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Voices | 哈萨克斯坦:语言本土化的争议

2011 年八月初,哈萨克斯坦文化部草拟了一项法案,修正国内的语言政策。观察家很快将此归类为试图进一步减少俄语使用率的举动。根据哈萨克斯坦宪法,俄语和哈萨克斯坦语拥有同样地位。

这项法案规定,所有国民和政府机关之间的交流,以及国家机构内部文件均使用哈萨克斯坦语。所有视觉和商业相关资讯(广告、标志、价目表、表格等等)也将只提供哈萨克斯坦语版本。这些改变原本要从 2013 年开始。

哈萨克斯坦过去几年文件已渐渐采用本土语言,但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只是用哈萨克斯坦语(有时很糟糕的)译文满足正式文件要求,但实际处理事务仍然使用俄语。Arkhard 写道

我想像了一下国民绞尽脑汁把申请表翻译成哈萨克斯坦语,然后政府官员伤透脑筋要把它们翻译回俄文的情景。结果就是原始意义难以分辨,而且处理起来更花时间。

Alpamis_batyr 不同意

你总该体认到你住在哈萨克斯坦,这名字来自组成国家的民族,也就是哈萨克斯坦族。你表现出对这个国家的语言、文化和历史缺乏尊重。不要这么懒惰,唤醒学习哈萨克斯坦之道的渴望吧。

俄国人 Russky 对这则新闻留下以下意见:

各位 —— 没有一个人例外 —— 都该学哈萨克斯坦语,但是这不该导致冲突,一方大喊“你别无选择一定要学”,一方大吼“才不要”(他们虽然这么说,其实也知道最好还是要会哈萨克斯坦语)。[……]早晚所有国民都会了解,但必须要有大家经济上都能负担的语言课程。

Jelsomino 同意在要求大家使用一种语言之前,应该先提供学习的机会:

我是说俄语的哈萨克斯坦人,上的是俄语高中(苏联时期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当时只在哈萨克斯坦最大的城市,旧首都阿拉木图有两所哈萨克斯坦学 校)…… 走到哪里都是俄语 —— 街上、电视上,时时如此。学校的哈萨克斯坦语教学很糟糕,因为城市里没什么人真正在用。现在时代变了,乡下人口进入都市,许多说俄语的人离开了这个国家。所以 苏联世代该怎么办?是,我们该去学哈萨克斯坦语。但是怎么学?语言课多半很昂贵,课本水准低劣,多媒体光碟刚开始出现,但一样很昂贵…… 我可以说简单的日常哈萨克斯坦语,但如果政府官员要求我用哈萨克斯坦语跟他们沟通,我会觉得被政府抛弃了。

Basilio 建议要考虑其他后果:

这样的激烈行动会导致再一次的人才流失,有专业能力但不会说哈萨克斯坦语的专家们将离开这个国家。记得九零年代,将近五分之一非哈萨克斯坦家庭(德国、乌克兰、俄国)移民回到他们历史上的“祖国”。

Megakhuimyak 提供另一种观点 ——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提议:

我不讨论这项法案和宪法的冲突(谁在乎 —— 我们的国会可是恶名昭彰的能在半小时内修改宪法)。更有意思的问题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当总统办公室发现(文化部管理的)哈萨克斯坦语报纸刊登了反对总统的诉 求,文化部管理媒体的权利被剥夺并转交给通讯部。当西哈萨克斯坦的激进份子暴动时,看来文化部这方面也失败了,于是宗教委员会被从文化部中分离出来…… 文化部发现他们失去了实际的政治筹码 —— 媒体和宗教。现在他们只有文化、非政府组织和语言。他们不痛快了 —— 于是文化部决定找个新任务,以国家语言问题为代价。

这些纷争没有被忽视。文化部很快撤回了备受争议的法案 —— 官员们没有太坚持这份草案,但是指出他们不喜欢舆论讨论的走向。激情褪去,但是问题仍然存在。

缩图是哈萨克斯坦国旗,来自Flickr用户sly06,依据创用CC BY 2.0授权使用

校对:Soup

作者 Adil Nurmakov · 译者 Hsu-Lei Lee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9月1日, 12:35 上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