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后羿,难道只能成为夏民?时日曷丧,予与汝偕亡!只是,那劈死农夫的闪电,却也没有勇气指向太阳。

 

 

劈死农夫的闪电

 

文/钟畅宇(华东政法大学)

 

 

假想敌

诗人遗失了他的笔,

民工弄丢了他的车票;

那是一杆光秃秃的笔,

他把它叫做抢;

那是一张皱巴巴的车票,

他把它叫做远方。

于是,

他再也写不出悲伤的诗:

画下山峦与果园,

讲述光明与黑暗,

描摹启明星

以及多年前目击的那个夏天。

所以,

他今年见不到五岁的儿子:

炫耀一年的收成,

卸下三百六十五天的悲伤;

蛇皮袋内送不出的玩具,

出租屋里昏暗的灯光。

来!

你告诉我:

是谁夺下了诗人的笔,

是谁抹去了民工的远方?

蟾蜍爬上水管,

车轮碾过螳螂。

 

隐喻

在不能站立的土地上跪得太久,

脊骨就没有用了,

拆下来当尾巴吧;

在不能说话的地方沉默太久,

灵魂就没有用了,

抽出来卖掉吧。

现在,

你来告诉我,

在这太阳之下,

为什么还会有漫无边际的黑暗?

八个和四个,

是太阳系与旗帜的区别。

他们问:

为何这鲜血一般的颜色是如此的刺眼?

星星们不说话,

只是静静地看着那片广场。

没有后羿,

难道只能成为夏民?

时日曷丧,予与汝偕亡!

只是,

那劈死农夫的闪电,

却也没有勇气指向太阳。

 

 

(采编:应鹏华;责编:黄理罡)

 

 

您还可能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