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的天翻地覆,成为连日来中国微博论坛上的最热门议题。对此网民在嘲笑卡扎菲不识时务的同时,也衷心祝贺利比亚人民的解放,并借机对同样“执迷不悟”的中国大陆有关当局指桑骂槐,嘲笑外交部即便“见风使舵”,但总是“落后形势”等等;新华社和央视也成为了人们批评挖苦的对象:前者因为曾将的黎波里民众欢欣庆祝的场面描述为“发生全面骚乱”,而被指控为是在“睁眼说瞎话”;后者则是因为此前几天曾作出预测称,“反对派还不具备围城的能力”,还因其8月23日曾据路透社消息播出“卡扎菲被捕”的错误消息,而被反问是否伦理底线还不及微博,也同样成为了人们拍砖的对象。
“卡扎菲在中国也成了一些人表达情绪的‘影射靶子’,但这没什么,中国社会早就习惯了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这是新浪网在推介8月24日《环球时报》社评时配发的提要。对此,网民评说:胡锡进总编应该是通过自己的微博关注名单看到了这些情绪,例如李承鹏所说的:“卡扎菲这事最娱乐的:总统卫队竟然是整编制地缴械投降,且表情舒缓,全无几个月前的宁为玉碎绝不瓦全……。因此,各国、各公司、各单位的老大们,一定要知道:当初马仔多坚决地爱你,后来就多坚决地卖你,这是独裁定律。”
此外,一张表现卡扎菲“中弹身亡”的新闻图片更是广为流传,当有人指出其实乃伪作并呼吁人们在转发时理应承担社会责任时,得到的回复却是,我“明知是假,故意转发,也不为过。比如,你当政治事件对待,我只当娱乐事件来对待,我明知是假,我偏要转发,因为我快乐”。这便是当下的舆情现实。虽然《环球时报》坚持认为,卡扎菲丧失民心和西方大国的意志同样是发生此次“根本性”变局的原因,但更多民间意见领袖则宁愿将此视作“自由的胜利”。当今的世界,是一个民意主宰的世界,尽管官媒习惯了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但在民众了解真相后不断觉醒的事实面前,也不得不追随民意。于是,中国几乎所有市场化媒体8月24日都将重点版面贡献给了反对派们的鸣枪庆祝。其中,直接将“卡扎菲时代终结”宣言搬上头版的有《东方早报》、《新京报》、《济南时报》、《每日商报》,和《山西晚报》;而《南方都市报》、《深圳晚报》,和《半岛晨报》则关注着“搜捕卡扎菲”的进程;深圳《晶报》在反对派狂欢胜利手势下宣布“完了!卡扎菲”;《河南商报》头版画面则是将卡扎菲关在铁笼之中,宣布“强人末路”……。
与此同时,《人民日报》以“利比亚突然面临后卡扎菲时代”来描述当前的事态,并引述外电对卡扎菲的命运作出了三种预测:或者“负隅顽抗,殊死拼杀”;或者“交权流放,聊度余生”;或者“举手投降,接受审判”。《东方早报》则对中方在利比亚的利益深表担忧,专题透露利比亚反对派已经开始“论功行赏”,“要求重新修订卡扎菲时期与中国、俄罗斯、巴西等国的企业签署的石油合同”。更多评论则聚焦利比亚的战后命运。腾讯专题今日话题以《卡扎菲倒台,利比亚会乱吗》为题,细数了两派的观点:悲观者认定“利比亚会再次发生内战或陷入分裂”;乐观派则认为“利比亚能够成为该地区民主的典范”。
几个月来,利比亚的局势确实瞬息万变。有人说,利比亚现在的局势很像2003年的伊拉克。2003年萨达姆•侯赛因在联军占领伊拉克半年后被美军从洞穴里拖出来,后来被处以绞刑。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将以什么方式收场? 他可以自动放弃权力,或者被抓获,被打死,被送上国际法庭。世界领导人敦促卡扎菲主动放弃权力,避免更多流血冲突。
1969年靠政变上台的卡扎菲执政42年,推行泛阿拉伯革命,把手伸向阿拉伯和非洲各地,持极端反以色列立场,以输出革命为名义支持世界各地的恐怖组织。1979年底,美国在驻利比亚使馆受到暴民冲击后撤走了外交人员并把利比亚列为恐怖主义赞助国,随后对利比亚实施了一系列经济制裁。1981年,美国战机在地中海击落两架向美国飞机开火的利比亚战机。1980年代,卡扎菲宣布利比亚将除死在欧洲甚至到麦加朝圣的利比亚流亡反对派,并宣称,只要欧洲支持利比亚反对派,他就继续资助意大利红色旅,爱尔兰共和军等恐怖组织,并亲自策划了很多骇人听闻的恐怖事件。因此,联合国在1990年代对利比亚实施了制裁。
制裁沉重打击了利比亚经济,卡扎菲从1990年代中开始渐渐缓和西方的关系,承认对泛美103航班被炸负责并表示愿意赔偿死难者, 还交出两名嫌疑人。同时,由于伊斯兰激进组织开始和他的政权为敌,几乎刺杀了他,卡扎菲在反恐问题上开始和西方情报机构合作。此后,联合国在2003年取消了有关制裁;同年12月,卡扎菲宣布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分析家说,利比亚经济破败凋零,他受不了那种国际孤立了。还有说,美国推翻萨达姆把他吓坏了。从这以后,卡扎菲从一个最不受欢迎的人似乎又摇身变成了欧美国家的座上宾;不过,西方国家其实是捏着鼻子和他握手的,因为民间和媒体一直还是对他很反感。
卡扎菲让西方人憎恨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没有善待自己的人民。利比亚石油资源丰富, 年石油收入达400多亿美元,人口只有6百万的利比亚,应该说轻轻松松地就可以靠着石油让人民过上富足幸福的生活。但是在美国人眼里卡扎菲没有利用这些财富造福人民。而政治上,卡扎菲实行独裁统治,一切由卡扎菲和他的家人说了算。虽然利比亚的人均收入大约1万2千美元,在非洲最高,但人民缺乏基本人权和自由。
且卡扎菲个性古怪,很多人甚至可能觉得他根本就神经不正常;他的公开讲话逻辑混乱, 语无伦次,让人敢以相信这是一个国家领导人。记得2009年卡扎菲到联大开会,要求在纽约大都市里给他找个地方搭帐篷,媒体当奇闻天天报;后来纽约市当局以“违章建筑”为名禁止他搭帐篷,卡扎菲才作罢。卡扎菲这次参加联大还有一事让人难以忘却。他把15分钟的发言拖到90分钟,台下的各国政要听得个个昏昏欲睡,打哈欠的,爬倒在桌子上的,玩手机的,形成一幅世界奇景。
埃及的长期统治者穆巴拉克等人,美国媒体和民间人权组织虽常批他是专制者,可他毕竟长期亲美,也不反对以色列,美国觉得他虽然政治上不民主,但战略上还是起到维持地区稳定作用,所以阿拉伯之春革命爆发后,美国政府一开始不忍心抛弃穆巴拉克,但对卡扎菲可就一丝留恋也没有了,一旦利比亚民众揭杆而起,美国以及英法等国就毫不犹豫地站到了他的对立面。世界上支持卡扎菲的,大概只有卡斯特罗、查维斯等几个独裁者了。
在利比亚反对派攻占首都的黎波里,卡扎菲42年独裁统治即将结束之际,一直反对美国、北约空袭利比亚,向中国人宣传卡扎菲是如何受到人民欢迎的中国官方,态度突然发生了大翻转。8月22日,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阐述了政府的立场,即中国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希望利比亚局势尽快恢复稳定;同时,中国愿意与国际社会一道,在利比亚未来重建中发挥积极的作用。有专家评析认为,中国官方此举是其一贯“务实”政策的体现,毕竟其在利比亚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据悉中国在利比亚的投资高达180亿美元。
当利比亚人民受突尼斯和埃及革命的影响,而反抗独裁政权时,中国官媒一方面反对西方介入,称是“干涉内政”;一方面则利用对国内媒体的垄断,暗中充当卡扎菲的支持者,散布谣言,以期误导国人。对于中国官媒的阴阳脸,利比亚人似乎心知肚明,一度打出了“卡扎菲是说谎者”的中文标语。利比亚人的中文标语明白无误地告诉中国人和世界:中国官媒所说的关于利比亚和卡扎菲的一切,都是谎言!
在攻入的黎波里之前,利比亚反对派就曾警告说,在利比亚新政府成立后,中国石油公司可能失去投资合同。据路透社报导,利比亚反对派的石油公司AGOCO发言人称,反对派与那些不太支持反对派事业的国家可能会有一些政治问题。这名官员暗示,由于俄罗斯和中国官方未支持反对派武装推翻卡扎菲政权,这些国家可能失去在利比亚的石油合同。
不支持推翻卡扎菲独裁政权,就是不支持利比亚人民的民主运动。中国官方和官媒,即便再说得天花乱坠,再180度大转弯,有过惨痛经历的利比亚人也只会心怀警惕之心待之。虽可能有妥协,但绝对不会存在对西方民主国家的天然信任。
而中国的网民也纷纷表示:官方和官媒,是一条“变色龙”。资料显示,变色龙本是一种蜥蜴类的四脚爬虫,能够根据四周物体的颜色改变自己的肤色,以防止其它动物的侵害。契科夫在其小说《变色龙》中,取其“变色”的特性,用以概括社会上的某一类人。
官方和官媒被民众誉为“变色龙”,当不为过。任何有着基本良知的个人和政府,谁会毫无原则地站在独裁者一边,反对美国、北约空袭利比亚,向国人宣传卡扎菲是如何受到人民欢迎?!从某个层面上讲,务实并没有错,但问题是,这种没有道德基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并以利益为优先考量的所谓“务实”政策,能取信于谁?!连中国人自己都不相信,更遑论其它国家的民众。难怪至今中国官方虽然撒银多多,却连一个真心朋友也没有。
其实,在中国外交部表态之前十几个小时,班加西人已对凤凰台前去采访的记者明确表示:“现在我们对四个国家,俄罗斯、土耳其、中国和叙利亚有个很大的疑问,他们为什么没有支持我们,这是个在革命后必须要回答的问题”;“为什么他们没有支持利比亚的革命?我们要把卡扎菲装在瓶子里展示给大家看。”但班加西人民可能不知道,在中国大陆,官和民一直是有区别的,官总落后于民,因此官方,不能完全代表民间。从这次卡扎菲倒台的例子看,中国大陆民间有着强大的正义力量,且最终影响了官方和官媒的取向。
问题是,在中国大陆,为什么官总落后于民?!
首先,仅就卡扎菲的个例来看,在中国官方和官媒眼中,卡扎菲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且在鼓励民众对自己的个人崇拜方面与毛泽东的师承关系不言而喻。利比亚政权的性质,其来源也和毛泽东一样。利比亚全称为“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意为人民来决定政治。卡扎菲也不缺乏政治理想。革命胜利后,卡扎菲推出自己的政治理念;比如1973年5月,卡扎菲提出了既非资本主义、也非共产主义的“世界第三理论”,并于1976年至1979年陆续出版了阐述这一理论的《绿皮书》,上面也有关于民主和民生的理想设计。卡扎菲心仪卢梭的人民主权学说,心仪个人无须保留自己的权利,而应将其全部委托给国家,由国家代为行使。卡扎菲的政治主张正是这种“直接民主”,他在书中用环中套环的图来表示国家政权的结构,圆圈最中心(国家最高权力机构)是“全国人民大会”——这些把戏,中国官方和官媒不仅眼熟,而且心有仪也。中国大陆毛泽东的“人民民主”,与其类似。
但事实上,卡扎菲领导的政府多年来是一个剥夺人权和言论自由的独裁政权。从1969年卡扎菲发动政变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开始,在长达41年的执政生涯中,卡扎菲拒绝实行西方议会民主制,理由是这会扭曲人民的真实意志。1977年3月,卡扎菲发表《人民权力宣言》,宣布利比亚进入“人民直接掌握政权的民众时代”,取消各级政府,代之以各级人民大会和人民委员会,同时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建立各级革命委员会组织。每年,基层人民大会都会派出代表参加总人民代表大会,总人民代表大会会选出一个政府内阁,但内阁作出的决定可以随时被最高领导人卡扎菲接受或者更改。而这些,和毛泽东文革中的“大民主”同出一辙。长期受毛泽东思想教化的中国官方和官媒,怎能与之认同?!
其次,在民生方面,在中国官方和官媒眼中,卡扎菲也有惺惺相惜的交汇点。实际上,人们发现,利比亚的财富分配状态与社会福利均比中国要好。有着近640万人口的利比亚,人均GDP高达11,852美元(2009年),也是非洲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普通人月收入折合人民币2000多元,但医疗与教育免费,基本食品补贴,政府为购房者提供无息贷款。与一般资源输出国相比,利比亚的贫富差距相对要小得多,当然比现阶段的中国更小。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中国大陆,卡扎菲不仅是“成绩斐然”,还达到了自己不能企及的高度,要反对他简直就是没有天良、无药可救。
但是,尽管利比亚凭借得天独厚的石油资源,在经济发展上也交出傲人的成绩单,然而卡扎菲家族聚敛财富,在利比亚却是臭名昭著,目前该家族仅被英美等国冻结的财产就在500-600亿美元之间。利比亚迅速发展带来的不只是成绩,还有更为严重的腐败问题。卡扎菲家族积累的富可敌国的巨额财富,他那美丽女儿的奢华婚礼,无一不刺激着利比亚人民的神经。各种社会问题,如贫富分化和居高不下的失业率交织在一起,这个石油输出富国就成了一个一点就着的“油桶”,一个火花就引发势如燎原的反对运动。
利比亚人民这次参加反卡扎菲行列的主体是利比亚的年轻人。与其邻国突尼斯、埃及一样,利比亚年轻人占的比例非常大,约75%的人口小于30岁。尽管石油和天然气给利比亚带来很高的收益,但近年来这个北非国家也面临着与突尼斯、埃及相同的问题,不能为增长过快的年轻人口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据非官方统计,年轻人在利比亚的失业率为20%-25%。今年反对运动初起时,卡扎菲很不理解,认为“人民生活过得这么好,为什么还要反对我?”一英国记者曾用同样的问题采访利比亚青年:你们生活有保障,为什么还要反对卡扎菲?那青年干脆回答:“我们是有饭吃,但我们没工作,大学毕业照样没有。卡扎菲已经统治了40多年,我们受够了,我们要选自己喜欢的人。”——忽视人民日益苏醒的权利意识,以为人权就是生存权,只要让人民有面包吃就行了,是卡扎菲与中国官方和官媒的思维共同点。
第三,中国大陆的官总落后于民,主要还在于,有卡扎菲之类的独裁者存在,中国官方和官媒在国际社会,前面就有一道遮风挡雨的墙。这位现在被自己的人民彻底抛弃的前领导人,自称是西方不能忽视的“关键国际参与者”,近几十年来发生的一连串恐怖攻击背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卡扎菲曾派兵入侵中非国家乍得,力撑涉及多宗恐怖袭击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1988年泛美客机在英国洛克比上空爆炸,导致270人死亡的大悲剧。简言之,卡扎菲从“输出革命”、不断与阿拉伯世界发生矛盾冲突,再到与西方“对着干”,他差的不是勇气与敌人,缺的就是“朋友”。因此,他的政权被视为“流氓政权”。在卡扎菲的搅局业绩辉映下,中国官方和官媒如今在国际上表现还算不错,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折腾。“”的比较参照座标,就是卡扎菲与身死名裂的萨达姆,他们都曾把世界折腾得不得安宁。相比之下,中国大陆就“优秀得多”。
第四,中国大陆的官总落后于民,还在于对于权力的世袭罔替,有着类似的思维。卡扎菲为保住权力,严厉打压异己;利用军警、学生组成的“肃清委员会”严密监视人民,利用死忠支持者和被重金利诱的外籍佣兵来巩固自己的政权。这些“业绩”,中国官方和官媒也不落后,维稳办、国安、、五毛;中国还创下了超过军费有如天文数字般的“维稳开支”:2010年中国的公共安全经费即维稳开支为5490亿人民币,同年国防开支为5334亿人民币;2011年预算中公共安全预算开支为6240亿,超过预算为6020亿的国防开支,比医疗保健外交和财务监督的预算加总还高。只要“外部势力”袖手旁观,中国官方就高枕无忧了。
但这种想法其实是完全错误的,套用中国官方经常说的一句话:“内因是事物变化的决定因素”,如果不是卡扎菲在其统治的42年里面的大半时期倒行逆施,热衷于为本家族聚敛财富,而多少疼惜一下子民的话,那真是“帝国主义想反也反不了”的!
为了表示自己也算识时务者,官媒新华社发了一篇评论《强人只剩虚弱背影,卡扎菲时代终结》。但是,却忘不了再次老调重弹“对西方而言,无论是笑脸还是刀剑,都是实现自身战略利益的工具”,“政权倒台造成的权力真空,往往会引发派别冲突,使社会持续动荡”,一副从利比亚国家利益出发代利比亚人民担忧的模样。其实,官方和官媒应该考虑的应该是:今后如何顺应时代潮流,如何适应人民的超乎其前的觉悟,加快政治改革,走好中国今后的路。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