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yingnian

梁振英与政务司司长唐英年近日就特首位置的角力引起人们浓厚兴趣?

明年新一届特首是由1200名选委组成的选举团选出,这经过中央精心组成的1200人大部份属建制派,因此中央很容易操控特首人选。理论上,特首是由中央「钦点」,700万市民的民意对谁能出任特首毫无影响,但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与政务司司长唐英年近日就特首位置的角力,为何仍然引起人们浓厚兴趣?

特首之战变成了梁与唐之争,其势已甚明。梁振英日前已辞去召集人职务,形同在角逐特首之路上起步,但原本被视为内定人选的唐英年,却处处落后于形势,每被问及几时辞职参选只能以微笑作答。梁一方越战越勇,但唐英年能力和决心都令人存疑。人们不禁会好奇,此消彼长下,梁唐之争会否假戏真做,最终令中央会从中挑选梁呢?这种悬念,遂将特首战选情加温,使之成为近期的热门新闻。

论民意接纳和形势优劣,原本唐英年远胜梁振英。梁的共产党员身份疑云,令恐共的港人疑惧重重;相反地唐英年形象较温和,连泛民主派也乐意与其打交道,另唐英年获财阀支持、公务员接纳,早已身居港府第二号人物,接任特首似是理所当然。但是,唐月前回应副总理李克强访港期间,传媒采访自由有否受限制,他并没有认真回答,而是轻率地说一句「completely rubbish」(完全垃圾),令舆论哗然,民望插水。唐阵营其后又有种种拙劣表现,令他的形象急转直下。

陈永棋公开指唐结巴

首先是在八月初,全国政协常委陈永棋出手相助,公开说唐英年虽然「口窒窒」(结结巴巴),甚至说错话,但都值得原谅,因为唐说话不多,而是能够实践。陈永棋以世叔伯姿态支持唐,但这番话岂不令唐难堪?如果是招聘一位技术人员,不擅词令但低调实干自然也能胜任。但现在挑选政治领袖,对一名领袖来说「形象」就等同「实质」,因为领袖正正是须要高调站出来振奋人民士气。陈永棋所谓的说话不多但能够实践,是对技术人员定的标准,实在太低了。

至于说「值得原谅」,也是对唐威严的一种贬低。陈永棋一番话,就像长辈对少年人的提携劝勉,更令人对唐「能力不高」、「纨绔子弟」的形象加深。

竞争有碍安定团结?

九月中,被视为唐英年家臣、曾在唐家族企业任职的立法会议员林大辉宴请传媒,公开表示支持唐英年更上一层楼。但是,林又画蛇添足,呼吁「不受中央祝福」的候选人「顾全大局」,改为支持一人出选,以免中央尴尬和建制派互伤感情。这番不点名意图劝退梁振英的话令人讶异,也暴露了唐营观念是何等保守,竟然停留在害怕意见不同和公开竞争的阶段,以为只要有两个人角逐就是「有碍安定团结」。而唐须要由旁人出口术劝退对手,也令人怀疑他是无能或是胆怯。

林大辉当日另一令人错愕之举是公开称,唐最好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一,即9月19日辞去政务司司长一职,避免与政府团队捆绑太久。作为唐营一份子,林大辉竟然可以公开定下限期要唐英年辞职,这纵然不是以下犯上,也有主次不分之嫌,令人担心唐不要说领导全港,连一个由自己人组成的竞选团队也领导不了。林大辉和陈永棋令人联想起一句西谚:「有这样的朋友,还须要敌人吗?」

唐英年的民望正急速下滑,无疑,中央挑选下任特首时毋须理会民意。不过,如果新一任特首民望低落,诱发泛民和媒体肆无忌惮地攻击政府,则这局面也非中央所愿见。

越战越勇的梁振英的政见比唐英年明朗得多,予人无论在能力和决心上都比对手优胜的感觉。梁以社会民主主义为主轴,公开主张实行最低工资、复建居屋、认真办好全民退休保障,最近还得到小区组织协会主任何喜华等社福界人士公开支持。梁原本在民调上远远落后于唐英年,但近期两人已大致平手。

政治是一个流动的过程,梁趋强唐走弱的形势如继续发展,又或者唐英年出现明显失误,会否令中央最终挑选梁呢?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