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 | 小悦悦惨死之后——答《新周刊》记者

2011年10月24日 10:53:16

  1、 请谈谈你对佛山被碾女童小悦悦事件的看法。在众多争议的声音中,你最在意的是哪一种?
   
   :我比较在意悦悦母亲的声音,在这一突如其来的横祸面前,面对那些冷漠的人,她竟然说出了这些话-‘我不会因此对人性感到失望,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事情发生后,也有很多人帮助我们,我很感谢他们。” 小悦悦父亲从媒体了解到了肇事司机的情况后表示,“假如那个司机真的没有看到孩子,他可以谅解他。同时他呼吁社会上能够多一些陈贤妹这样的好心人,少一些有钱有势的无情人。”
   对于这个时代国人的那种冷漠,一味的谴责其实无济于事,这个惯于旁观的民族,在今天这个物质化的时代更加极端化。小悦悦的父母能有这些的认知,对人性、对社会保持这样一种心态,实在很不容易,我非常赞同她们的说法。
   
   2、 当下人们面对社会问题时,一致体现出安全感的缺失和人心冷漠,背后的根源在哪里?
   傅国涌:背后的根源不仅是外在体制性的,同时指向内在的人性、灵魂深处,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时代,有什么样的时代就有什么样的时代,两者相互成全。正是缺乏体制性的保障,全社会普遍感到安全的缺失,人与人之间的信用体系被摧毁了,许多人内心又缺乏的敬畏、怜悯与爱,更缺乏对未来的预期,对人性本身都产生了动摇,更不要说超越的信仰。换言之,外在价值的失落与内在信仰的空白,使这个时代陷入了道德的低谷。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事件不断曝光,那些没有伸出救助之手的路人固然令时代蒙羞,但她们恰恰是这个民族的投影,那个拾荒人由此显得难能可贵。
   
   3、未来十年,中国的道德还会继续崩坏下去吗?中国目前无疑处于社会失范时期,国外有没有重建社会规范的成功案例可供借鉴?
   傅国涌:迄今为止,我们在表面上看不到道德复兴的任何迹象,苹果似乎只会继续烂下去,直到掉落在地上。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寻找信仰、已经找到信仰的人越来越多,基督徒的数字增加得很快,在这个悖谬的时代许多人都感到没有信仰的生活是可怕的,空洞的,苍白的,每个人只能从自我救赎开始。所以,我相信,人的尽头就是上帝的起头。当世人普遍失望、无望甚至绝望的时候,也许变化已悄悄开始。对此,我抱有期待,不是出于外在的对人的信心,乃是我的信仰赋予我的。在世界史上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糜烂的、腐朽、冷漠的时代,重建社会规范一方面是立法,更新制度,一方面是重新确立社会价值标准,更重要的还有终极关怀方面的信仰复兴。罗马帝国衰亡之后,通过马丁路德、加尔文等人倡导的宗教改革,从异化的教廷禁锢下解放出来,欧洲踏上了全面复兴之路。
   4、在人人疾呼社会共建的的今天,虽然国家有关见义勇为的典型报道不在少数,但对日趋冷血的人们似乎毫无用处。有人说应该用法律来强制扭转如今社会的麻木冷漠现状,您觉得行之有效的调理之道应该是什么?
   傅国涌:通过立法来解决道德、人心层面的问题收效不会太大。即使有,也是一把双刃剑,指向人心柔软部分的功能不应该强制解决,如果法律的强制作用如此之大,那就是将刀剑的作用延伸到了道德领域。关键还是要通过社会变革,通过进一步的舆论开放,包括媒体日复一日的讨论,通过信仰自由所赋予全体的公民的信仰空间进一步扩大、健全,这一切当然有赖于体制性而非政策性层面真正确立保障这些权利。这需要时间,长期累积起来的道德沦陷不能指望一个晚上就能轻易解决。时间是最好的解毒剂,也许一代人的时间都不够。
   5、很多人不愿多管闲事是怕引火烧身,以致有老人被撞而无人问津,小偷抢劫日渐猖狂。那么,普通人如何与社会(个体)相处,才能利人又不损己?
   傅国涌:关键是政府要开放一些社会领域,由民间来做,特别是涉及公益、慈善的部分丑闻不断,为世人唾弃的情况下,应该积极鼓励、帮助、支持民间团体的成长,并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有些价值标准不应该由政府去制定,而应该让民间自然形成。个体生命之所以不敢做好事,面对他人的危难不敢伸出援手,是因为代价不可预测,我们的社会充满了不确定性,连爱心都不可带来不测之祸。要重建这种确定性,要靠推动社会良性变革,确立全新的社会规范才有可能。
   6、目前一些社会团体或个人也做了一些构建美好社会的举措,譬如微博随手拍解救拐卖儿童。您觉得这种依赖于科技平台的行动能持久吗?在您看来,通过哪些方式又由哪些人带领,才能把这种尝试的效果发挥到最好?
   傅国涌:这些临时性、偶然性的行动因为得到官方许可合配合,表面上似乎产生了一些新闻效应,实际上不可依靠,更无法持久。在目前情况下,很难说采用哪些方式哪些人带领来做这些事效果最好,只要公共平台存在,只要制度性的保障确立起来,无论什么方式、什么人都可以做出结果,否则什么人、什么方式也没有用。
   7、7·23动车事故过去不到半个月,网上多数最初激怒异常的民众就将实现转移到了柴盐酱醋茶上,中国人太善于隐忍和遗忘,因此难以吸取教训。您对民众的善忘有何看法?该怎样改变这种现状呢?
   傅国涌:民众的善忘是不正常的,但在这个时代,新闻热点一个接一个,层出不穷,一个热点覆盖另一个热点,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千万不要忘记,外在的压制使民众无法持续保持对动车事故等悲剧的关注,这才是根本原因。所以,要真正改变这种善忘、淡忘、健忘,不能单纯从民众自身入手,而要从建设一个健全的、开放的外部环境着手。,道德的问题要从道德以外寻求破解之道,民众的善忘也不能只在民众身上找原因。
   8、这个世界会好吗?
   傅国涌:有限的人诚然是靠不住的,唯一可以依赖是是超越的无限的上帝。上帝有他的时间,有他奇妙的计划。道德的重建确实比制度的转换更为困难,制度可以通过立法很快解决,道德的沦丧决非短期可以解决。我不知道世界会不会好,但我知道,历史往往在绝望的时候开出新的道路。
 
 
 
 
 

上一篇: 民国课本小史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214)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24日, 12:0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