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去救救杭州名妓若小安!”日前网络盛传有逾17万粉丝的微博作者、杭州性工作者若小安,被警方带走及没收了她的手提电话,内存逾千相熟客人名单,当中不乏政府高官和城中名人。她的微博自9月16日就没有更新,消息瞬即引起网民广泛关注,甚至有粉丝为她发出求救呼吁,希望这名被称为“最有文化的妓女”平安无事。
有网民爆料指:“据大陆娱记私信透露,一位因在微博晒接客日记的杭州失足女,因拥有16万粉丝而成为网络名人后,迅速引起当地网警关注,通过微博锁定手机信号定位,于上周被警方带走,据交代,此女七年间与其发生过性关系的客人估计超过3,000,手机存有熟客号码逾千,其中不乏政府官员、大学教授等当地名人。”近期大陆网络出现多份惹人关注的外泄名单,包括一份陕西开发商行贿高官的名单,引发官场大地震!中秋节前也有一份被称为“山东贪官一览表”的资料流传,是某企业在中秋节送礼的名单,详列各官员的等级。
网民对此纷纷留言,有的认为警方带走她是想收集城中名人嫖妓的资料,也可能是想避免她手上的名人名单外泄;另有网民表示:“看完若小安的每一条微博,心情很沉重”、“杭州一代名妓请不要就此消失”、“希望她不会碰上像洛阳性奴那样的可怕遭遇!”
若小安(网名),居于浙江省杭州市,自称22岁,是有5年经验的妓女。今年1月,她开始写微博,最初的网名叫“鸡者若小安”,现有粉丝逾17万。她在微博介绍自己,“我一直是个你们床上的玩偶……不关注任何人,也不希望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她除了爱读书,也喜欢时尚、张楚的歌曲《姐姐》和周星驰的电影《喜剧之王》,并欣赏木子美,因为“至少她真实,坦荡,不像那些小怪兽,臭不要脸”。因此有网民称她为“木子美第二”。若小安是近月在网上走红的微博作者,1989年出生,爱读书写作,希望做一位有思想、有文化的妓女。“不管多少人路过我的身体,我的内心依然镜子一样明净,像今天的阳光。”她最后发出的微博写道:“把那谁拉黑名单了,突然觉得这些天来,虽然不太发围脖,但为了围脖折腾得心好累。内心没有柔软感的人,不知道他们在世界上怎么生活。”
大陆文化工作者表示,没有信仰的民族,没有更高层的精神需要,只能满足肉欲的享受,而潜规则滋生的腐败,造成社会更加虚伪。作家荆楚说:“因为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这样一个民族,他没有内心的信仰,没有信仰的民族,也是一个灾难的民族,那么没有信仰的民族,他只能满足肉欲的享受,满足于吃、穿、玩乐,他没有更高层次的精神需要,这样子的这个民族,他可能在这方面是比较注重的。”作家荆楚表示,“现在表面上是禁止禁娼,实际上是全国各地都是这么一个潜规则,你跟公安部门搞好了关系,跟那些有钱的人,你给他这个股份给他回报,他就不查你,你一旦没有跟他勾结起来,他就搞死你,根本这个行业就开张不下去,这样就滋生更多的腐败了,这样表面上是禁,其实是大方开,就造成了这个社会更加虚伪了。”有网民留言表示,警方带走若小安是想收集城中名人嫖妓的资料,也可能是想避免她手上的名人名单外洩。网民还表示:“看完若小安的每一条微博,心情很沉重”、“希望她不会碰上像洛阳性奴那样的可怕遭遇!”河南洛阳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稽查大队职工李浩,被《南方都市报》记者纪许光揭露,在闹市区的地下室挖地窖,囚禁6名女性做为“性奴”,并将其中两位杀死。记者纪许光反而被指“侵犯国家机密”。
有网民说,警察要是把扫黄的热情,用在打击腐败上该多好,在各种打击犯罪的活动中,似乎警察从事扫黄活动最积极主动、最张扬。在中国的网站上,每次看到警察抓妓女、抓卖淫嫖娼的网文,跟贴几乎是一边倒地大骂警察;跟随警察去采访、拍摄现场妓女和嫖客狼狈相的照片和视频的记者,也被网民们骂的狗血喷头。相反,如果警察和记者对妓女们手下留情,就会被网民们赞不绝口,说他们良心还没有被狗吃干净。
网民们斥责警察欺软怕硬。贪官包二奶、甚至N奶,是真正的嫖娼,而且是用老百姓的血汗钱和纳税人的钱长期嫖娼、固定嫖娼、专业嫖娼,警察从来就不敢去抓,甚至为贪官嫖娼站岗放哨、保驾护嫖。比如《爆米花网》有一个视频,题目是“实拍北京警方突查出租屋,女子裸体卖淫被逮不敢抬头”;发贴的网民是“中国的龙人”,视频约一分半钟,说的是北京朝阳区警察突击搜查出租屋,被抓住的正在卖淫的女子全身一丝不挂、始终低头默语。
网民“离幻”跟贴说:“抓些可怜边缘人,算什么本事?”
网民“粗人粗语”在跟贴中说:“北京的贪官更多,你们也去抓呀!”
网民“陈不过”为卖淫女鸣不平:“有什么不敢抬头的,你比他们高贵百倍!”
网名“健美人生”的网民说:“没啥丢人的,丢人的是政府!”
《博讯网》有一篇文章,题目是“一位三陪女在法庭上的精彩陈述”,确实非常精彩。一开头就是“作为一名三陪女,站在这个‘庄严’的法庭上我感到羞耻。”文中的“庄严”两字,是加了引号的。这位三陪女继续说:“我从事过长达5年的卖淫生涯,又给市委书记XXX做过两年的‘二奶’(也可能是三奶、四奶)。但是,做三陪女决不是我的心愿,我之所以走上这条路,实在是生活所迫。我上有年逾八旬的奶奶,下有年幼无知的弟弟。奶奶要养老,弟弟要读书。然而,我和爹娘披星戴月在田里劳动一年,全年的收获不够上缴乡里的税费、村里的提留。一旦不能按时上缴,乡干部就来家里捉鸡、牵羊、拉粮食。我进城当保姆,被主人强奸却无处诉说,从此以后,才破罐子破摔。请问,作为一名农家的弱女子,为了生存,除了我自己的青春,我们还能卖什么?”
让人震撼的是最后一句话:“今天在座的人里,有好几位曾是我以前的顾客,现在却来审判我!”三陪女话音刚落,审判长便疯狂大叫:“给我押出去!”
以上看出,三陪女是生活所迫,是体制所迫,是官府逼良为娼。网民们总结出警察、记者热衷于曝光卖淫女的几条原因:第一,警察抓妓女没有任何风险,还可以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第二,抓卖淫嫖娼,可以得到大批罚款,收入丰厚;第三,可以显威风、充大个,享受把弱者踩在脚下的快感;第四,观看免费的真人黄色录像,满足自己的窥私欲;第五完成任务,增加成绩,加官进爵。
而近期中国大陆发生记者揭露“性奴案”,被指“侵犯国家机密”,以及名妓接客三千被捕,熟客名单中不乏政府高官和城中名人。记者和名妓被捕的背后深层原因,引人深思。
河南洛阳“性奴”案引发舆论的广泛关注,但独家披露此事的南都记者纪许光随后在微博中透露,他被指责侵犯了“”,并引起举国围观。洛阳市公安局长郭丛斌辩解,公安机关为什么将此案列为机密;大陆媒体报道,9月24日,对于此前所称当地公安部门将此案列为国家机密不准媒体发稿一事,河南省洛阳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郭丛斌进行了辩解。他说,公安机关是个相对特殊的行业,在新闻信息发布方面上级有着一些规定和要求,各级政法部门需严格信息资源管理,不得详细披露破案细节和作案手段,不发布可能诱发模仿效应和不适宜公开的宣传报道内容。
对此,网民表示愤怒。网民说:政府代言人对案件的讲法根本上是本末倒置,要不是网民们坚持谈论,第一个报案受害人,以及揭露这案件的谋体记者,还有其余三位幸存者,不单只是打击对象,可能还会被加莫名之罪,甚至被灭口。今天还有很多人蔑视民主的重要性,正是这样,政府实际上是和邪恶势力同流合污的黑社会,为利益狼狈为奸,可以肯定,不知还有多少更离谱的事仍被掩盖着。
而在天涯论坛在出现了网民十问洛阳“性奴”案中案,机密遮掩到哪天?网民针对“性奴”案被列为“国家机密”提出十个问题,质疑当局掩盖真相。
第一:记者和爆料人曾受到威胁。根据李某的资料信息,他有能力威胁记者吗?第二:犯罪动机前后不一,先前说为供李某淫乐,后又改成利用进行网络色情表演牟利,前后矛盾如何解释?显然地下室是装备家具电路的。第三、地下室成因漏洞百出。地下房间每间房长2米,宽2米高1.8米,需要挖出14.4立方米;通道部分,根据网上信息保守估计,假定该通道为长5米,直径为1米的圆柱形,则需要挖出3.92立方米。一般粘土密度约2.7吨/立方米,则共计挖出近50吨土石方。假设每晚挖200公斤左右,用摩托车带出抛弃,至少需要250天时间。如何避开邻居,如何使家人不起疑心?第四:从示意图上看,那么深的竖井,都是女子们自愿钻进去的吗?如果是强迫,洞也太小太彆扭了,何况还要带出去卖淫?第五:地下室里可以洗漱洗澡吗?如果可以,那些洗漱洗澡水是如何排出去的?如何排除她们生活产生的污水?如果两年不理发不洗澡的女人,谁敢接近?第六:受害人是自愿供李某淫乐的吗?4个女人或者6个女人不能杀掉一个男人?只有一种可能,对方不只一人,或者囚胤室之外还有人威胁着她们。第七:深竖井通地下室,里没有通风设备,氧气够用吗?第八,里面起码要有几张床,这些床是如何在不惊动人的情况下运进去的?第九:为什么一边道歉一边还要把女子们拘押起来,是何用意?她们被骗、被关、被做性奴,遭受非人的折磨,期间的生活简直不是可以想像的。现在不好容易被解决出来,却以涉嫌伙同杀人被关押,这对于她们来说绝对又是另一种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不论是罪犯还是受害女子,被抓后都没有接受媒体曝光,难道让他们见一见光就会说出不该说的?第十,如果上述问题都无法解释,那么不能不让人怀疑:还有其他的幕后主使在操控,其他地方另有魔窟,还有更多的女子至今仍然深陷魔窟中……
网民同时还披露人防工程是国家机密,人防工程是一种有防护要求的特殊地下建筑,其常用的分类方式有以下几种:按抗力等级划分,工程可直接称为某级人防工程;按战时用途划分,可分为指挥通讯、人员掩蔽、医院、救护站、仓库、车库等等;按平时用途可分为商场、游乐场、旅馆、影剧院(会堂)等等。人防工程平时可以为生产、生活服务,没想到许多人用“地下仙境”、“洞天福地”来赞誉人防工程,这是对人防工程的最高奖赏。人防工程的排气口差不多就是60厘米的洞口。现在很多人防工程已是达官显贵的私人密所。
网民发帖称,这年头,所谓的“国家机密”是越来越多了。特供食品是“国家机密”,官员的财产是“国家机密”,贪官背后的女明星是“国家机密”……,现在,就连领导干部的简历居然也成了“机密”!怪不得有人老是指责群众“不明真相”,左一个“机密”、右一个“机密”,老百姓连最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又能明白什么“真相”?!盘点一下这几年看到过的那些有中国特色的“机密”:一,年轻干部的家庭背景是最有趣的“机密”;二,死亡人数是最残忍的“机密”;三,领导的公开讲话是最稀奇的“机密”;四,造假考生名单是最“人性化”的“机密”;五,专家雷人言论是最雷人的“机密”;……
还有网民调侃到:官方所说的每一句话,百姓都在质疑!百姓质疑的每一件事,官方都在否认!官方否认的每一件事,最后都被证实!最后证实的每一件事,都是不了了之!
“性奴”案被列为“国家机密”的纪许光这条微博很快便被转发了1.6万次,2000多名网民进行了评论,纪许光本人也于9月23日发微博感谢外界的关心。有当地网民透露:“洛阳市官方闻讯大怒,正在严查谁是内鬼?据传此案告破时,当地曾统一封口,禁止媒体得知和报道”。有网民质疑说,“不法干部圈养性奴,这算是哪门子国家机密”?“国家机密是谁定的?怎么馆陶县县长的简历是国家机密,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也是国家机密?,什么都成了机密,都藏着掖着是要干什么?!”
众所周知,当年的“非典”事件和河南艾滋病泛滥,将其视为国家机密的原因。既为国家机密,党员和领导干部就应率先垂范严防死守,把其上升到讲政治的高度。“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已经被特色团体写进誓词,违反它无异于背叛组织的行为,在一个团体处于绝对领导的国度,这种行为有时可能放大到叛国的程度。
国家机密的泛化是权力膨胀的结果,它往往以损害政府形象为藉口,保护的却是权力者“维护权力”的隐私。当一种真相的暴露可能威胁权力者的地位时,他们总是挟国家以令僚属及治下的万民,以纪律和暴力来阻塞真相。此时,国家秘密不过是为实施暴力和滥用纪律提供合法性。这种现象的频繁出现,只能证明中国社会已经是遍地“老大哥”的社会。“老大哥”典出乔治•奥威尔的政治寓言长篇小说《1984》中,主人公温斯顿生活在一个虚拟国度“大洋国”里,故事发生在1984年(即奥威尔创作此书时的30多年后)。“大洋国”的统治阶级是“内党”,“内党”的领袖是“老大哥”。尽管“老大哥”从不露面,但他却实现了对社会的绝对控制。主人公温斯顿属于“外党”,他服务的机关是“真理部”。温斯顿担任“记录科”的科员,工作是修改各种原始资料,从档案到旧报纸,全都根据指示改得面目全非。温斯顿的家与所有私人居室一样,有一个无孔不入的现代化设备,叫做“电子屏幕”。每个房间右边墙上都装有这样一面长方形的金属镜子,可以视听两用,也可以发号施令,室内一言一语,一举一动,无时无刻不受这面照妖镜的监视和支配。平时无事,电子屏幕就没完没了地播送大军进行曲、政治运动的口号。这些噪音由中央枢纽控制,个人无法关掉。在这样一个极度空间里是无个人尊严可言的,更别说反抗了,一切与“内党”不一致的言行都会视为非法,都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当然,判定何为国家机密,“老大哥”们自然是仲裁者。国家秘密究竟泛化到什么程度,最近发生的“鸡者若小安”案、洛阳“性奴”案中案,可以让人们为其圈定一个模糊的轮廓。洛阳“性奴”案,洛阳方面一直秘而不宣,《南方都市报》记者纪许光经过调查才将其大白于天下;但此后的遭遇令许记者惊悚异常,有神秘人物指责许记者侵犯了“国家机密”。若小安被警方带走及没收了她的手提电话,也与内存逾千相熟客人名单,当中不乏政府高官和城中名人这些“国家机密”不无关系。这些神秘人物是谁,他们代表谁而来,想必不用回答都能知道。大言不惭的“国家机密”,显然是土皇帝们的钦定,并用黑社会般的条规来防止泄露。这种“机密”是官员们最不愿意流失到社会的。
“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是乔治•奥威尔的作品《1984》中的经典语录,也正是基于这个认识,奥威尔笔下“大洋国”政府架构中有一个“真理部”,它的下设机构有没有“真相管理委员会”,作者并没有提到,但这一职能想必应该包涵其中了,按照这一推断,对真相进行过滤和“装修”就是一件必要的工作。因为在“老大哥”垄断一切的社会中,真相如果不被控制,谎言就无法被人们接受,“老大哥”社会也就土崩瓦解了。
“鸡者若小安”和《南方都市报》记者纪许光的行踪和言论,想必是被官方的“电幕”所探测到,只不过纪许光多亏他是“真理部”外地分部成员,使得他在地方“电幕”下在某种程度上具备了有限的超然性,决定了他没有成为温斯顿,但在地方“电幕”掌控中的“鸡者若小安”就凄惨了,须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其后果不堪设想。
作为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看似不可能保密的事情,居然以“国家机密”的形式打包,可见中国官僚已比肩“老大哥”了。有多少真相在“国家机密”的挟持下淡出人们的视野,而在这个“国家机密”的笼罩下,又尘封了多少的罪恶?这已经不是人们最关心的事情;热人们只能感觉到“老大哥”社会是可怕的,而一个社会充斥了帽翅不同的“老大哥”时,让人生发出“国将不国”的慨叹外,只剩下无穷的恐惧。……
“老大哥”社会上行下效的结果,这也是权力社会的“绝症”。在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国度,是无法阻碍高人们“红”遍天下的,一些记吃不记打的高人,现在还在高喊“老大哥万岁”,在拆腾威权“模式”,这些人和“鸡者若小安”相比,有霄壤之别,令人想起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洛阳“性奴”案中那几个女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