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澧 | 欲占华尔街,先乱西雅图

作者:吴澧 | 评论(2) | 标签:华尔街, 西雅图

这几天,从资本主义旧世界的心脏——纽约传来的消息,令国内革命群众和爱国青年心情激奋,斗志昂扬。美国劳动人民要占领华尔街!这世道真的要变了!

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美国大概也不是那么容易垮掉的。而且《圣经》说得好,“太阳底下无新事”,所谓的“占领华尔街”,真就那么新潮?

西方这股潮流,其实是从1999年WTO部长级会议开始的,断断续续一直蔓延到现在。因为最近在休假,没有特别注意华尔街的示威。十二年前那场暴乱,本人即使算不上身在现场,至少也在会议地点西雅图,倒是有些记忆可以分享,特别是关于警察和示威者的互动。从历史,我们或许可以推测正在展开的前程。

(题头图:参加1999年西雅图反WTO示威的同性恋权利争取者。)

话说那个星期,西雅图照例冷雨绵绵;市中心WTO会场,却是热浪滚滚。

说WTO会场热浪滚滚,并不是指会议开出了什么名堂。中国即将加入WTO,这个要为新世纪的贸易协商定基调、定谈判内容的WTO第三届部长级会议,却闹得不欢而散,连个公报都没法发表。说“热浪滚滚”,是指大街上的闹剧。可惜本人见到的也有限。不是不想看,而是进不去。11月30日晚上,笔者前往西雅图市中心,走到第五大道——西雅图的第五大道,虽不如纽约的有名,却也是纵贯市区的通衢——就给警察拦住了。

世贸会议应该在这天开幕。早晨,看着情况也还正常,就见很多劳联-产联(AFL-CIO)的工会工人在准备游行,扛着“WTO摧毁了百万美国职位!”之类的大牌子,向指定区域集中。警察并没有如临大敌的样子,本人更不在意——这是美国,民众游行有什么少见多怪的?

下午三点,预定与总部开电话会议时间。走进会议室,但见当地同事都是一脸的激动,不谈正事,却对着电话大叫:我们这里沸腾啦,直升机在转,摧泪弹在炸,子弹在飞,You miss the fun(你错过了热闹)!

一位同事告诉我,西雅图上次有人砸商店玻璃,还是六十年代反越战的事。怪不得都这么激动,多少年没见这西洋景了。

这就是美国式的天真了——换了别的国家别的城市,大概决不会在如此重大的国际会议期间,同意工人和学生游行。但在西雅图,民主党的谢市长(Paul Schell)、 警察局的谭局长(Norm Stamper)只是请申请游行的各方开了个会,让他们保证不会有暴力行为,就一切OK了。

看来市府和警方不相信会有暴乱。但是,他们没料到的是,“反对全球化”已经成了西方要改变资本主义制度的各类思潮和势力的战斗口号,激进分子正从各地奔西雅图而来。从美国左派学生运动的温床——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区来的无政府主义学生,已经住进了华盛顿大学。

当天下午,当工会和穿着海龟背心的环保主义者(他们要求禁止进口海虾,如果捕捉时用的是没有海龟逃生洞的网;美国国会批准了这一提议,但被WTO裁定为违反国际贸易协定)的游行队伍通过西雅图市中心时,突然出现了一群戴着黑头罩的年轻人,他们手拿铁锤,开始捣毁商店橱窗。大吃一惊的和平示威者对着这伙人高叫“可耻!可耻!”大吃一惊的警察则开始驱散人群,于是就有了笔者在会议室里听到的(夸大的)一幕。

下午四点,谢市长宣布市中心通夜戒严。公司员工纷纷夺路回家。因为住的旅馆就在警戒线一街之外,本人干脆上街看热闹。虽说没能越过第五街,警察的阵容还是见识了。与早上相比,装备完全不同了:防毒面具,盾牌,避弹背心,等等。笔者最感兴趣的是他们手里拿的枪——枪身很短,枪管却很粗。奇怪,这么粗的枪管,会发射什么样的子弹?后来,见到警察对不听警告、坚持要走向警戒线的一个年轻人开了一枪。从声音、从那年轻人似乎被踢了一脚的样子来判断,这该是使用压缩空气的气枪。打在那年轻人腿上的“子弹”,是可乐罐似的铝质空筒。怪不得,放了一下午的“枪”,也没听说有谁受伤或被打死。

戒严区内不时有人走出。大多是男女青年,佩着WTO三字被打了条斜红杠的徽章,嘻嘻哈哈的,一付胜利凯旋的样子。他们并不回头看警察,警察也不回头看他们,彼此装作井水不犯河水。

看着不象会有事,赶回旅馆吃饭,餐厅十点以后要关门的。在餐厅里听人讲,警戒最严的是北面,从华盛顿大学进入市区的那几条路。主要还是防备外州来的激进学生。

饭后看十一点的晚间新闻,哎呀呀,I missed the fun(我错过了热闹)!别看警戒线处很太平,市中心仍有不少示威者,最后的清场是九点开始的,正是在笔者回旅馆吃晚饭的时候。从电视里看,警察举着气枪,把人朝外赶,不退的就对着肩膀或大腿打一枪,中枪者踉跄倒退几步,警察立即抢上几步。这办法效率不高,但不会有重大伤亡。

当晚的西雅图电视,对警察批评很多。一是骂他们笨,未作好应付可能出现的破坏行动的准备,闹得会议被迫取消开幕式,太丢美国的脸;二是嫌他们效率低,赖在市中心的也就百来号人,到半夜才最后清理完。看来,这类批评使警察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伤害,第二天,12月1日,警察大反攻!凡是进入戒严区企图示威的,拖上警车就送拘留所,一天捕了六百人。警戒线边,也是态度粗暴。笔者料到今天警察会表现威猛,克林顿总统要去会场讲话呢,所以忙着办正事,就不去市中心自找麻烦了。本人的中国经验果然灵感光。可怜某些糊涂洋同事,上班时心有余悸,说是见到警察在戒严区外莫名其妙地追人:It could be me(说不定就轮上我呢)!

这一晚的西雅图电视,又是对警察的猛烈批评。不过这回不是说他们反应迟缓,而是说他们反应过度。一个女孩哭诉:她在戒严区外摇下车窗,想问警察如何绕路,没料到警察的回答竟是喷进车里的辣椒雾剂。显然,有些警察太紧张了,神经崩得太直了。

星期二示威者大嚣张,星期三警察大猖狂。星期四,12月2日,两边的头脑开始冷静下来。示威者撤出市区,不再拦阻WTO会议代表。他们移到郊区的拘留所外围,要求释放他们的同志。市区的警察也换上常规制服,脸上又有了笑容。只有在拘留所外,仍有穿着防暴装备的警察与示威者对峙。即便是对峙,示威者也换了策略。他们手拿鲜花,向警察表示和平意愿。警察也只是保卫拘留所,并不主动驱赶示威者。

星期五,12月3日,路边的电线杆上,已经贴满了当地公民自由联盟的告示:凡是受到或见到警察不当暴力的人,请与他们联系,他们正在调查这一事件中警察的表现。星期二晚上电视播放的清场录像中,有一名警察,当一个与他争执的示威者主动后退时,他追上去朝那人腿上射了个铝质空筒。这是不必要的暴力。当地报纸报导说,该警察已经被停职。他倒是一贯执法优良,这是第一次受惩处。

再后来,市府开了两次民众听证会。谭局长检讨自己没有处理好会议期间的示威。为方便调查工作的进行,决定引咎辞职。

一般的市民倒也不认为警察有多大责任。与我谈起此事的人,都对部份无政府主义学生的破坏行为深恶痛绝;对自己深为热爱的美丽城市西雅图,居然成了用暴力抵抗全球化的代名词,感到十分无奈。圣诞前夕,当地一些公司送了每个雇员二、三百大洋,作为去市中心购物的专款。市中心的商店在WTO会议期间受了损失,算是大家帮帮他们的忙吧。

一个如此对待示威者的国家,“占领华尔街”——他们和十二年前的西雅图示威者是同样的组份,只是把打了红杠的WTO换成打了红杠的华尔街——能闹出什么了不起的名堂吗?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吴澧的最新更新:

蒋总统赋诗,毛主席对句 / 2011-10-10 09:20 / 评论数(11)火烧阿房宫,客毁褒城驿 / 2011-09-30 08:16 / 评论数(6)原则下卫国,宪法内反恐 / 2011-09-22 14:05 / 评论数(5)逢阿毛忌日,说江青轶事 / 2011-09-16 16:26 / 评论数(14)奥巴马有种,飞海豹用命 / 2011-09-07 13:12 / 评论数(5)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19日, 6:0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