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确实就这样谈成了一单单生意,和他们做生意的,很多是来自内陆的地方企业,因为对方相信,自己真的是在和一个大老板做生意,在引进外资,在改革开放。 后来,大家的眼界宽广了,见的人多了,于是这样的皮包公司,从深圳这样的沿海地区,向内陆迁移,不过现在,如果涉及到的,是真金白银的生意,早就没有了空间。 而现在,从“脊梁奖”到渴望和高级领导人合影,并且形成这样的产业,其实都反应出这样一个社会现实:这是一个名声可以套现,合影可以拓展社会资源的社会。看到过太多这样的情形,搞定领导身边的人,为的就是一张握手的合影,然后挂在办公室里面,这比挂个门神,靠谱多了。而”卢美美“父亲,只不过比别人,更早的看到了这个商机。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国际先驱导报专栏 ————————– 为大学生演讲,主持人介绍作为演讲嘉宾的我。听到她列举的一串串获得过的荣誉,比如最佳,最有影响力等等的用词,不知道是不是对那些台下坐着的,对我并不熟悉的学生,会有怎样的效果,不知道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会不会因此而觉得,嗯,这个讲台上的人,确实厉害,值得来听一听。 而我,马上想起了这些日子的一个新词汇“卢美美“。因为自己是否符合这样的用词?把这些荣誉排名的主办机构一个个拿出来晒一晒,是否真的是那样的有说服力和公信力?天知道。 之所以说天知道,这是因为最终是不是被承认,还是由市场决定。比如那个在内地颇受关注的“胡润排行榜“,几年前采访胡润,他说排行榜的排名,依靠的是上市公司的年报,媒体的报道,还有他们发给一些公司的调查问卷,当然,回馈的公司很少。也因为这样,所谓的身家排行,到底有多准确,不言而喻。而之后推出的慈善榜,更是与时俱进,因为富豪们“杀猪榜”效应,但是留善名多多益善,至于榜上的人,到底是不是捐了真金白银,明眼人自然清楚。 但是这并不重要,不管是媒体,还是公众,并不关心榜单的准确率。必须承认他的聪明之处,因为他准确的抓住了中国社会,喜欢窥探别人财富的心理,或者是有的人,需要好名声的心理,于是,从

————————–

 

为大学生演讲,主持人介绍作为演讲嘉宾的我。听到她列举的一串串获得过的荣誉,比如最佳,最有影响力等等的用词,不知道是不是对那些台下坐着的,对我并不熟悉的学生,会有怎样的效果,不知道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会不会因此而觉得,嗯,这个讲台上的人,确实厉害,值得来听一听。

 

而我,马上想起了这些日子的一个新词汇“卢美美“。因为自己是否符合这样的用词?把这些荣誉排名的主办机构一个个拿出来晒一晒,是否真的是那样的有说服力和公信力?天知道。

 

单打独干,迅速成长为一家有模有样的公司,胡润自己成就了一个创业的传奇。 关注“卢美美“,为的是要查清楚,青基会的非洲希望工程,有没有存在利益输送或者其他不规范的合作行为。至于”卢美美“的父亲利用举办论坛,会议,排行榜,透过收取入会费来盈利,毕竟是市场买卖行为,当然,大家讨论这种盈利模式,也是一件好事情。 是不是相信这是一个专业机构,排行榜是不是货真价实,这没有一个量化的标准,法律也没有规定,只有那些机构,才可以做这些,就好像穆迪评级,一个民间商业机构,美国政府和它较劲,只会更增加它的影响力。 看看那些全球大学的排名,做的机构很多,不是有很多学校,或者政府,都是挑选那些,最有利于自己的排名结果来说事?甚至有些机构和政府,为了拿一个某种名目的第一排名,就算对方不收钱,也要努力去做公关?至于那些公布排名的机构是怎样的,有人关心吗? 看看那麽多的地方政府,乐衷于引进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似乎有了这些企业,自己这个城市就和世界接轨,身价不同一样,忽略了企业本身,是不是真的有利于地方产业的长久发展,是不是真的有利于地方长远的经济增长和收益。 皮包公司的说法,应该来源于八十年代的深圳,那些人的头衔挂满了国际,世界,或者美国,,他们夹着的皮包里面,揣着公司图章还有合同,不少人

之所以说天知道,这是因为最终是不是被承认,还是由市场决定。比如那个在内地颇受关注的“胡润排行榜“,几年前采访胡润,他说排行榜的排名,依靠的是上市公司的年报,媒体的报道,还有他们发给一些公司的调查问卷,当然,回馈的公司很少。也因为这样,所谓的身家排行,到底有多准确,不言而喻。而之后推出的慈善榜,更是与时俱进,因为富豪们“杀猪榜”效应,但是留善名多多益善,至于榜上的人,到底是不是捐了真金白银,明眼人自然清楚。

 

但是这并不重要,不管是媒体,还是公众,并不关心榜单的准确率。必须承认他的聪明之处,因为他准确的抓住了中国社会,喜欢窥探别人财富的心理,或者是有的人,需要好名声的心理,于是,从单打独干,迅速成长为一家有模有样的公司,胡润自己成就了一个创业的传奇。

单打独干,迅速成长为一家有模有样的公司,胡润自己成就了一个创业的传奇。 关注“卢美美“,为的是要查清楚,青基会的非洲希望工程,有没有存在利益输送或者其他不规范的合作行为。至于”卢美美“的父亲利用举办论坛,会议,排行榜,透过收取入会费来盈利,毕竟是市场买卖行为,当然,大家讨论这种盈利模式,也是一件好事情。 是不是相信这是一个专业机构,排行榜是不是货真价实,这没有一个量化的标准,法律也没有规定,只有那些机构,才可以做这些,就好像穆迪评级,一个民间商业机构,美国政府和它较劲,只会更增加它的影响力。 看看那些全球大学的排名,做的机构很多,不是有很多学校,或者政府,都是挑选那些,最有利于自己的排名结果来说事?甚至有些机构和政府,为了拿一个某种名目的第一排名,就算对方不收钱,也要努力去做公关?至于那些公布排名的机构是怎样的,有人关心吗? 看看那麽多的地方政府,乐衷于引进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似乎有了这些企业,自己这个城市就和世界接轨,身价不同一样,忽略了企业本身,是不是真的有利于地方产业的长久发展,是不是真的有利于地方长远的经济增长和收益。 皮包公司的说法,应该来源于八十年代的深圳,那些人的头衔挂满了国际,世界,或者美国,香港,他们夹着的皮包里面,揣着公司图章还有合同,不少人

 

关注“卢美美“,为的是要查清楚,青基会的非洲希望工程,有没有存在利益输送或者其他不规范的合作行为。至于”卢美美“的父亲利用举办论坛,会议,排行榜,透过收取入会费来盈利,毕竟是市场买卖行为,当然,大家讨论这种盈利模式,也是一件好事情。

 

是不是相信这是一个专业机构,排行榜是不是货真价实,这没有一个量化的标准,法律也没有规定,只有那些机构,才可以做这些,就好像穆迪评级,一个民间商业机构,美国政府和它较劲,只会更增加它的影响力。

 

看看那些全球大学的排名,做的机构很多,不是有很多学校,或者政府,都是挑选那些,最有利于自己的排名结果来说事?甚至有些机构和政府,为了拿一个某种名目的第一排名,就算对方不收钱,也要努力去做公关?至于那些公布排名的机构是怎样的,有人关心吗?

单打独干,迅速成长为一家有模有样的公司,胡润自己成就了一个创业的传奇。 关注“卢美美“,为的是要查清楚,青基会的非洲希望工程,有没有存在利益输送或者其他不规范的合作行为。至于”卢美美“的父亲利用举办论坛,会议,排行榜,透过收取入会费来盈利,毕竟是市场买卖行为,当然,大家讨论这种盈利模式,也是一件好事情。 是不是相信这是一个专业机构,排行榜是不是货真价实,这没有一个量化的标准,法律也没有规定,只有那些机构,才可以做这些,就好像穆迪评级,一个民间商业机构,美国政府和它较劲,只会更增加它的影响力。 看看那些全球大学的排名,做的机构很多,不是有很多学校,或者政府,都是挑选那些,最有利于自己的排名结果来说事?甚至有些机构和政府,为了拿一个某种名目的第一排名,就算对方不收钱,也要努力去做公关?至于那些公布排名的机构是怎样的,有人关心吗? 看看那麽多的地方政府,乐衷于引进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似乎有了这些企业,自己这个城市就和世界接轨,身价不同一样,忽略了企业本身,是不是真的有利于地方产业的长久发展,是不是真的有利于地方长远的经济增长和收益。 皮包公司的说法,应该来源于八十年代的深圳,那些人的头衔挂满了国际,世界,或者美国,香港,他们夹着的皮包里面,揣着公司图章还有合同,不少人

 

看看那麽多的地方政府,乐衷于引进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似乎有了这些企业,自己这个城市就和世界接轨,身价不同一样,忽略了企业本身,是不是真的有利于地方产业的长久发展,是不是真的有利于地方长远的经济增长和收益。

 

皮包公司的说法,应该来源于八十年代的深圳,那些人的头衔挂满了国际,世界,或者美国,香港,他们夹着的皮包里面,揣着公司图章还有合同,不少人,还确实就这样谈成了一单单生意,和他们做生意的,很多是来自内陆的地方企业,因为对方相信,自己真的是在和一个大老板做生意,在引进外资,在改革开放。

 

后来,大家的眼界宽广了,见的人多了,于是这样的皮包公司,从深圳这样的沿海地区,向内陆迁移,不过现在,如果涉及到的,是真金白银的生意,早就没有了空间。

单打独干,迅速成长为一家有模有样的公司,胡润自己成就了一个创业的传奇。 关注“卢美美“,为的是要查清楚,青基会的非洲希望工程,有没有存在利益输送或者其他不规范的合作行为。至于”卢美美“的父亲利用举办论坛,会议,排行榜,透过收取入会费来盈利,毕竟是市场买卖行为,当然,大家讨论这种盈利模式,也是一件好事情。 是不是相信这是一个专业机构,排行榜是不是货真价实,这没有一个量化的标准,法律也没有规定,只有那些机构,才可以做这些,就好像穆迪评级,一个民间商业机构,美国政府和它较劲,只会更增加它的影响力。 看看那些全球大学的排名,做的机构很多,不是有很多学校,或者政府,都是挑选那些,最有利于自己的排名结果来说事?甚至有些机构和政府,为了拿一个某种名目的第一排名,就算对方不收钱,也要努力去做公关?至于那些公布排名的机构是怎样的,有人关心吗? 看看那麽多的地方政府,乐衷于引进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似乎有了这些企业,自己这个城市就和世界接轨,身价不同一样,忽略了企业本身,是不是真的有利于地方产业的长久发展,是不是真的有利于地方长远的经济增长和收益。 皮包公司的说法,应该来源于八十年代的深圳,那些人的头衔挂满了国际,世界,或者美国,香港,他们夹着的皮包里面,揣着公司图章还有合同,不少人

 

而现在,从“脊梁奖”到渴望和高级领导人合影,并且形成这样的产业,其实都反应出这样一个社会现实:这是一个名声可以套现,合影可以拓展社会资源的社会。看到过太多这样的情形,搞定领导身边的人,为的就是一张握手的合影,然后挂在办公室里面,这比挂个门神,靠谱多了。而”卢美美“父亲,只不过比别人,更早的看到了这个商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