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股市大跌

欧洲股市大跌

欧盟主席巴罗佐警告,欧洲国家要打一场硬仗,才能确保政治和经济前途。记者汉利在欧洲各地采访发现,穷人和富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更多的欧洲人沦为这场硬仗的伤员……

过去几个月,我曾经在意大利银行采访过国际债券交易员;在装有真皮座椅的捷豹内会晤过希腊百万富翁;在德国工厂的生产线上和扳金工交谈;在爱尔兰领失业救济的长龙中和从前的面包师聊天。

每一次我都发现,自己在反思一个同样的故事—-穷人和富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

当然了,这一切也都是相对的。我当然那知道,荷兰的贫穷和纳米比亚的贫穷完全是两码事。

但是,欧洲战后庞大的重建工程的一个组成部分,正是要提高所有人的生活水平,在某种程度上确保财富从社会顶层到底层的重新分配。

这一切,并不全是虚幻的梦想。它确实曾经让我工作起来更加容易。

过去许多年,不管采访对象是谁,他们的生活和我本人的生活差别都不太大,我可以和对方找到某种切实的共同点。

但是,报道欧洲经济危机,却给这样的职业便利画上了句号。

另一个星球

欧元

债务危机给欧元区带来巨大的压力

今年夏天早些时候,我曾用了几个小时陪同流动施粥车在葡萄牙南部的阿尔加夫地区巡回。我们接待了一个无业的移民。他患有慢性肺病,家,是野地里一个被人遗弃的集装箱。

我拍了一张集装箱内的照片。他的“床”上面挂着一张破破烂烂的圣母玛利像。

我随便问了几个很现实的小问题。为了缓解内心的尴尬,我递给他一张20欧元的钞票。他无声地哭泣着,接了过去。

开车五分钟,似乎来到了另外一个星球。在度假胜地Val de Lobo的俱乐部会所,我和一对充满自信的英国夫妇一起喝可乐。这对夫妇40来岁,刚刚作完Spa,看上去悠闲自得、活力十足。

他们拥有美发连锁店,因此,每年都有一半的时间在葡萄牙宽敞明亮的现代别墅中度过。别墅外,是碧绿的高尔夫球场、高大的棕榈树。

钱都哪儿去了?

当然了,在包括葡萄牙和希腊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经济大局一团糟糕,看到严重的贫富不均,可能还算是意料之中。

但是在德国,普遍的贫穷却可以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奇。从前,德国是人们的理想,是工业奇迹的故乡,在这里,工人都能开上奔驰。

德国的失业率确实在下降。但是,最近我到德国的工业重地去,看到的却是新一类有工作的穷人。

高管的工资步步飞扬,工人的收入却原地踏步。德国没有法定的最低工资,大批有工作的德国人突然发现,廉价商店,成了自己唯一能够去得起的购物场所。

爱丽丝是一位40多岁的单身母亲,我在埃森火车站旁的一家咖啡馆和她会面。这次经历,突显出一些很棘手的道德问题。

爱丽丝身材瘦小,脸上写满了焦虑。她来时,不仅带着强烈的义愤感,还带来了一长串的数字。数字显示的是她收入和帐单之间的差距。

爱丽丝的一番话,最近我在欧洲所有的地方都经常听得到。

她说,钱都跑到上层富人和政客口袋里去了。她还说,这些人是在偷窃、脱离现实。不久前伦敦发生骚乱,年轻人打砸抢烧。爱丽丝对此依然记忆犹新。她预测,德国也会出骚乱。

狗一定要咬人

在柏林,德国工作和社会安全部的次官和蔼可亲地斜靠在宽大的办公桌边儿。他对德国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的分析,好像少了几许对抗性。德国的差距远远比不上英国的大,这一点,“足以”让人放心了。

关掉麦克风后,次官话题一转,谈起了他所说的许多人造假骗领福利、在黑市上悄悄打工的现象。他告诉我,当局必须对此加以严打。

他说,警犬不能只是狂吠,而是必须要咬人。

听到这句话,就连他的新闻官脸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我和次官握手告别,心里却已经将德国也写进了伤员的名单。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