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王凌 | 存在就是合理的?

2011年09月24日 10:09:43

      一位大名鼎鼎的德国人黑格尔好像说过(现在的年轻人多半不知道这家伙了):“存在就是合理的”。但我想,他的“合理性”,只是告诉我们,不能否认历史事实的存在。多一步,认为这一存在就一定是“对”的“正义”的(当然它一定有许多“合理”的地方,有如“革命”的发生,即有摸着象鼻子耳朵大腿的无数条理由),没准就是谬误。比如说,回到三百年前,你总不能否认大清已经成功的统治了中国吧。但你在承认这个事实的同时,是否一定赞成它,甚至赞美它,那就是两回事了。要不然,岂不就成了所谓的“成王败寇”论?
       讲一个故事:三十年以前,我刚到研究所不久,就见识了一场争论:占领北京之后,清军挥师南下,在扬州遇到明军史可法部的顽强抵抗,这难道不是正义的?但是,在新的史观面前,它却成为阻碍所谓统一大业的阻力。最后,大家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在某一天之前(比如三月十五),他史可法就是正义的反侵略义士,那一天之后,如果继续“执迷不悟”,他就是不明大义的“反动派”了!各位想想,这是一种什么史观?它与“成王败寇论”还有多大的距离?
       有人把这称作“天意”。回想起来,大宋、大明、大清,都可以说是有天意的,但是否因为它们都能“坐稳龙庭”,就都解决了其“合理”、“合法性”的问题?
       那比较起来,希特勒岂不是更有“合法性”,他还是大家选举出来的呢!那岂不是“天意”,是“一切存在的都是合理的”一个例证?
       多少年后,为了缅怀我们的学界前辈,一位老人的名言被挂在了大会议室里,其中之一说,历史学家首先要认清历史的“大势”。这意思我似乎明白,但又有点想不通。这是不是要历史学家做一个投机的政客?或者奴才的奴才?
       我曾经提出“历史学为是什么的”这一问题。最近在网上看到一段报道,其中说道,在一次聚会里,王岐山(他曾经学习历史)说:我们恐怕还没有吃够苦头,付出足够的代价……
       什么是“天意”?你以为你“存在”了就是“对”的?慢点,他并不是像“进化论”所说,就让你一路向前的,也许他就是“倒着来”的,就是让我们中国人吃苦头,现在还没吃够,而且等到哪一天差不多了,你可能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所以此刻还轮不到谁人像个大叫驴一样去站台,说什么离开他地球都不会转了。
       早上在超市跟几位大姐聊到《水浒》,她们居然一致认为,上一部是最差的了,尤其是那个宋江(名字最后一个字叫什么“贱”的),跪拜时尻子都垮下去了!超市里时常可以看到同一个电视剧里的“王婆”,我也想听听她的意见。
       各位,在这种时刻,还是让我们想想孟子吧,想想他老人家的大丈夫形象,学学他的脊梁骨!别再做奴才(或思想上的奴才)了!
 

上一篇: 君要臣死臣便去死?   下一篇: 通货膨胀的新体会

阅读数(634) 评论数(4)

4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26日, 2: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