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希特勒留给人类的教训

人们一提起法西斯这个词,就会联想到独裁专制、摧残民主、凶残暴虐等一系列负面的东西。其实我们只要考察一下法西斯的来龙去脉就不难看出法西斯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如此声名狼藉、一无是处的。“法西斯”一词源于拉丁文Fasces,在古罗马时代,“法西斯”是用来维护当时世界上最强盛先进的政权的权威和秩序的标志和工具—中间插有斧头的一束棍杖,既可以代表执政官的权威,在必要时也可以由执政官的侍卫官们将其拆散了用来驱散民众、执行砍头的死刑。“法西斯”象征着万众团结一致,服从一个意志,一个权力,其在国家政治中的地位既尊贵又重要。

现代法西斯则是源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运动。在意大利语中法西斯则含有“协会”、“一群”之意,意大利工农运动中的许多团体都采用过此类名称,如西西里的“劳动者法西斯”组织等。1919年3月,对下层民众的困苦生活十分同情的墨索里尼在米兰建立了“战斗的法西斯”组织,并于1921年11月在罗马举行全国代表大会,正式定名为“国家法西斯党”,翌年该党夺取政权则标志着现代法西斯主义运动作为一种政治力量在国际政治生活中的崛起。与此同时,在德国慕尼黑建立的法西斯党—以下层民众特别是城市工人群众为基础的,团结中等阶级下层的保持强烈民族主义色彩的政党德国工人党(1920年改称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简称纳粹党)。“纳粹”是德文nationalsozialist的缩写nazi的音译,于1933年上台执政,将法西斯主义运动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社会主义思想起源于十六世纪初英国作家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一书,经过十八世纪到十九世纪工业革命造成的艰难时世中法国的圣西门、傅立叶、英国的欧文等人的发展而成气候,直到现在仍然很有市场。社会主义有多种流派。一般说来,各流派的社会主义都有如下主张:一、工矿企业、金融机构和其他一切生产资料归全体人民集体所有;二、生产的目的是为满足人类生活的需要而不是为赚取利润;三、企业乃至国家管理人员通过民主选举而产生。社会主义描绘了一个令人神往的理想世界,可惜至今没有人知道究竟如何才能到达那个无限美好的彼岸。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并不主张暴力革命。他们或者在世界各国小范围内作一些定点实验,或者通过竞选参加议会试图影响政府决策。

法西斯主义产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意大利,其创始人是曾经担任意大利首相的贝尼托·墨索里尼。法西斯主义也有各种形态,其主要特征有以下这些:一、鼓吹种族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以民族团结、复兴、强大和扩张为追求目标;二、崇尚暴力与战争,强调纪律与秩序,反对民主,反对议会,反对自由化;三、认为国家利益至高无上,个人利益须服从集体利益;四、领袖意志决定一切,对任何反抗与不服从行为实行严厉镇压。五、国家控制经济命脉,反对自由经济。

表面看来,法西斯主义和社会主义针锋相对、格格不入,然而,奇怪的是许多著名的法西斯主义分子都曾经是狂热的社会主义者。以墨索里尼为例,他在童年时代就受到他信奉社会主义的铁匠兼业余记者的父亲熏陶。青年时代的墨索里尼聪明好学、博览群书,对下层民众的困苦生活十分同情。他曾经为当时的许多社会主义小报撰稿。1912年,年仅29岁的墨索里尼被聘为全意大利发行量最大的社会主义刊物《前进报》的主编。他为该刊撰写了大量政论文章,在极短时间内使其发行量又翻了一番。另一公认的法西斯头子希特勒年轻时也相信社会主义。1919年,30岁的他在慕尼黑参加的德国工人党是一个反资、反犹并以下层民众特别是城市工人为主要诉求对象的社会主义党派。似乎是因为该党名称中的社会主义味道还不够浓厚,次年负责宣传工作的希特勒把它改为“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简称为“纳粹”。希特勒对大工业时代德国工人的遭遇寄予深切的同情。1924年,他因在慕尼黑参与领导了一场试图推翻巴伐利亚地方政府的流产政变而被捕入狱后在监狱中发表《我的奋斗》一书,其中写道:“巨大的经济发展导致社会阶层的变化。小手工业者逐渐消亡,工人独立生存的可能性日渐渺茫;作为结果工人明显地无产阶级化。出现了一个产业工人的阶层。其最基本特征就是工人永远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生计。他是货真价实地一无所有。他的晚景凄凉,生不如死。”如果不看出处,这段话实在象极了《资本论》的语言。

共产主义的产生以马克思和恩格斯于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为标志。该主义认为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无产阶级的贫困来自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榨;人类通往幸福之路是以暴力革命打碎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并以此从资产阶级手里夺取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消灭私有制。共产主义脱胎于社会主义,却把后者贬为“反动的”、“保守的”或是“空想的”(见《共产党宣言》),并自封为“科学的”社会主义。

表面上,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似乎是格格不入的。法西斯主义者反对共产主义关于阶级斗争的学说,反对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看作人类历史发展唯一的动力,并且以反共作为其行动纲领之一;而共产主义者则在口头上反对法西斯主义鼓吹的种族歧视及其对工人权利的忽视,并且标榜自己是反法西斯战士。然而,一个无可否认的历史事实是,所有以“解放全人类”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共产主义乌托邦为己任的共产党人最后往往都变成了信奉专制崇尚暴力的法西斯分子。如果说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法西斯主义思想还只是停留在纸面上,那么从列宁开始的一代又一代共产主义君主则无一不是嗜血成性杀人无数的魔王。

1997年,四位法国历史学家根据对前苏联和东欧共党国家新近解密的原共党秘密文件研究的结果发表《共产主义黑皮书》,揭露共产主义者在世界各地的罪行、恐怖与镇压。根据书中资料,从1917年苏联十月革命到1991年苏联解体,长达四分之三个世纪的共产主义试验在世界范围内夺走8千万到1亿条人命,其中苏联2千万,中国6千5百万,越南1百万,朝鲜2百万,柬埔寨2百万,东欧2百万,拉美15万,非洲170万,阿富汗150万。这场以革命的名义进行的杀人比赛使人类历史上包括德国法西斯虐杀六百万犹太平民在内的任何惨剧都相形失色。

关于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之异同的问题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写作《共产主义黑皮书》的四位法国历史学家就曾经将共产主义跟纳粹德国的法西斯主义进行对比,认为共产主义模式以阶级划分为基础,而纳粹模式以种族划分为基础;共产主义是阶级极权主义,而纳粹主义是种族极权主义;希特勒早已被历史唾弃,但斯大林等共产党魁则尚未得到清算。

1999年,旅居美国的中国大陆学者辛灏年根据多年潜心研究历史资料的结果发表《谁是新中国》一书。辛灏年列举大量史实证明从16世纪黎德兰革命至今的近现代世界历史就是一个民主主义与专制主义反复较量的过程,为解读纷纭复杂的世界各国政经历史提供了全新的角度,其历史意义非同凡响。辛灏年并着重指出:“至于近现代的一些国家和地区,虽因革命而推翻了旧君主、旧王朝和旧专制制度,其间,某些政治力量亦乘大势、随大流地建政党、喊共和、叫民主,甚至以革命的名义建立所谓‘民主共和’的国家,但是,只要他们在掌权后重新建构专制制度,再造专制等级,厉行专制统治,则不论他们在表面上与形式上为自己装潢了怎样的现代色彩,在实际上都无非是对于专制制度的复辟而已。列宁斯大林的共产专制俄国,希特勒挂着国家社会主义招牌的第三帝国,东欧、中国大陆和东南亚一些国家及地区,假共产革命旗号而建立的现代专制极权制度,以及1970年代伊朗以教权专制统治取代王权专制统治的事实,无不是鲜明的历史例证。”

2000年十一月号《中国研究》杂志发表的“从历史事实反思马克思的学说”一文作者总结道:“正如学者所指出的,列宁和希特勒宣扬的是同一思想,都主张对社会实施大规模的有计划的控制,都把自己说成是真理的仲裁人,都让社会、人民服从于统治者的意识形态(只不过列宁是阶级优越论者,希特勒是种族优越论者),都认为为了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采用任何手段都是正当的。俩人都建立青年团体、培植告密者,都对媒体实行全面集中的检查,都建立军事化的先锋党,都把国家建立在恐怖、暴力镇压的基础上,都用秘密警察、司法中的株连法和事先安排好的公审来完善国家机器。可以说,希特勒是列宁最细心的学生。”

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共同特点,就是割裂人类社会,并且在不同的人群之间挑拨离间,制造仇恨。共产党人跟法西斯分子一样,永远需要制造一个敌人。正如毛泽东所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对于共产主义鼻祖马克思和恩格斯来说,这个敌人就是资产阶级。他们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工业革命使得“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即“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而“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他们认为无产阶级的贫困是因为“资产阶级的所有制”,是因为资产阶级“奴役他人劳动”。而法西斯头子希特勒一面承认资本家剥削工人,一面指出犹太人既是疯狂剥削德国工人的资本家又是伪装同情德国工人的共产党,他们才是全体雅利安人的共同敌人。德国法西斯的敌人还包括自由派知识分子、残疾人、天主教徒等。而在中国,共产党的敌人经过了土豪劣绅、国民党反动派、托派、AB团、左倾机会主义、右倾机会主义、日本帝国主义、美帝国主义、地主富农、不法奸商、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苏联修正主义、高饶反党集团、胡风反党集团、彭德怀反党集团、右派分子、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五一六分子、阶级异己分子、林彪反党集团、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三种人、四人帮,……。

正如美国社会主义工党在其网页上所宣称:“社会主义从来没有存在过。它既未曾存在于过去的苏联,也不存在于今天的中国。”但当年纳粹党的党纲里,明确提出要实现社会主义,要求将垄断性企业收归国有,工人分享企业利润,国家以廉价出租的方式扶持小商人,取消地租,禁止土地投机,要求取消不是靠工作而得到的收入,严惩高利贷者等;对外则要求废除歧视性的凡尔赛和约,建立一个强大的超越议会民主的中央集权的人民国家,致力于建立政府控制一切的制度。并宣布纳粹党旗的颜色红色象征这个运动的社会意义。这对急于摆脱国家屈辱和经济困境的德国人民来说,具有强大的号召力。以此观之,说纳粹党徒是狂热的社会主义者并不过份。纳粹党的纲领和共产党的纲领的区别,仅仅是前者更偏重于民族优越,主张结束阶级斗争,搞阶级调和,让上层阶级明白他们对工人所负的责任;而后者更偏重于阶级优越,主张阶级斗争,搞暴力革命,彻底推翻上层阶级,让工人完全掌权而已。

在社会实践中,德国纳粹党更是卓有成效地履行了对德国人民的承诺。1933年希特勒刚上台时,德国经济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失业率高达33%,德国6600万人口中,几乎一半在饥饿和贫困线上挣扎。希特勒上台的第三天就在广播电台发表《告德意志国民书》,宣布政府要“拯救德意志的农民,维持给养和生存基础!拯救德意志的工人,向失业展开一场大规模的全面进攻!”纳粹党创造了消灭失业的经济奇迹,到1938年德国失业率仅为1.3%,而同期美国、英国、比利时、荷兰的失业率则分别为1.89%、8.1%、8.7%和9.9%。

在着力解决失业问题的同时,纳粹德国也高度重视社会福利事业。希特勒在1930年指出:“用警察、机关枪和橡皮棒,不能持久地单独维持统治”。这不仅是他的治国思想,也是他的社会实践。希特勒上台后大力推行社会保险制度,增加和提高国民的社会福利,扩大了职工的有薪休假制度,纳粹党的劳动阵线在疗养胜地鲁根岛等地,修建了一批疗养院和旅馆,建造“力量来自欢乐”旅游船。仅1937年1年内,全德就约有1000万人参加了“力量来自欢乐”的休假旅游,过去只有资产阶级上层社会才能享受的休假旅游,现在德国的普通工人也能够享受了。纳粹德国还通过劳动美化活动来改善工人的劳动条件和劳动环境。1938年夏天,希特勒甚至宣布,德国要实现“每个德意志职工拥有一辆小汽车”的目标,指令大众汽车公司去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取经,以最小的利润率、最低廉的价格大批量生产工薪阶层买得起的优质小轿车(顺便说一句,大众汽车公司生产的质优价廉的大众牌甲壳虫小轿车至今仍然是世界工薪阶层最喜爱的车种之一)。事实上,纳粹政权小心谨慎地不做任何会激发民众抗议社会福利政策的事,当时普通德国民众的赋税得到减免,退休人员开始享受医疗保险,德国士兵的妻子享受了最好的待遇。从1932年到1937年,国民生产增长了102%,国民收入也增加了一倍。纳粹政权创造了德国经济恢复和人民福利的奇迹。

纳粹政权靠社会福利政策的善举换取了普通德国民众对其内政外交政策的全力支持,将普通德国民众对纳粹政权独裁专制的不满情绪减少到最低程度,以至于普通德国民众普遍认为希特勒的人民国家是一种讨人喜欢的独裁。在纳粹统治的短短12年中,德国民众与纳粹领导层保持了高度一致,德国民众被积极地动员起来将自己的命运与纳粹政权融为一体。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苏联红军的先头部队已经打到距希特勒藏身的地堡只有几百米,纳粹政权大势已去时,纳粹德国的十二、三岁的娃娃兵仍在为保卫他们的元首拼死抵抗了。

但上述这一切都不能掩盖德国法西斯政权对包括犹太人在内的世界人民犯下的灭绝人性的滔天罪行。与此同时,这又从另一个角度揭示了法西斯主义的“对本国本民族人民好,对其他国家和其他民族人民狠”的人种优越论的荒谬性—为了本国本民族人民的福祉而祸害其他国家和其他民族人民,到头来本国本民族人民也要遭殃。

然而,共产政权还远远不如德国法西斯政权。德国法西斯政权固然为了本国本民族人民的福祉出于人种优越论谬说而对包括犹太人在内的世界人民犯下了灭绝人性的滔天罪行,但他们对本国本民族人民的福祉却是尽心尽力、无可挑剔的,更没有动用武力对本国本民族人民进行大屠杀;反观共产政权,背弃了维护工农大众利益的宗旨,不但不反对资本家剥削工农大众,而且大大小小的头头脑脑们及其亲属都监守自盗、化公为私塞进自己的腰包;背弃了对那些曾经流血牺牲夺取天下的工农大众在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方面的所有承诺,剥夺工农大众的就业、医疗、住房、教育等所有重要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取得统治权力的共产政权,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吏治极度腐败,贫富极其悬殊,社会治安极端恶化,自然环境破坏极为严重,社会道德极端堕落,社会矛盾的激化程度达到极点。

希特勒之所以受崇拜,除了个人能力以外,就是他充分利用了战败国国民的复仇心理和对犹太民族的仇富情绪,煽动仇恨。人类社会,贫富差别将永恒存在,社会矛盾也将永恒存在(文明社会只能使这些差别和矛盾缩小到一定的度以内)。任何矛盾只能依靠法制理性地解决,绝不可培育疯狂的兽性。而希特勒主政期间,在军事方面,大力扩充军队。1933—1939年,短短6年之内,德国军费开支增加近9倍,由19亿马克增加到184亿马克。德国陆、海、空军三军俱全。陆军由10万人增加到370万人;空军从无到有,达 37.3万人,战斗机4,093架,比英、美、波三国的战斗机总数还多;海军舰只总数由33艘增加到107艘。
在经济方面,希特勒法西斯推行经济军事化。从夺取“生存空间”的战争目标出发,建立国家干预的统制经济体制。根据恢复经济和战备经济需要,国家在经济领域按行业部门——工业、商业、金融、手工业、保险业、动力和对外贸易7大行业,组成7个经济组合,下设44个经济组,350个专业组,640个专业小组,并按地区——省、市、区,将全国经济从横、纵两个方面统制管理起来,控制消费工业生产,使军工生产恶性膨胀发展。德国工业发展速度不仅超过美、英、法等国,而且在整个世界工业总产值中,居第二位,仅次于美国。1939年德国的军火生产量已是美、英两国总和的2倍以上。到1939年9月1日战争全面爆发时,德国许多最重要的合成产品的生产,如氮、燃料、橡胶和人造纤维等,都遥遥领先,居世界第一位。为希特勒法西斯发动战争奠定了有力的经济基础。

希特勒,一个稀世天才、一个曾给自己民族建造了丰功伟绩的卓越政治家经济学家军事家,最后竟然摧毁了自己的国家、几乎摧毁了世界,自己也变成了遗臭万年的大恶魔,他留给人类有着惨痛的教训。因为希特勒不同于毛泽东——不是依靠枪杆子上台的,他凭借选票上台。希特勒现象告诫世人:民主制也可能使独裁专制复辟。在民主体制下重现独裁,原因何在?主要就是个人崇拜——疯狂的个人崇拜。希特勒个人能力出类拔萃,远非常人所能比,更远非毛泽东所能比(毛是破坏高手,建设庸才),受到人民崇拜拥戴自然而然。对任何执政者都要警惕,不能搞个人崇拜,不能使他的权力膨胀;越是在这种时候,人民越需要牢记伟大先哲约翰·洛克的谆谆告诫:时时刻刻都要警惕权力!

有防止独裁的法宝吗?有!

其一,千万不能丢掉言论出版自由的神圣权利!有了这个法宝,就能始终保持不同声音的存在,就能随时敲响警钟,引起人们的警觉。其二,任何时候,都不能使个人权力膨胀,不能赋予任何执政者不受监督的特权。

时至今日,希特勒仍然有不少崇拜者。这些狂徒,甚至为他侵略其他国家的罪行唱赞歌。更令中国人忧心的是:中国现在还有着这种红色革命、军国主义玩火思潮,非常危险。

不少人这样评价希特勒:他能力超凡,也给德国人民办过许多好事,但有一个致命的性格缺陷:没有一点人性。而现代地球,对于主政者的评价,可以说是一票否决制——决定性的一票就是人权。人,绝不可丧失人性!一定要敬畏生命,珍惜和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2日, 1: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