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民国时期的“京城四少”相比,“二汪”、“二王”这新“京城四少”虽然在西方受过教育,但迄今只能在绯闻八卦中打转,其学识、品格完全不能与前辈相提并论。所以,新“京城四少”更多是媒体的戏谑炒作,而不是传统的承继。

http://www.zaobao.com.sg/zg/zg110922_002.shtml

 

北京特稿 ● 于泽远

  浏览网站新闻,偶然看到一则“‘京城四少’沦陷”的报道,才知道今天的北京又冒出了“四少”。

  按照媒体的说法,这“四少”分别是:“俏江南”集团老板张兰的独子汪小菲、前上海市长汪道涵的公子汪雨、澳籍华人富商王志才的儿子王烁,还有山东民营企业家王恩来的儿子王珂。

新四少共性:
同女明星闹绯闻

  说实话,这“四少”虽然腰缠万贵,属于较为典型的“”,但要在权贵荟萃的京师称“少”,恐怕会让那些真正的“少”们笑掉大牙。然而,这四人被人撮合成“京城四少”,也不是毫无来由——他们的共性是和女明星们闹绯闻。

  汪小菲先是和女星张雨绮交往,后来娶了台湾女星大S徐熙媛,两人在海南的婚礼一度成为两岸三地的八卦头条;汪雨先和赵薇传出绯闻,然后又和黄奕、陈紫函、蒋欣、李钰等女星折腾不休;王烁则先同牛萌萌拍拖,后又和周迅公开恋情,分手后又被传与范冰冰恋爱;王珂被人熟知则是因为和演员刘涛结婚,据说婚礼那天名车如云,创下中国婚车之最。

  在偷窥明星隐私盛行的当下,依靠雄厚财力与女星们维持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是成名的捷径。在女星们的光环下,“京城四少”进入了名人行列,在一定程度上算是打入了“上流社会”。

  但“上流社会”的生活未必能够改变暴发户后代的本性。“四少”中的王烁、王珂近日忽被传出“火拼”旧闻,让媒体兴趣横生、纷纷报道。

  话说2010年12月17日晚,北京市中心王府井地区发生两车相撞并起火的事故,而事故的主角就是周迅的前男友王烁和刘涛的老公王珂。当晚,王烁所驾车辆与王珂驾驶的悬挂军队牌照的奥迪车发生纠纷。王烁持枪指向王珂,王珂报警后驾车跟随。当两车行驶至王府井西街北口香港美食城门前时,王烁急速倒车,故意撞击王珂驾驶的车辆后逃离现场,造成王珂驾驶的奥迪车起火损毁。

  王烁、王珂“斗法”的消息曝光后,迅速引来媒体围观。人们除了对王烁用枪指着王珂的头感兴趣外,也想弄清楚为什么王珂可以驾驶军队牌照的奥迪车。根据微博上传的北京东城区检察院起诉书,王烁已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和故意损坏财物罪近日被公诉至法院,恐怕难逃牢狱之灾。但非法使用军队车牌的王珂会不会受到处理,目前还不得而知。
  “京城四少”中“二王”的争斗无可避免地会波及到“二汪”,因为公众容易将“四少”视为一伙。加上汪小菲的“俏江南”集团近日传出使用“回锅油”的负面新闻,迫使汪小菲在微博上向公众道歉,“‘京城四少’沦陷”这一抢眼标题就应运而生了。

  “二汪”受到“二王”拖累确实有些委屈。而让“二汪”以及“二王”受累的还有“京城四少”曾经响亮的名头。早在80多年前的民国时代,“京城四少”就已名满天下了。

  民国时期的“京城四少”也叫“民国四公子”,他们是张学良、溥侗、袁克文和张伯驹。四人都出身权贵之门。作为统领数十万东北军的“少帅”,张学良发动过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西安事变”;袁克文是袁世凯的次子,长诗文、工书法、善昆曲;溥侗是乾隆皇帝第十一子成亲王的曾孙,精于古典文学和文物鉴赏,通晓辞章音律;张伯驹则是中国老一辈文化名人中集收藏鉴赏家、书画家、诗词学家、京剧艺术研究家于一身的文化奇人。

  与民国时期的“京城四少”相比,“二汪”、“二王”这新“京城四少”虽然在西方受过教育,但迄今只能在绯闻八卦中打转,其学识、品格完全不能与前辈相提并论。所以,新“京城四少”更多是媒体的戏谑炒作,而不是传统的承继。

  “京城四少”成为焦点给已经很热的“富二代”、“”话题又加了一把火,进一步加深了公众对“X二代”的厌恶。这种厌恶情绪很可能让某些官员甚至整个官方遭受意外攻击。如媒体昨天报道的温州“奔驰少年”肇事打人后高喊“我爸是市长”事件,尽管几个当事人并没有听到肇事者喊过这句话,但“我爸是市长”还是成了一些网络媒体的标题。

  从这个意义上看,“京城四少”的沦陷不仅是几个“富二代”、“官二代”的不幸,对官方的维稳事业来说,也不是个好兆头。

 

[email protected]
=========
新加坡报业控股版权所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