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在上海,傍晚在复旦大学跑完步,为了吃晚饭,沿着邯郸路往五角场的方向走过去。每当路过复旦新闻学院对面几家餐馆集中的地方,总能看到一位穿着蓝色衣服从下水道挖液体的中年男人。对我这外国人来说,这一场景够新鲜的。我站在旁边观察一会儿,餐馆的员工以及上海的行人一点都不好奇,看都不看,正常地走来走去。

我很奇怪,过去问那位先生。

“先生您好,您这是在干什么?”

“……”

“先生您好,您在挖什么液体呢?”

“……”

先生好像很不希望被问及的样子,周围充满臭味儿,我有些忍不住,先生好像很习惯的样子。

“先生,我这些天每天都能看到您在这挖液体,这是您的工作吗?”

“……”

这样下去,无法沟通。先生出着大汗,显得疲惫不堪。我决定给他买一瓶冰啤酒,我刚跑完步口渴,正想解渴。我走到100米远、位于邯郸路和国定路路口的全家(Family Mart),买了两瓶冰镇三得利啤酒。

我把一瓶啤酒递过去。

“先生,辛苦了,冰啤酒,要不要喝?我也刚干完活儿,要解渴了,我多买了一瓶,咱们一起喝好不好?”

先生转过头,依然有些犹豫。

我想:“这位先生的妻子和孩子在哪里呢?这位先生很辛苦,他是一个人在城市里奋斗,每天干这样的体力活,皮肤都黑了…..”

“哥们儿,别想太多,我只是多买了一瓶嘛,来,咱们干杯。”

先生终于向我伸出手,拿了啤酒,我们俩干杯,开始聊天。

我问他:“大哥,这是在挖什么呢?”

先生这次没有不理我,直截了当用方言告诉我说:“地沟油啊。”

我回应:“?什么是地沟油?”

先生接着说:“你不知道啊?你不也看到了吗?就是从地下沟里挖出来的油啊。”

在中国媒体上,我听说过“地沟油”这个东西。我一边在脑子里回想舆论焦点,一边接着向先生问:“大哥,挖地沟油干什么啊?不是你们家用吧?这个油对身体不好吧?”

先生想了一会儿,不开口。我就把啤酒递过去,说:“咱们干了。”

先生慢慢地说:“我知道这东西不健康,又不是我家用的。”

我紧接着问:“那到底谁用啊?你不会把它炼制起来重新卖给人民吧?”

先生回应说:“我也是打工的,老板要我怎么着,就怎么着呗。”

我本能反应问:“谁是你老板啊?这样挖地沟油很不好啊,谁让你这么干的?”

“……”

冷静下来想,既然这位先生说这是他的工作,就不可能说谁让他干的,这是商业机密,就不问了吧。

“大哥,不好意思,我问多了,但你为啥在这挖呢?还有很多下水道嘛。我每天能看到你,怎么非要在这里呢?”

先生转身,用手指着一家餐馆,悄悄地对我说:“人家出油多啊。”我在路边打听了一下几位行人,大家纷纷说,这是一家以干锅牛蛙闻名,在上海当地很受欢迎的一家餐馆。

很惭愧,来中国已有8年,现在才开始认真关注“地沟油”。

据《凤凰网》专题“万吨地沟油流向餐桌”,地沟油可分为三类:一种是将下水道中的油腻漂浮物,或者将宾馆、酒楼的剩饭、剩菜,经过简单加工,提炼出的油;一种是用劣质猪肉、猪内脏、猪皮加工提炼后的油;还有一种是用于油炸食品的油使用次数超过一定次数后,再被重复使用或往其中添加一些新油后重新使用的油。在炼制“地沟油”的过程中,动植物油经污染后发生酸败、氧化和分解等一系列化学变化,产生对人体有重毒性的物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