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在炒卖月饼票。(新华社图)

“黄牛”在炒卖月饼票。(新华社图)

媒体调查称,厂家在卖出月饼券的同时,并未生产出相应的月饼。厂家仅凭这张自己印的“纸”,层层流通转回自己手中,就可以赚取相当于券面面值20%的真金白银。有人把它类比为“期货市场”。这套“月饼经济”市值达百多亿元。(9月13日《广州日报》)

有人把“灰色月饼券”比作“期货市场”实在是高抬。期货市场尽管玩的是“虚拟经济”,但主要是考验投资者的预测和眼里,既可能大赚,也可能大赔;无论是出售者,还是购买者都是自担风险。而出售灰色月饼券只赚不赔,无论谁在交易,都在享受着其中的暴利;无论谁用月饼券购买,都要被宰的“落花流水”;月饼本来是“人吃”,现在却成了“吃人”,容忍“灰色月饼券”不是吏治和民众的麻木么?

月饼本身不“灰”也不“黑”,只因为生产厂家与销售环节、购买单位相互勾结,名誉上给职工、民众发了大单福利,实际上职工、民众吃不起,结果不得不贱卖给黄牛,黄牛再寻找送礼、行贿的顾客出售;而销售商、购买单位领导早已暗里捞足了红包、享受着“免费月饼”;等于变相地克扣员工、民众福利;职工只能望着大单月饼券吃不到干生气。权力在“黑色”,“福利”在灰色,这就是天价月饼券“潇洒走一回”的官僚腐败阴谋。

“灰色月饼券”导演的是福利版“官场现形记”。这种官僚腐败戴着伪善的面具,极容易对员工、民众形成“麻醉”;民众以为领导在“善心大发”,政府以为领导“恤民、爱民”,很容易骗得下级和上级的欢心,很容易捞到荣誉、政绩和乌纱;内里的红包、回扣、受贿、克扣民财腐败却汹涌澎湃。吏治专家说,只要有利益的地方,就容易产生官僚腐败;而职工、民众福利团购腐败恰恰远离在吏治之外,因而“年年团购花相似,岁岁福利腐败同”;吏治不能不敲响此处反腐警钟,民众再也不能对这种“团购克扣福利”的腐败忍气吞声。

“此饼只应天上有,民间能有几回闻?”天价月饼本身就为腐败而作,吏治理当横刀立马喝问“天价月饼干什么?”,从而看好监管的门,管好当官的人。即使吏治管不住月饼天价,但总能管住公共福利远离天价团购,总能在团购反腐上“磨刀霍霍”,保障员工、福利、待遇货真价实、不侵权。“灰色月饼券”等于官僚腐败公然“打劫”,法律法规要“补课”,吏治也要紧急“补课”。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email protected].co.uk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