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云 | “独腿”改革弊端日益显现,政治体制改革不可一再拖延

   
 关于政治体制改革,我曾经讲过,经济体制改革如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也不会彻底取得成功,甚至已经取得的成果还会得而复失。我们政治体制改革最主要要解决什么问题呢?我以为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证宪法和法律赋予人民的各项自由和权利,就是要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就是要有一个宽松的政治环境,使人们能够更好的发挥独立精神和创造思维,就是要使人能得到自由和全面发展,这应该是民主和自由的主要内涵。

   
当然,中国要建立一个民主和法治的国家,所谓法治最重要的就是当一个政党执政以后,应该按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党的意志和主张也要通过法定的程序来变为宪法和法律的条文,所以的组织都要符合宪法和法律下行动,这才叫依法治国。

                                                
——温家宝总理谈政治体制改革

 

   
政治体制改革的紧迫性

   
1:民众的现实要求

    呼唤政治体制改革,既是对政治地位和政治权利的诉求,也是对社会失序的担忧。

   
一方面,“一个独立的人,一个有人格的人,一个有经济利益的人,必定要有一定的保障。”我国政府属于强势政府,一举手一抬足可能就侵害某些人的利益,需要予以规范和限制。

   
另一方面,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处于1000~4000美元之间时,国家的社会矛盾也开始集中凸现。中国目前就处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要维护社会的长治久安,政治体制改革的落下功课必须补上。

   
2:经济发展倒逼政治改革

   
这也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1.没有民主的经济繁荣是不可持续的;2.经济发展鞭策政治革新。

   
考究西方发达国家的历史,工业化和民主化大体上是并行的,如果民主化落后于工业化,经过一段时期的高速增长以后,如果不及时进行民主化转型,经济发展势头将很难保持下去,甚至可能带来灾难。

   
另一方面,经济发展后,也必然要求相应的政治革新,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我国社会经济有一个明显的背离,在民营经济持续增长的同时,又有着明显的“国进民退”。在钢铁行业整合中,一些发展势头良好的民营钢企被迫退出。至于山西煤改,则一改2005年的政策,几乎“驱逐”了民间资本。如此种种,毫无疑问加强了国有经济的“主导性”,但有违公义,应该有所限制。

   
此外,权力不断加强对市场的干预和控制,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一再呼吁,防止“权贵资本主义”或“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坐大,这也对政治体制改革提出了要求。

   
3:对外开放倒逼政治改革

   
在经济全球化视野下,在WTO框架内,需要适应国际通行的游戏规则。目前,西方主要发达国家还没有承认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实质上不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

   
再说备受瞩目的人民币升值问题,虽然现在的汇率对我国的利益也是一种损害,而且持续时间越久,积累的风险越高,但在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下,很难作出大的改变。

   
要解决相关问题,也只能依赖于政治体制的系统性改革,改变官员的考核与任免标准、剥离政府过多的权力、改进决策与质询体系等等。

   
政治体制改革的阻力

   
1:把改革当作“维稳”的天敌

   
“稳定压倒一切”是特殊历史条件的产物。秩序固然很重要,但一个好的政府,更重要的是促进进步,而不是维持秩序,何况是消极地维持秩序。

   
黑格尔早就说过,“合理的必将存在”。稳定无法压倒一切,该来的迟早会来,而现代民主制度本身是有利于政治稳定的,西方发达国家为此提供了足够的证明。

   
政治改革不充分、不真实,这才是真正的危险。

   
2:“特殊国情”论:本末倒置的挡箭牌

   
“特殊国情”论并不新鲜,无非是说民众文化程度不高,参政议政能力太低,容易“不明真相”,需要被“代表”。100多年前,清末的立宪派就对此种论点就作了充分批判,不值一提。

   
最近某位官员的肺腑之言,倒为“特殊国情”论提供了新的注脚:“我国依然是人治的国家、依然是官本位的政府……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其中的逻辑明显本末倒置,官员抱怨民众不使用他们提供的“法律武器”,偏爱上访,可是任何有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正是因为政府主导的“法律武器”不管用,才不得不求助于政府本身——也就是上访。

   
因此,事实真相是,“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这位官员揭露的“人治”、“官本位”真相,不仅不是政治改革的障碍,反而正是政治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

   
再说了,选举、参政究竟要求多高的“素质”呢?根据各人利益和喜好进行政治选择就可以了嘛。在实践中,反而是农民的政治热情比大学生高。

   
3:既得利益阶层的阻挠

   
既得利益集团的出现是公共权力本身的特性造成的,与我国过去实行高度集权的管理体制有关。

   
政治体制不合理、利益分配不科学、权力不受约束、自由裁量权过大、政府过多介入微观经济、政府权力和利益挂钩等,都会催生既得利益,导致公权私分,权力部门化,经过一段时期后形成既得利益集团。

   
所谓政治体制改革,题中之义必然要求还政于民、限制公共权力,虎口夺食,当然是很难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