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弓 | 一种常见的病句

   

1.在这个以赚取丰厚钞票和获得无边权力为检验成功与否的标准的社会。(杂文报)赚取钞票和获得权力是“成功”的标准,“否”则又是“不成功”的标准。成功不成功的标准都是它,句子的毛病就出在了“与否”上,删去即通。此外“无边权力”似乎也欠斟酌。

2.法律的有无与好坏,始终是人类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尺。(《2008中国政治年报》136页)两个分句之间有着因果条件关系:法律有、法律好则社会文明;反之则社会不文明。可是句子实际表达的却是,不管有没有法律,和法律是好是坏,都标志着社会文明。这显然讲不通。修改如下:在“文明”后面加上“与否”即可。

3.各县区保护工作进展不平衡,这与各县区重视不够有关。(《兰州市经济社会发展蓝皮书(2009——2010)》271页)工作进展不平衡,即各县区间有先进、中游、后进的差异,先进之所以先进,恰恰是因为该县区重视了此项工作;唯有后进者才与“重视不够”有关。笼而统之指责“各县区重视不够”,表意不准,且误伤了先进。

以上三个例句,所表述的事物之间存在着互相关联,或为条件,或为因果。后者因前者的变化而变化。这类句子错误常常出在顾此失彼:要么是“异因同果”,如例句2,要么就是“同因异果”,如例句3。严格把握一条原则,前提(条件)列举了正反两个反面,结论(结果)也必须兼顾两个方面;否则就会顾此失彼。此可谓避免这类常见病句的不二法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28日, 8: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