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提醒我要不要对车延高事件说两句,我说为什么呀?他想了想,“你以前不是在纪委工作过吗?车延高可是你的前同行”,“这事值得说吗?”“绝对值,牵涉到诗歌、羊羔、、文学还有纪检委”,“买糕的,恐怖片吗?”……老实说,这些年,我既不关注文学(特指中国文学),也不关注纪委(特指中国纪委……)。尽管经常有人说XX是当代的鲁迅,XXX有鲁迅的风格,我也不太关注鲁迅,很多感觉和感情说不清楚,但还是研究了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奖,叫“鲁迅文学奖”,里面有个类,叫诗歌类,于是有个人,叫车延高,得了这个奖,但身份比较特,是位市纪委书记。网民搜索到他曾写过关于“徐帆”的诗,歌词蹦蹦跳跳,有人手欠顺手起了个名字叫“羊羔体”,于是吵翻天。如果说作品是自己的儿子,或者儿子是自己的作品,那么李刚和车延高可以一起喝杯酒,他们是本周最不幸的两个官员。但我仔细看这些资料,觉得外界对车延高的批评,多少有点冤枉。其实,车延高拿出我们老纪委的做派,做一只“沉默的羔羊”,过不了几天,一切都欧喔了,但车延高和作协都给予回应,反而越炒越大。

作协的解释能自圆其说的,那些羊羔诗并不在参评范围内,而且是人家以前或者说是在别处发表的,谁能保证自己能到处口吐莲花?都是先有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才有高潮,是吧?还有人认为有行贿,从经验看可能性不大,纪委书记犯不着给作协行贿。不仅仅是纪委官员有基本的素质,也包括对作协的基本印象,作协不给官员行贿就算行好,怎么敢接受官员行贿?所以,作协说“请拿出证据”,这句话其实很给力,不能因为作协以前作过邪就要否定她做的所有协。

我理解大家的愤怒是因为“鲁迅”两个字。有人说如果这个奖叫“郭沫若文学奖”就没这么大争议了。其实叫郭沫若文学奖还是鲁迅文学奖,都不是给文学颁奖,经常是一群政府喜欢的人给另一群喜欢政府的人颁奖,大家懂的。还有人说,鲁迅活着,他会答应吗?我不得不告诉你,鲁迅已经死了,他要作为一个作家活着,要么苟活着要么像狗一样活着,他的命运尚且可能如此,何况以他名字命名的奖?在一个已经基本上没有文学的国家里,还要给文学颁奖,归根到底都是“矛盾文学奖”。

所以,面对这样的一个奖,不要操心太多,让人家好好玩,不理就是了,如果大家都认为这次评奖有多么不公平多不什么什么的,反而是因为你太重视这样的奖,一定意义上是在帮这个奖来炒作,所以,我反对炒作这么个奖。我还想强调一点,现在中国任何一个类似的奖,都不值得大家投入这么大精力去喜欢或者愤慨。就好像新闻业,有很多不错的记者,根本不会在意有没有得那个什么新闻奖,他在意的是他的文字能作为一种优质的记录,清晰地流传下去,如果给他一支河蟹,他会觉得既犯难又耻辱。(摘自《中国新闻周刊》网站http://column.inewsweek.cn/column-257.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