘留、绑架、失踪、逮捕。许多认为不可能抓捕的人,如著名艺术家艾未未、著名作家冉云飞等都被捕 。这是自1989年64事件以后对中国知识精英阶层最大规模的镇压行动,一时间各地风声鹤唳,全国陷入红色恐怖中。、冉云飞二人基本上反映了中国知识精英阶层温和渐进改良的主流,日拱一卒、不期速成的理性精神扩展了民间话语的空间,他们受到知识分子群体的赞誉和尊重。他们被抓捕的消息引发了体制内外知识精英对当局的不满和愤怒。

在当局”零指标”和”一票否决”的巨大维稳压力下,因为茉莉花事件而被秘密拘押的维权律师、作家等受到了自1976年结束文革以后最大规模的一次对知识分子使用暴力手段对待的恶劣行径,包括殴打、不准睡眠、洗脑和恐吓威胁等酷刑手段,使精神和肉体遭受双重折磨。著名作家余杰被殴打近三个小时,直至昏迷,后被送往医院抢救才得以脱离生命危险;著名维权律师唐吉田被赤身裸体反铐在椅子上,用空调吹了一个晚上,导致感冒烧成肺炎,其腰部受损严重,至今仍行动不便。北京维权律师金光鸿被关进精神病院,连续几天被殴打,并被绑在床上,管理人员对他强制注射不明药物,让他的记忆力受到损害。

暴力对待知识分子的高压维稳手段并没有达到消弥不同声音的目的,反而激起了知识精英阶层对现行体制的抵触和离心情绪,他们看不到政改的希望,看不到改良的出路,只看到变态维稳下野蛮的打压和越来越暴力化的手段,他们的不满、躁动、愤怒情绪之明显溢于言表。知名宪政学者陈子明在8月14日的”中国能否走出左右?”的座谈会上发言就说到:”现在流行谈晚清,在公开与私下的言论中,革命的气息都越来越浓了。”

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官方媒体或公开明目张胆、或背后阳奉阴违拐弯抹角发出异于官方的声音。7月29日,在中宣部以维稳需要为借口发出禁令封口温州动车惨案报道后,在这天的惨案死者头七之日,全国各地的一百多家报纸大开天窗,以无声的示威和抗议发出对这个体制质疑的声音。一百多家报纸集体同时开天窗,是世界新闻史上史无前例的第一次,是知识阶层集体对年来高压维稳现实的不满情绪总爆发。

变态维稳何时到尽头

现代政治伦理的基本原则是:国家的政治稳定是建立在宪政的基础上的,现代政治史表明宪政是现代国家正常的政治活动的基本保障和基本形式,以限制政治权力捍卫公民权利为核心的宪政是现代国家文明化的标志,宪政体制下民主和法治的内在结合成为宪政国家整合冲突、规范秩序、维持稳定的基本工具和手段。国家和政府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维护公民的利益和自由,公民是国家和政府的服务对象和权力来源。

而中国现行的变态维稳体制可以说是对现代政治伦理的背叛,国家、政党成了凌驾于一切公民的头上的利维坦怪物,以恫吓威胁和暴力镇压来维持这前现代社会的冷血凶残丛林法则,在中国历史朝代上实施特务政治最严厉的明朝与现在相比也望尘莫及。自焚、爆炸、冲突、骚乱……社会矛盾不断积累,监视、软禁、绑架、逮捕……政权不断滥用权力严打和整肃妄图维稳,社会陷入危机不断和应付危机的恶性循环,中国就象一辆开往万丈深渊的公共汽车,没人知道怎样使他停下来,有能力的人纷纷选择跳车,剩下的乘客除了被做为人质等待车毁人亡别无选择。

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整个中国社会日趋严重的迷惘、抱怨、躁动、戾气情绪,似乎就像个一点就燃的火药桶。作为社会先知先觉者的知识分子已经纷纷以其良知勇气担当起了捍卫基本常识的道义责任,发出了要求变革的声音。在一个民智已开的信息社会里,没有人相信一个靠变态维稳统治的强权能千秋万代,追求和捍卫自由是人的持久不变的天性,任何强权都无法扼杀这源于人性本身的永恒呼唤。既得利益集团如果不尽快改变目前刚性的变态维稳手段,继续拒绝实行有利于释放社会压力的政治体制改革,拒绝融入世界主流文明,那么迟早必然出现对这个国家任何人都绝无好处的危机总爆发大动荡局面。

换言之,变态维稳必然会结束,多少一麻袋一麻袋的钞票继续往””这个无底洞里扔也救不了它行将结束的命运。它或者结束于顺应历史潮流的政治变革中,或者结束于逆历史潮流而导致的激烈社会转型中,结束的时间和方式可能不同,但是结果并无二致。

 

作者:野渡

责编:达扬

 

作者简介:1970年出生,.中国言论自由、网络自由、公民运动观察者. 2001年创办被查封达49次的中国互联网早期著名思想网站《民主与自由》。现在独立中文笔会主持网络工作委员会。

 

 

 
 

意见反馈 » | 电子邮递 » | 打印 »

更多文章

 
Share this article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