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国的时候,还有很多关于中国的拖旧思路。因为不要忘了我在中国吸取的教训和发现的问题,我在下面写了这些思路。

首 先,我要说清楚,我之所以批评中国因为我对这个国家抱负很大的期待,希望中国可以开发其潜在的能力。如果没有批评精神,就会发展得很慢,甚者退步。另外由 于我在中国的时候经过一些沮丧的经历,所以我对中国的成见。但是,我意识到我的成见并不对。现在我尽量努力脱离这些成见和减少误解。

另 外我受不了跟中国人交流他们总是站在东方和西方的角度,而不是两个老百姓聊天。我们会开始谈小事情,但是最后会转变中美之间差距的讨论。似乎因为我是美国 人中国人不能信任我,心有余悸。他们更愿意信任其他中国人,但是这个我也不了解因为虽然他是你的同胞,但是他会看不见你的痛苦,所以你为什么直觉的信任 他,直觉的不信任我?

人 们经常告诉我“你是美国人,你不了解”。可能我不了解,但是我想了解,为什么不会给我一个机会?毕竟我们都是人类。我刚刚到中国的时候,完全不理解这个事 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经过一段时间,我发现了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感觉弱势群体都是正常的。起初因为我是打抱不平的一个人,我不理解这些不公正,更不能理 解周围人的被动态度。后来,我慢慢意识到如果我天天关注其他人遭受的折磨,我确实会发疯因为痛苦到处存在,太具有压倒性。

我 前面都是从一个中国人的态度开始看社会。除了这个之外,我也学到其他新东西。首先,我在美国大学的时候一直告诉自己这个社会的生活太舒服,这个不是现实。 但是我到中国以后,发现了中国人把不正常事情变成正常的(比如拆迁,缺乏食品安全)。中国比大学更疯狂,不过那是13亿人的生活。如果中国是现实,大学也 是现实。我们的世界如何有两个那么不同的现实?

中 国确实颠覆了我对世界的看法。对中国人来说,因为生活太辛苦所以他们不能有良心。如果他们看得见他们周围的痛苦,他们会发疯。我可以明白这个论点。按照这 个逻辑,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人关怀其他人的精神和花费的j时间会有相对的提高。不明白的是在上海,北京,这样大城市老百姓的生活已经改善了,他们不 仅有吃的,穿的而且要买最新的手机,关注八卦。尽管如此好像老百姓的社会责任感降低了, 被消费主义取代了。公众只顾自己的事情,不会去帮其他人的忙。在这个情况下,我的良心让我被社会孤立。我认为难以接受是因为我长大的时候,美国教育制度强 调培养各个人的价值观。我以为所有的人有一条底线:你可以没有钱,但是你还会有道德。

我 也发现基本权利只是在名义上而已,对老百姓来说这个理念跟他们的生活没有关系。进一步说,中共所谓的口号“以认为本”跑到哪里去?我亲身体验权利的忽略: 我跟一名警察争论,当时我太天真,以为至少可以依靠宪法,法律条款,客观的警察,法官,或者律师。但是这这个派出所是在这个警察的管理下,他按照自己的规 则,宪法成为一张纸。我也体验在日常生活上没有权利。我曾经去做健康检查,但是医生很冷漠和不礼貌。不幸的是我没有投诉的途径,也不敢直接告诉医生, 因为我害怕他会篡改我的建查报道。我感觉很无奈,开始了解弱势群体这个词的意思。但是前面的经历也产生了一个好处:让我加强对追求普世权利的意识。

另 外,我在中国的时候我找了各种各样的专家,希望他们可以给我提供指导,帮我了解中国。但是我找不到。我意识到无论我在美国或者中国,如果我要成就一个目 的,只能依靠自己。我是成人,我不需要其他人携起我的手。如果我犯了错误,是我的责任来改好,不用向其他人抱怨。这个顿悟也跟中国人也有关系。他们会责备 各种各样的因素:政府,财富人,美国,社会规则,历史,家里背景,生活水平。你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过基本上这个只是白说,没什么作用。

我 还有另外一个顿悟。原来我认为政府负控制舆论的责任。看民众对药家鑫案件的大规模反响以后,我发现了所谓多数人的暴政。案件发生了以后,没有人经过认真的 考虑,只有人盲从舆论。中国人可能过分情绪化,在这个环境中,人民听取最大的声音,而不是最有逻辑的。如果其他意见显现出来,人不会认真地考虑这个想法, 而会针对这个人骂得很厉害。这个确实让我很害怕,表现出来中国人缺乏客观分析的能力。

前 面的事情让我觉得中国需要一个正式讨论的渠道。通过一个公开和自由的辩论,中国会有一个更理性和平衡的对话。每一个参与人会表示相互尊重。这个也会创造一 个更公平的讨论平台,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地方说出来他们的看法,并且他们的声音不会被更大声音淹没了。一个正式评论的途径不会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是第一 步。我怀疑网络真正的实用性,因为是无名的, 所以网民乱说而已,不会经过认真的考虑或者对他们说的话承担责任。

另外,以前我主张中国应该建立民主但是现在我再度考虑这个概念。按照前面的事情,我现在觉得中国还没准备好民主,人民的意识还没成熟。好像中国还有一些很大的问题:从众心理,教育水平不够,政治意识太薄弱,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在这些条件下民主会形成混乱。

可 能我是太开朗的一个人,但是在我来看,中国人不满意。从他们的表情你可以看出来他们很阴沉。我经常笑,但是我认识这样的中国人很少。老百姓经常跟我会抱怨 他们天天吃苦,但是他们从小的时候习惯了容忍这个,不会有任何行动。比如说,一个女孩子因脑膜炎而死亡了。虽然她发烧发得很厉害,但是他没告诉一个人。为 什么保持沉默?因为从小学开始你的想法没有什么意义,老师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你要上厕所,但是必须等到下课。你跑得很慢,但是你还必须跟随同学跑。你毕业 以后你的工资太低,你会说吗?你一直忍着这种待遇,如果生病的话,会突然开口吗?

我 也观察了自来西方的学者到中国进行研究。他们在国外已经读了很多书,花很长时间学一个课题。因此,他们到中国以后,无论他们亲眼观察什么,他们的结论没有 所改变。由于中国有很多方面,所以很容易选择一面,然后说这一面代表中国。比如,一方面你可以按照上海的静安区来推断中国很财富和发达。另一方面你可以按 照乌鲁木齐推断中国现在出现很多民族矛盾。这个两个理论有真相,但是他们离化完整的图片太远。虽然这些学者积累很多知识,但是他们的成见阻止他们客观地分 析他们的周围。

我 来中国以前,我当然有一些偏见,我也学过中国的历史和政治。这个有坏处因为我对中国的理解很肤浅,但是也有好处因为我不是很傲慢,没以为我了解中国。我看 到了很多学者不会跟老百姓聊天因为他们以为他们是所谓专家,老百姓没有什么有用的价值。我完全否定这个,毕竟老百姓是本地人,这些学者是外国人。我在中国 的时候我要像一本没有字的书,只有听了中国人的话,才开始写字。我听了一年。一年来我觉得我似乎很幼稚,甚至好傻。一方面我确实很幼稚因为我是外国人,一 方面我不是那么幼稚,但是我不要影响其他人的回答。我会天真地问 “李刚是谁?”我显然知道他是谁,我显然是要追踪这个案件的发展,看评论,读网民留言。我要听中国人立刻的反应。如果我说“李刚应该判死刑” 可能我会影响你的回答,你会很快变成愤怒,开始发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