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弓 | 高处不胜寒

 

“人往高处走”,可谓人同此心。高处特别是政治权力的高处,满是鲜花掌声和美色,春光醉人,春意盎然,风光无限:这是常人所能见到的。然而,高处还有草民看不到甚至想不到的另一面:每时每刻,如临大敌,寝不安席,四季如冬,寒气砭骨。

 

                 (一)

李林甫长于权谋,固位有术。他揣摩透唐玄宗晚年心思:自恃承平,以为形势一片大好,决意享受生活,天天都玩“快乐时光”。于是就媚事左右,迎合上意,“奏对称旨”,说的全是皇上所想的,这样的好干部,皇上不宠信都难。加之他杜绝言路,掩蔽聪明;妒贤疾能,排抑胜已;屡起大狱,诛灭异己,三管齐下,稳居相位十九年,权势炙手可热。自皇太子以下,朝臣无不畏惧,包括安禄山在内。安禄山傲视慢侮朝臣,唯独惧怕李林甫,每当见到李林甫时,虽然是寒冬季节,也汗流沾衣。安禄山尊称李林甫为“十郎”,有人从长安来,他一定问“十郎说了什么”,得美言则喜;若是警示语,就会惊呼“我活不成了!”关键在于李林甫与安禄山谈话,总能准确揣测到对方心灵的秘密,并公开说出来,玩阴谋骗术的安禄山面对如此高人,能不直冒冷汗,既惊恐又叹服吗?

其实就是太子、后来的肃宗皇帝,时在东宫,也因为忧恐宰相李林甫阴构不测,加害于他,焦虑过度,以致鬓发斑秃呢。

李林甫的儿子李岫,对父亲的权势过大十分畏惧,有一次与李林甫游览后园,指着那些做工的民夫对老爸说:“你久为宰相,树敌太多,仇家满天下,如果一朝祸至,想要像这些民夫一样,恐怕也不能了!”李林甫听后很不高兴地说:“大势已经这样了,有什么办法呢!”

  原先,宰相都以德行处世,不炫耀威权,随从不过几个人,所到之处,民众也不用回避。李林甫自知结怨太多,常常怕刺客来杀他,所以出门时令百余兵丁紧随护卫,并让皇家警卫赶走街上的人,“安保圈”前扩到数百步外,就连公卿都得回避。住宅门深墙高且为两重,地用石头砌过,墙中还置木板,如临大敌,一夜竟几次转移卧处,就是家人也不知道他睡在哪儿。

一代五星级奸相,手眼通天,势焰熏天,威严之极,无人能敌。然而私下里却是那样惊恐万状,战战惶惶,汗出如浆,一夕屡徙床,睡得累,睡得怕,活得更怕!

 

                 (二)

狡兔有三窟,求生所需;暴君无定居,惧怕使然。同一千多年前的李林甫惊人相似的是,当代的独裁者萨达姆居然也没有一张可以安睡的床。为了逃避暗杀,他先后给自己修建了八座行宫,每天住在不同的地方。美国《洛杉矶时报》文章说,“每天,伊拉克各地的宫殿都为他预备膳食,谁也不知道他会在哪里用餐。他有十多个一模一样的会议室用于发表电视讲话,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身在何处”。

比李林甫更“先进”的,是萨达姆还有替身。西方有报道说,自1998年以来,萨达姆的“真身”从未在公众场合露过面,至少有三个萨达姆替身代替他进行公开活动。萨达姆的长子乌代的前任新闻秘书向外披露了这个秘密。毫无疑问,替身多,真身就相对安全些。

色厉内荏的萨达姆,曾摆出一副要与美国决战到底的架势,实际上,他早就开始向境内秘密地点转移金条等贵重资产;用35亿美元买通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为他的家人和十余名亲信提供避难所。

最有戏剧性的是,独裁者萨达姆垮台前,还表演了一场“民主秀”,自己再次“当选”伊拉克总统,得票率100%,创造了“民主选举”的新神话。神话愈是神奇,就愈是暴露了独裁者的虚弱和恐慌:气壮如牛,胆小如鼠!

 

                 (三)

李林甫姓“封”,萨达姆姓“资”(兼姓“封”),他们满怀惧怕或许有其阶级根源,而号称“人民领袖”的斯大林,竟是那样地害怕人民,就让人难以理解了。

是的,杀遍苏联无敌手的斯大林,其实内心弥漫着太多的惧怕,最惧怕的是暗杀。斯大林害怕街上行人认出他的车,记住车牌号,遂下令拆掉专车前牌照;可这一来反而更吊诡、更显眼,于是干脆下令全国统统取消汽车的前牌照!

汽车牌照可以拆掉,但斯大林的容貌却无法更新,也不好像傩戏表演似的戴个假面具,于是就寻觅打造替身(比萨达姆早了半个世纪)。拥有卫国战争老战士、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祖国荣誉金星勋章等诸多称号的达达耶夫即是主要替身之一。

1996年解密材料显示,他曾长期作为斯大林的替身出现。替身的工作通常分两种类型:初级的是出现在需要的地点,以转移视线,比如离开克里姆林宫、乘车等,只用模样,无需“表演”。高级的则表演难度很大:代替斯大林会见公众,比如接见党代表、观礼检阅等,要形神兼备,声情并肖,不露破绽。

达达耶夫的真正名字叫加扎瓦特(加济),1926年出生,地道的农家子。他能歌善舞,特别擅长模仿表演,长相酷似斯大林,几乎可以乱真,令见了他的人都惊叹不已。1943年,政府发现这一宝贵资源后,立即专机接到莫斯科,向他宣布了一项光荣而特殊的革命工作——做伟大领袖的替身。同时严令:与亲人断绝联系、不可泄密! 

而后就进入打造替身过程。从发型和小胡子造型,到衣饰的选择,以及体型的改造。加济很瘦,与斯大林区别太明显,他为此增肥11公斤!当时斯大林已年逾花甲,不到20岁的毛头小伙要极力装出一副“老相”,真难为他了。斯大林脸上有麻子,有一个化妆师专门负责给加济添加麻子。后来他自己也学会了添加:先打上棕色的底,后用带有铁齿的梳子用力压脸,“麻子”出现。待化妆风干后,在往脸上扑薄薄的一层粉。化妆全天保持,直到晚上睡觉才卸去。

最难的是模仿领袖的动作、神态以及嗓音。经常一连数小时观看斯大林的影像,揣摩表情、动作、语气。经过几个月的严格训练,加济真正做到了无论举止还是神态都和斯大林一模一样,并得到了斯大林本人的肯定。

达达耶夫说,斯大林有过4个替身。斯大林很怕被刺杀,因此所有行程都有周密的安排。比如要送斯大林去机场,或某个城市。实际上从克里姆林宫乘车出发的是替身,人们以为是斯大林。其实斯大林真身这时选的是另一条外人全然不知的路。1943年,代替领袖“飞往”德黑兰参加苏美英三国首脑会晤的重任落到达达耶夫的肩上。预设两条路线:一条是“引诱线”,按指定时间达达耶夫上车,在警卫护送下抵达机场;而真斯大林此时已飞到了德黑兰。达达耶夫没有也不可能去德黑兰,他的使命到机场就结束了。

达达耶夫成功地完成了每项任务。包括1945年体育工作者日那天,达达耶夫站上了观礼台,代替斯大林真身向走过的运动员挥手致意。而身旁的中央委员会同志竟没有一人发现这是替身。电视上经常播发这段长达7分钟的新闻影像,人们都以为台上是真正的斯大林。后来,达达耶夫不止一次代替领袖出现在新闻片中,作报告,甚至会见各种代表团……

苏联人民演员达达耶夫甚至从未向妻子和孩子透露他曾扮演的秘密而又非常危险的角色。他知道,沉默是他唯一正确的求生选择。否则,领袖一生气,后果太可怕!

那个不戴皇冠的红色暴君手握“镇压之权”,屠了政敌戮功臣,杀了高官宰小吏,平民亦在“横扫”之列。而与全民为敌,欲借杀戮立威的结果,不惟人心尽失,使其制度毫无优越性可言,而且必然使自己风声鹤唳,生活在极度恐惧之中。

 

人民领袖怕人民,这肯定是一个悖论。不是人民天生好“仇上”,而是领袖乃至他所在的政党自身发生了严重病变。政党先进不先进,领袖英明不英明,鉴别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他爱不爱人民。不爱人民的领袖,不配称作人民领袖。

对政要而言,高处不胜寒,满腹狐疑,满眼是“刺客”、“刁民”,忧心宝座不稳,性命不保,纯粹都是自找的和自造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日, 1: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