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游戏的几种可能

对于普梅轮流坐庄,分析家普遍认为,自明年起,俄罗斯至少还有12年是属于普京的,还有人看到了2036年,更有乐观者算到了2048年,过程如下:

2000-2008,8年,普京任总统,48-56岁(1952年生);

2008-2012,4年,梅德韦杰夫任总统,43-47岁(1965年生);

2012-2024,12年,普任,60-72岁;

2024-2030,6年,梅任,59-65岁;

2030-2036,6年,普任,78-84岁;

2036-2048,12年,梅任,71-83岁。

上述计算的假设条件是普梅二人能够活到84岁。与里根长寿93岁、78岁高龄时还担任美国总统相比,这样的假设并不离谱。如果视梅氏为普氏的影子,那么到2048年,我们可以说普京先生总共统治俄罗斯长达48年。若再算上1999-2000年的总理任期,刚好半个世纪。这是所有独裁者都梦寐以求的数字。

人类历史上,实现“大满贯”梦想的君主不太多。中国,在位最长的玄烨,61年,更长的可能也有,没仔细翻那五千年折腾史。外国,据说要数古埃及的佩皮二世,在位90多年,但这仅仅是传说;史据可靠的是法王路易十四,在位72年(1643-1715)。俄国历史上,在位最长的当属第一位沙皇“伊凡雷帝”,51年(1533-1584);其次是彼得大帝,43年(1682-1725);近代是斯大林,统治前苏联29年(1924-1953)。普京的志向是做伊凡、彼得还是斯大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可否做得成。

变数其实很大。比如2012年大选时,俄共、自民党等不干了,发起抵制运动;比如2018年换届时,人民认清了普京做大帝的愿望要远远超过把俄国变成大国的愿望,不再选他;比如油气资源不能再让个人收入增长了;比如在面包之外,言论自由等其它东西逐渐消失时,俄罗斯人民又念起了叶利钦民主的好来;比如普京身边的亲友们,撕破原先伪装的面纱,急吼吼地开始大肆掠夺,就像“为人民谋幸福”的中国领袖们的子女一样,俄罗斯人民终于醒悟;比如……。当然,情况也可能比普梅二人预想的还要好。比如普梅二人都像里根那样长寿,两人中的一人便可多干一届,游戏可延长到2054年终结;又比如,2012年普京当选后再次修宪,将每届任期由6年延长至8年甚至更长(梅氏就成功地将4年改作6年),或干脆学查韦斯和金正日,取消限制任期的“陈规陋习”——老子想干多久就干多久。

2、游戏的结局

自原始社会解体之后,权力就成为人类难以摆脱的毒魔。无论当权者在获取权力的当初,“为人民谋幸福”的愿望是多么真诚,只要失去制约,最终走向独裁与贪腐都是确定无疑的。而独裁者的结局,大多悲惨,即使轮不到他本人,但一定会降临到他的子孙或其他继任者身上。齐奥塞斯库夫妇不必例举,其他红色极权也不必列举,近年来几位独裁者的下场,人们耳熟能详:

萨达姆,统治伊拉克24年(1979-2003),2006年12月被处以绞刑。

本·阿里,统治突尼斯22年(1989-2011),今年1月逃亡到沙特。

穆巴拉克,统治埃及30年(1981-2011),至今还躺在铁笼中受审。

卡扎菲,统治利比亚42年(1969-2011),现逃亡中,下落不明。

不能否认,萨达姆、卡扎菲等,掌权当初,也是信誓旦旦地“为人民谋幸福”,所在国都一度成为本地区最富有的国家,国民的收入也显著增长。最终被人民所抛弃,原因无外乎两个:一是亲朋权贵大肆掠夺;二是面包之外的人民权利(民主、自由、尊严等)尽皆丧失。

即便是那些至尊独裁者,希、斯、毛等,革命之初也有真诚的成分,后来走向独裁、反动,都是缘于权力失去制约。所幸的是,西式民主思想的发展,特别是美式民主政制的诞生,让人类找到了禁闭权力的笼子。不能说这是最好的,但确实是现今最不坏的。

领袖人物对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的引导作用要大于常人,这是客观事实。但如果一个民族对领袖产生了膜拜,或一个国家被某个领袖所绑架(),则民族的前程黯淡无光、国家的前途动荡坎坷。日耳曼人膜拜过希特勒,斯拉夫人膜拜过斯大林,龙的传人膜拜过毛泽东,这些民族便相继遭受到亘古未见的苦难,这些国家也在阴谋与反阴谋的残酷的内部游戏中一次次折腾,直到领袖完蛋为止。丘吉尔、戴高乐、艾森豪威尔,是二战时期拯救了国家的英雄,胜利后,英国人理性地“抛弃”了丘吉尔,法国人幸运地碰到了戴高乐的主动引退,美国人用宪法强制了艾克只能干8年,于是,这些国家的人民便享有了民主、自由、富庶和尊严,国家也便进入全球最发达的行列,政治良性循环,社会理性健康。

人类社会进入去除皇权的最近一百年来,其发展进程揭示了一条明确的道理:靠领袖带路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只有通过民主手段将主导权掌控在普罗大众手中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民主手段中最有效的一种,就是选票,人手一张的选票。

就普京所掌控的政治资源而言,明年胜选,几无悬念。就9月24日他在统俄党大会上高喊“有人反对吗?反对者在哪呢?”而言,日后走向独裁,也是可以预见的。有一点需要说明,就普京过往的政治表现来看,他是一个对俄国利益有着精准把握和坚决手腕的标准的爱国者。这一点,与中国那些台上喊爱国台下送妻儿出国的裸官们相比,完全不同。

一种观点认为,俄罗斯的民主倒退,不是倒退回苏联,而是向沙俄传统倒退;不是向列宁-斯大林主义,而是向东正教倒退。姑且认为这一判断是准确的,那么,普氏的目标就是要打造现代沙皇。

即便普京的“彼得大帝式复辟”能够成功,那也仅仅是一场复辟,一场轰轰烈烈的复辟而已,绝不可能终止俄罗斯人民走向民主自由的进程。事实上,94年前,俄罗斯人已经经历过一次专制复辟。1917年,“十月革命”窃取了“二月革命”的胜利果实,成功地复辟了沙皇式的红色极权统治,直到74年后的1991年,苏联解体,民主之光才重新回照俄国大地。对于和中国人一样拥有强大奴性基因的俄罗斯民族而言,极权主义复辟很难避免。民主道路的曲折性就在这里,对于拥有一半东方性格的俄罗斯人是如此,对于拥有“完美”东方奴性的中国人,更是如此。每一个矢志于大陆民主进步的中国人,应当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在多篇博文中,笔者一直认为“极权主义与中华民族具有更多的亲和因子,它们之间最容易产生共振”,也就是想表达中国民主道路曲折之意,但绝不等于说民主自由永远与中华民族无缘!

旁观普京的民主倒退,遗憾于梅德韦杰夫的灰暗转身,耳听中国权贵和脑残们的欢呼雀跃,不应当成为民主觉醒者们的兜头冷水,而应当成为催人奋进的刺耳号声。

清醒的俄国人还是有的,资深财长库德林,在闻听轮庄游戏的消息之后,立即宣布辞职,拒绝与梅普二人合作。而反对派领袖也召开发布会,抨击普京侮辱宪法的行为,并警告说普京将成为穆巴拉克和卡扎菲一类的人物。

未来俄罗斯是否会出现卡扎菲,俄记卡扎菲姓普还是姓梅,不能确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只要轮庄游戏玩过十年,俄国就有可能爆发第二次民主革命(叶利钦领导的1991年革命是现代俄罗斯的第一次民主革命)。这就是游戏的结局

3、中国人高兴啥?

普梅怎样玩,以及游戏会有怎样的结局,那是俄罗斯自己的事,本无关中国。但一些国人却为普京“王者归来”高声叫好,令人匪夷所思。

军事网上一篇文章说,“普京连任,是俄国人之福,也是中国人之福。起码,十二年之内,美国想发动针对中国的战争,多了一个大大的忌惮。……如果普京让中国躲过了这一场战争,中华民族将迎来真正的复兴。”(《普京让中国躲过了一场战争》)

乌有网上一篇文章说,“苏联解体,一个强大的大国轰然倒塌,西方不依不饶依旧支持俄罗斯国内分裂势力,企图完全毁掉俄国的广袤领土!……俄罗斯老百姓已经醒了,觉悟了,他们终于要大声对自由派喊一声——滚出去!”(《自由派,滚出我们的家园!》)

作此类文章的中国人,对普京情之浓,对俄国爱之深,对美国恨之切,真是无以复加。

渴望独裁与奴役、高叫自由滚蛋,人类怎有如此下贱的种群?

将中华民族的复兴寄托在俄国强人的身上,这是何等卑贱的国民?

深爱割占自己国土的强盗国家的“广袤领土”,这是怎样糊涂的民族?

将本国国运托付于几度蚕食自己的敌国,这是何等悲哀的国度?

但凡读一点近代史的人,都应当明白:是谁带给近代中国最深重的灾难?又是谁几次出手相助?

在《辛亥百年话革命》一文,笔者指出,近代中国的三场革命,孙领导的民主革命、蒋领导的国民革命、毛领导的倒蒋革命,背后的总导演,分别是祸害中国最烈的日本和苏俄。文章并考查了中国的革命家们对它们的依附关系,以及送山送岛送土地的卖国史实。

军事网那篇文章特意提到了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搅局,却不提一件事实,那就是俄国人只做不说,小动作不断,几十年来持续向越南提供军援,倾力帮助这个在南海地区唯一有能力对抗中国的邻国。中国人,中国的领导人,请让外交部列出清单,睁开眼睛看一看,50多年来,是谁在武装中国南疆的两大劲敌越南和印度,是苏俄,而不是美帝。不要再为那可耻的意识形态来源地辩护了!

每当朝鲜半岛发生危机时,“智囊”们总是建议中俄携手对抗美国,岂不知,朝鲜只是中国的包袱,俄国人和美国人一样,都希望中国永久地背上。历史经验证明,在保障国家利益的前提下,俄国人可以随时与敌人交朋友,也可以随时出卖朋友(萨达姆、卡扎菲都是例证)。与中国为了一人之利可以糊涂出兵,为了一党之私可以随时让渡国家利益相比,俄国人拥戴独裁尚有利益回报,而中国人捧独裁者的臭脚,通常是人、财、地尽失。

自1858年5月28日《瑗珲条约》签订之日起,到1944年强行吞并唐努乌梁海地区为止,在80多年时间内,俄国直接割走或肢解中国领土超过30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现有版图的三分之一。攫取中国土地的时间,既有沙皇时期,也有与中共称兄道弟的列宁-斯大林时期,甚至还有国力相对衰弱的叶利钦-普京时期。如果说日寇对中国的侵害是短期性的话,那么,俄国对中国的侵害则是恒久性的,在中国谋划大国崛起的今天,这一感受尤为苦痛!

不妨简要回顾一下中共领袖称之为父亲的斯大林,以及中共称之为老大哥的苏俄,及旧俄、新俄,对中国的“友好”史:

1858年,亚历山大二世当政,签订《中俄瑗珲条约》,攫地60万平方公里。

1860年,亚历山大二世当政,签订《中俄北京条约》,攫地40万平方公里。

1864年,亚历山大二世当政,签订《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攫地44万平方公里。

1881年,亚历山大二世当政,签订《中俄伊犁条约》,攫地7万平方公里。

1900年,尼古拉二世当政,出兵侵占江东六十四屯(3600平方公里),六千多中国居民被杀。

1921年,列宁当政,苏联红军进占外蒙。1945年雅尔塔会议,斯大林强迫国民政府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遭婉拒。1950年,毛泽东与斯大林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正式承认外蒙独立,156万平方公里土地就此脱离。列宁,这位宣传“无产阶级无祖国”的革命导师,为了迷惑中国的追随者,曾经许诺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但从未兑现过。

1929年,斯大林当政,苏联红军侵入东北,争夺中东铁路(哈大线),击败中国守军,并占领黑瞎子岛。

1944年,斯大林当政,强行将中国唐努乌梁海地区并入苏联,并更名为“图瓦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2001年中俄签订《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正式承认唐地为俄领土(条约第六条),17万平方公里土地终归俄人所有。

1950年,斯大林当政,中苏签订《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中方承认清政府与沙俄签订的所有不平等领土条约,承认外蒙古独立,承认海参威、江东六十四屯、“新疆北郊”为苏联领土,承认乌苏里江三分之二的江域以及图门江出海口是苏联主权。

1950年,斯大林当政,先是怂恿金日成入侵南韩,接着又诱使毛泽东出兵朝鲜,让中国背上沉重的战争债务。此战迟滞中国的发展当在10年以上。

1962年,赫鲁晓夫当政,中印爆发边界战争,苏联支持印度。

1969年,勃列日涅夫当政,出兵侵占珍宝岛,中苏小战。

1979年,勃列日涅夫当政,中越爆发边界战争,苏联支援越南,并在中苏、中蒙边境陈兵百万,伺机入侵。

1999年,叶利钦当政,中俄签订《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再次对1950年斯大林当政时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中,有关中方承认清政府与沙俄签订的领土条约,进行再次确认。

1999年,普京当政(任总理),输油管道项目从此变成他戏耍中国的招亲绣球,一耍就是十年。

2004年,普京当政,中俄签订《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一半黑瞎子岛划归俄国,约180平方公里。

2009年,梅德韦杰夫当政,2月15日击沉中国“新星”号货船,8人死亡或失踪。6月29日,强行关闭切尔基佐夫市场,洗劫华人商铺,女摊主们因破产而哭倒在地。

2010-2011年,梅德韦杰夫当政,南海危机,俄国加紧向越南出售先进武器,包括基洛级潜艇、苏-30战机、导弹艇、反舰导弹等。

俄国,这个在17世纪初还不与中国接壤的欧洲国家,竟然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内就变成中国最长的接壤国……种种史实与现实,哪里值得中国人引以为朋?

中国人,你究竟高兴个啥?

49年之后的谎言宣传,让不少国人至今还深陷“以狼为友、以友为敌”的混账逻辑里不能自拔,更有文革余孽不遗余力地为列-斯故国摇旗呐喊。人家早已遗弃了这两位红色沙皇,我们还躺在意识形态粪堆上逐臭、食秽。有这样的国民、这样的政党,“在未来某个关键时点,如果中国再次在俄国人面前丢失重大利益,犀利公不会觉得意外。”(《辛亥百年话革命》)

普梅轮庄,犹如给中国的权贵集团送来一剂春药,毛左脑残们的愚蠢鼓噪,更是壮了他们的专制之胆。毛思想五个字也开始回归红色教义,明年那个会的人事基调想必也会调整。但倒行逆施往往不是坏事,这正切合了中国人“不到烂透不动手”的积习,变革或许会被迫早些到来。

4、谁能够让中国躲过战争?

军事网上那篇文章说,普京可以让中国躲过一场美国人发动的战争,幼稚至极。

通过战争来迟滞中国的发展,会是俄、日、印等国的期盼,但不会成为美国主流政治的思维。这是由美国的全球战略规划决定的。美国的全球战略规划,简而言之就是:为确保美国独大,全球各区域的势力应当是均衡的。

拿中国所处的两大国际区域来说。东北亚,以朝鲜问题为核心,由中、日、韩、俄4国角力,由于四国都很强,所以始终处于力量均衡状态,美国可以引而不发。东南亚和南亚,以南海问题为核心,由中、越、菲、印4国角力,由于中方实力超过越、菲、印三国,甚至加上马来西亚、印尼、文莱以及中华民国台湾,共7个国家和地区的军力总和,所以美国有点紧张,便力挺那7个小兄弟。

一位自号鹰犬的先生,说美军包围中国,中国人今后可能会沦为美国的亡国奴。许多毛左更是将这一说词当作忽悠民众重新皈依毛教的口号。这是对美国全球战略缺乏认识的肤浅喧闹。美国和西方担心中国的经济成长与意识形态产生杂交,横生出类似于希魔、日魔或斯魔那样的怪物来,这是事实。但美国对中国周边“列强”的实力(俄、日、韩、印、越),以及中国国内公民意识的成长现状,也有极为清醒的认识,知道中国尚不具备变成噬人暴龙的条件。

2011年5月1日拉登被击毙之后,GDP全球第二的中国,已经排到了美国战略目标清单的第一位。这也是事实。中国以前所奉行的韬光养晦策略,目前已经到了结账期。美国制订的“结账”程序是:先结小账,后结大帐;先结近账,后结远账;先由别人结,后由自己结。南中国海,无疑是第一笔小账、第一笔近账、第一笔由别人代结的账。美国人不会出面结小账,结大帐即价值观之账,也是以中国国内力量为主,不会硬来。详见拙作《由南海危机引发的思考》。

回答网友关心的几个问题。

问:美国在什么情况下会直接与中国交战?

答:和平巨龙真的变成红色暴龙。

问:美国会发动一场针对中国的战争吗?

答:会的。不是枪炮战,而是价值观之战,而且战争早已开始。

问:未来中国会有枪炮战吗?

答:会有的。东海、南海、长白山、喜马拉雅山,都可能有。直接的敌人不是美国,是谁,你知道。

问:究竟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答:拿掉意识形态眼镜,你很容易看清楚。

问:我们害怕战争吗?

答:组织怕,人民用不着怕。

问:普京会帮我们躲过战争吗?

答:扯淡。他会帮我们把战争扩大一些。

问:谁能够帮我们躲过战争?

答:民主之政体,普世之价值。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