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野田佳彦(13/09/2011)

野田佳彦毕业于“松下政经塾”

06年以来一年一度的政权交替尘埃落定,当日本内外还广泛对日本政权的一年公式啼笑皆非时,部分研究日本政治的人开始关注首相野田佳彦代表的新一代政客将令未来的日本政治发生什么变化。

其中与野田一样毕业于松下政经塾的38名日本朝野政党国会议员和一些地方行政长官构成的政坛精英群,也逐渐让“松下政经塾” (The Matsushita Institute of Government and Management)成为研究者们的视线焦点。

创始原因

位于东京郊外神奈川县茅崎市、占地近两万平方米的松下政经塾1979年由松下电器(现称Panasonic)创始人松下幸之助85岁时投入个人财产70亿日元(约9千万美元)创办。

在日本被称为企业“经营之神”的松下幸之助同时还有“忧国之士”称号。这是因为他作为十年日本年收最高者,必须交纳75%的所得税、18%的居民税,合计超过9成的沉重赋税,令他开始关心国家怎么用钱。

1975年日本以发行赤字国债来补充预算的财政恶化之后,松下得出“政治就是经营国家”的结论。他对自民党失望,认为靠企业经营者主导的政党才能经营好国家。

松下政经塾塾长、前松下电器副社长佐野尚见说:“经营国家就是松下政经塾的创始理念,政经塾就是经营政治的学校”。

三无学生

松下政经塾招收22至35岁的男女青年,学制现为四年(初期是五年)。因学费全免、每月还可支取有证明的20万日元(约2600美元)研修资金,吸引了不少有志从政的“三无”(无招牌、无地盘、无皮包,日语意思即无名、无势、无钱)年青人。

学生须住校,近7000平方米的校舍和宿舍没明确限制每年招生人数,但每年平均约200人的申请,经过笔试、面试等淘汰,最后通常录取不到10名。

前两年理论课有政治学、经济学、财政学,也有茶道、书法、打禅、参拜伊势神宫等传统教育,还有每天晨跑3公里和武道、进自卫队体验、100公里急行军等体能、毅力训练。

后两年是每人自定研修项目实习。出身松下政经塾的前首相菅直人内阁的官房副官福山哲郎说,他选择研修环保,期间他在日本搬运过垃圾、回收过牛奶纸盒等,也去过斯里兰卡协助当地用回收的废纸生产厕纸。

打造政客

松下不反政治世袭,祖父是国会议员的自民党国会对策委员长逢泽一郎也与野田同属松下政经塾第一届毕业生。

但东京都杉并区区长山田宏当年在松下政经塾面试时,松下问他是否有志从政,他回答说自己是三无,成不了政客。松下说:“这里就是为了你这样的人创建的,你一定要成为政客”。

松下1989年去世前,松下政经塾前8届毕业生都受过他的熏陶。

《日本经济新闻》9月15日说,松下政经塾出身的国会议员已形成对抗世袭议员的一大势力。二战后的日本首相二十一世纪前是经历过二战、有败战阴影的政客,他们对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受感情左右;进入二十一世纪,首相以世袭政客为主,继承政治家业的原因比志愿大,尽管没经历过战争,但主张上有家族烙印;菅直人虽不是,但他是从事市民运动起家,争取市民权益不等于政治理想;野田和前外相前原诚司、现外相玄叶光一郎等出身松下政经塾的少壮派是典型的新一代日本政客。

政界标签

富士电视台负责评论、讲解新闻的报道局解说副委员长山本周说,永田町(东京各党总部集中地,日本政治舞台的代名词)对松下政经塾出身的政客印象是:秀才、潇洒、上进心强、连带性弱、理念根子是自民党。

参与创办松下政经塾的众人党参议员江口克彦承认,松下政经塾的毕业生的确志同自民党,因为松下本人就是自民党式的保守自由主义者。他说:“过去自民党太傲慢,使得松下政经塾的毕业生大部分没能进自民党”。

江口对野田佳彦演讲中从未提及松下政经塾感到不快,但东京都杉并区区长山田宏反过来说,现在松下政经塾虽已成名牌,但过去毕业后进政界还是渺茫,他记忆里的野田总是那个利用到挨家挨户检查煤气拉票的人。

从山田的话来看,出身松下政经塾的政客们毕业后因“三无”苦境,学会开拓、忍辱、勤奋和弹性,可能比在松下政经塾学的更实在,也是他们与世袭“太子党”的根本分别。经历了二十年经济萧条的日本社会渐趋厌弃世袭政客的背景,令野田以“泥鳅论”当选,突出了新一代政客的崛起。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