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早些时候,中国政府派出了一个访欧代表团,由中国主权财富基金董事长楼继伟率队,到实地去考察局势究竟有多糟糕、以及还能糟糕到什么程度。在北京各豪华酒店的大堂休息室里,猜测一些中国高层官员(如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以及各中资银行的头头们)的行踪,成了人们不变的话题。

有传闻称,中国一直在买进德国国债,当(不是“如果”)德国退出欧元区,抛弃倒霉的欧元、重新采用稳健的德国马克时,中国将会大赚一笔。还有人传言,走投无路的意大利和西班牙银行家在四处筹钱时,向来自中国内地的潜在买家提议出让自家银行股权。

2007-08年期间,美国请求中国出资纾困。如今则轮到欧洲请求中国从其3.2万亿美元的金库中拿出点零钱救急。发达世界请求发展中世界出钱——这显然不是资本的合理流动方向。

按理说,资本应当流向经济增长速度更快、生产率能够通过资本投资得到提升的国家,而不应当流往疲态尽显的经济体,用于支持本已负债累累的家庭和政府的消费。

不过,从某些方面来说,世界请求中国提供资助,也算不上令人惊讶,因为中国可谓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

当世界其余地区在增长时,中国在兴旺发达。据摩根大通(JPMorgan)估算,美国经济每增长1%,中国的出口额就会相应增长5%。

然而,指望中国拿钱的欧洲恐怕要失望了——至少近期内指望不上。

一种简要的解释是,中国官员已从全球金融危机的第一阶段吸取了一个教训:接住一把下落的剑是没什么好处的。

还有一种解释是,中国目前仍然把绝大部分精力放在国内事务上。中国操心世界其他地区的程度,远低于人们对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所抱有的希望。

近年来推动中国迅速发展的模式越来越不合时宜,在这种关头,中国自然要把心思放在国内事务上。

在某些方面,中国正在取得进步,因为中国正努力“换档”。中国正在不断减少对出口的依赖(在这方面日本从未获得成功)。工资持续上涨,有利于朝着内需主导型经济的转变。东部沿海与内陆地区的收入差距不断缩小。

在遏制住宅价格上涨(以及化解越来越买不起房子的民众的愤怒)方面,中国政府也做得不错。

但在其他方面,中国非但没有取得什么进步,反而是在倒退,尤其是在减少国有企业对经济和金融体系的控制方面。还有,当今中国比前些年更加不公平。通胀是问题的一部分,而当局未能废除其他控制手段更是使情况雪上加霜。

比如说,在通胀维持在6%以上的形势下,由于当局对利率的管控,中国劳动者的存款只能得到实际利率为负的回报,而国有企业却能以人为的低利率贷款。

这实质上等于让不富裕的家庭补贴富裕的企业(后者转身就把贷款投入到影子银行体系,去获取高得多的回报——偶尔还能从不正规的金融活动中获得高额收益)。

中国也正变得远不如以往开放。例如,当有关部门要求汇丰(HSBC)出售其所持上海银行(Bank of Shanghai)的股份时,它收到了一条明确的指示:必须卖给中国买家。世界银行(World Bank)旗下的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在出售同一家银行的少数股权时,也收到过同样信息。

当然,一方面中国已经认识到西方资本是变化无常的。但在另一方面,中国监管部门对本应由市场驱动的过程横加干预的现象,如今已经变得更加无所不在。

中国流行一种观点,认为世界仍在不公正地对待中国,尽管一切证据都说明事实恰恰相反。造访这个越来越繁荣的国度,你会惊讶地发现,在走向繁荣的同时,中国对世界其他地区的信任少得可怜。这里的人们觉得,当外国人在中国赚到了钱,那就是一场“零和游戏”,中国自己多少就是吃亏的。

中国所关注的许多事务都无可厚非,但是,中国不会像世界所希望的那样大力帮助世界——至少在短期内不会。

译者/何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