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王凌 | 谁之过

2011年09月07日 09:30:51

      我的关于“”的博客,是有感于杜润生的一篇网上文字而起。没成想一连写了三篇,算上本篇,就是第四篇了。
       博客发表后,在我来说,反响就不算小(包括其他网络的转载)。在有的博客上还创了记录。当然,碰到这样重大的问题,谩骂的、胡搅蛮缠的,都不会少。其中最“肆无忌惮”的,是公然鼓吹法西斯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吃奶主义”(先当奴才后发财;这几年四下里“找奶认娘”的确有人在),不一而足。而在我看来,所谓“法西斯(社会达尔文)主义”、“”,千言万语,说穿了不过是“权”、“势”二字,其当权者也不过是看不破“权”、“财”的小人,岂有他哉。如此下去,会有什么结果?当年没有,今后更危险。
       批评者之一说:人民大学里领工资的怎么出了一个你这样的(骂街语,中略)——单就历史学术来说,你解释美国不远万里跨洋打朝鲜、越南、阿富汗、伊拉克、波黑等战争原因何在?你的观点就经不起推敲。
       佚史氏曰:
       所谓美国各处出兵,原因其实很简单,只是被你等玩小聪明、故弄玄虚,就说不清,也好像有了理儿似的,并得到大量“国家主义者”、“民族主义者”、没脑子而一肚子气无处发泄的“愤青”的拥护。
 远的不说,批评者自以为是站在“受压迫者”一方,可知道“阿富汗、伊拉克、波黑”(还应包括“利比亚”)人民的看法是什么吗?那些事实,可曾都端出来,让大家看一看?
       近几年来,所谓“帝国主义论”(特别是“美帝国主义”),以及“战争”与“革命”理论甚嚣尘上,我却觉得值得商榷。其间一些想法,貌似有理,怕也经不住进一步的推敲。比如,“战争”与“革命”这一对儿冤家,谁是谁非,恐怕就很难评价。近事不说,讳过远人,岂非“手电棒照人”,缺乏“自省精神”?
       所谓“战争”与“革命”,往往又沆瀣一气,如“国家社会主义”与“社会帝国主义”,二者哪个不是“帝国主  义”与“战争”压迫的产物,又哪个不是“战争”的制造者?如此这般,出主入奴,岂不太见小了,也嫌简单了些吗?
       而且,若秉持“国家社会主义”或“社会帝国主义”,即使没有人“惹”,自己也要发兵打别人的。历史上难道不是这样?
       所以,说来说去,朝鲜战争是一个大是大非问题,不是(风花雪月的)什么小问题。“人在做,天在看”,凡属“(孺子)可教”者,我可不希望你表错态,在这重大的时刻,一误再误,留下这般不好的“记录”。
       另一方面,一部博客有如一个课堂,也不能没有一点规矩。可以想象,一间教室里面,多数听众厚重寡言,即便听明白了,也未必有所表示(有人以为这就是不同意,却是未必),即使表达,也惜墨如金,不过一句两句。却往往有一二人,从始至终,剌剌不休,不间断地提问、挑事儿,有如我曾见过的某位孔公子(自译为小肉眼儿),而所提问题,复琐碎凌乱幼稚可笑,以此霸占课堂,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你想,这样的听众,你该如何对待?对不起,总得有点办法吧。还望各位见谅!
 

上一篇: 抗美援朝的再检讨   下一篇: 孰之罪

阅读数(258)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2日, 2: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