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发生过九起自焚的阿坝格尔登寺,两位年轻的西藏僧侣无惧地举起尊者达赖喇嘛法像。(转自Facebook)

这两篇文章转自灰記客()的博客:http://greyreporter.wordpress.com/虽然作者在写这篇文章时,境内藏人的自焚尚未至今天已经十一起、且已经牺牲五人(包括20岁的女性僧侣丹增旺姆)的地步,但所提及的问题仍然是至关重要的,发人深省的,见本帖中的黑体部分(乃我所加)。

灰記客:藏人地區,再見自焚
Posted on 八月 16, 2011 by greyreporter
http://greyreporter.wordpress.com/2011/08/16/tibetan-monk-burns-himself-to-death-in-china/

在面書上有人分享一則新華社也承認的新聞,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一名年輕僧人自焚而死。

BBC中文網報道,設在倫敦的自由西藏網說,這名自焚僧人是29歲的次旺羅布。報道說他在周一中午在甘孜州的道孚縣自焚後死去。據報道,當地旅館一名接待人員目睹了自焚事件。他通過電話對記者證實了自焚事件。他說那名僧人在自焚前曾經散發傳單。

自由西藏網說,自焚的僧人次旺羅布來自靈雀寺。他喝了汽油,並把汽油灑在自己身上之後點火自焚。目擊者說,自焚僧人高喊「西藏人希望自由」,「達賴喇嘛萬歲」和「讓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等口號。

西藏女作家唯色在Twitter上推道︰

「收到藏人消息:今天,8月15日,在四川省甘孜州道孚縣,靈雀寺僧人次旺羅布(諾果)29歲,在縣城呼喊達賴喇嘛萬歲、西藏要自由等口號,拋撒傳單,用汽油焚燒自己壯烈犧牲,軍警企圖搶奪諾果遺體,但在民眾的包圍下未能得逞。諾果遺體被送往靈雀寺,但該寺現已被軍隊包圍。呼求關注!

「收到藏人消息:09年2月27日,四川省阿壩州阿壩縣格爾登寺24歲僧人扎白自焚被軍警槍擊致殘;11年3月17日,該寺21歲僧人平措自焚遭軍警毒打而犧牲。11年8月15日,四川省甘孜州道孚縣靈雀寺29歲僧人次旺羅布自焚而犧牲。這三起僧人自焚事件,證明了藏地現實的殘酷。」

僧侶自焚,令灰記回到六十年代,還是兒童時期依稀見過報章上有越南僧侶自焚,感到十分震憾,不明白為何和尚要自焚,覺得活活把自己燒死是何等殘忍、痛苦和令人不解的舉動。後來大一點,好像在電視也看過這些畫面;後來再大一點,知道和尚自焚是表達對自由與和平祉願,希望美國撐腰的南越政府和越共不要再打仗,不要再壓制人權,不要令國家繼續陷入生靈塗炭的悲慘局面。

第一個自焚的越南僧侶是廣德長老,他於1963年6月11日自焚,抗議吳廷琰政權壓迫佛教徒及取締宗教自由。據真空法師(高玉鳳)在《真愛的功課》的記述︰「看到他勇敢和平地安坐,全身著火。他靜止不動,四周的人卻在痛哭,在街上跪拜下來。」同年,有更多僧侶自焚犧牲,包括願向法師、妙光法師、清慧法師。真空法師寫道︰「自焚看來是一種暴力行為,但如果我們進入自焚者的心中去體會,便會發現這是無私的奉獻,是愛的表現。要打動鐵石心腸的人,需要付出極其珍貴的獻禮,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據說這些勇敢的自我犧性行為,後來終於觸動了美國青年學生,積極反對政府派兵往越南。不過,當時越南交戰雙方處於冷戰高峰,思維兩極化,越南僧侶的自我犧牲並未能令交戰雙方反省,南越政府認為這些僧人是越共的同路人,而越共也懷疑他們背後受美國操控。四、五十年過去,戰爭開始被人遺忘,越南共產黨與美國人修好,但他們有否想起那些自焚的僧侶?

這兩年年輕的西藏僧侶再度用這種平常人來極為殘忍、痛苦的自我犧性舉動,向外界呼籲關注藏人的命運。年輕藏人僧侶的自焚,更令人感到震撼。第一,中共統治西藏超過五十年(由五九年算起),這些年輕僧侶都是紅旗下長大的藏人,受的都是「愛國主義」教育,並非「舊社會」過來的人;第二,中共聲稱改變了西藏貧窮落後的局面,改變西藏「農奴」社會的黑暗制度;第三,中共對西藏寺廟和僧侶進行嚴格的管理。為甚麼這些在新中國下長大的藏人會有如此大的委屈,對已離開西藏超過五十年達賴喇嘛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回想起當年那些自焚的越南僧侶,得不到充滿冷戰思維的交戰雙方的理解,但至少引起自己同胞和美國社會的關注,令越來越多人反對美國介入越南。再看今天這幾位自焚的西藏僧侶,並不如真空法師所言,能「打動鐵石心腸的人」,中共的警察對自焚的僧侶沒有半點悲憫,中共統治者更不會有任何善意回應,也得不到國際社會的任何關注。但也許他們的犧牲已在藏人心中播下種子,令藏人更為團結。

回想四、五十年前,越南陷入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你死我活的戰爭,沒有空間裝載僧侶的和平理念;再看今天漢人的功利實用主義與藏人普遍注重靈性生活不容易調和的矛盾,僧侶站在藏人的最前線,表達藏人不容易為漢人理解的憂思︰先不說對藏人的高壓統治。藏傳佛教在藏地逐漸式微,民族言語逐漸消失,自然環境的巨大破壞,在在都威脅著藏人作為一個民族的生存。

四、 五十年前,越南僧侶的「極端」自我犧性行為,表達的是對和平的渴求,而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即在中國版圖下,享有真正意義的自治,也是一種藏漢共存的和平主張。問題是年輕藏人僧侶的「極端」自我犧牲行為,表達的已不再是對和平的渴求,而是對中間道路未能早日獲得落實的焦慮與絕望,從而演變為更「極端」的行為,即中共所講的「暴亂」,實在令愛好和平,關注藏人命運的人感到極大憂慮!

灰記客:絕望的犧牲?
Posted on 九月 30, 2011 by greyreporter

http://greyreporter.wordpress.com/2011/09/30/die-in-despair/

以自焚作自我犧牲,為的是甚麼?「我們需要宗教自由。」

數天前中國四川省阿壩地區有西藏僧侶自焚,自焚的僧侶共兩人,來自格德寺。其中一人叫洛桑洛桑,他是今年3月16日自焚身亡的西藏僧人平措的弟弟。另一名自焚者叫洛桑貢確。兩人均未足二十歲。

藏人女作家唯色為此作了一首悼念的詩︰

「我兩手手空空,
但右手執筆,左手攥着記憶。
此刻,記憶雖願付諸於筆下,
但字裡行間,全是為遭到践踏的尊嚴
流不盡的淚。」

——:《惟有這無用的詩,献給洛桑次巴……》

海外藏人電台「西藏之聲」報道,「目擊者透露,其中一名自焚僧人很有可能已身亡。洛桑益西表示,(錄音)兩名僧人點火自焚後,立即被用水撲滅身上的火,送進阿壩縣人民醫院進行搶救,但一位目擊者透露,其中一名僧人很有可能已經身亡,截至目前,還無法瞭解更加詳細的情況。而中國官方新華社則引用醫生的話報道說,這兩名僧人受到輕度燒傷,情況穩定。並指當局正對自殺企圖作出調查。

洛桑益西繼續表示,目前中共政府已派遣大批全副武裝的員警、公安和特警全面包圍格德寺和阿壩縣城,實施嚴厲的管制措施。」洛桑益西是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境內緊急情況聯絡小組」成員,他強烈要求中共中央政府能夠直接視察阿壩格德寺的情況,聽取並尊重當地藏人的意願。他說︰「中共政府通常不僅不理會西藏阿壩僧俗民眾為首的整個藏區民眾的真實意願,反而採取鎮壓和欺騙手段,在這種被迫無奈的處境下,先後有很多僧人選擇了自焚。」

這已是今年第三次西藏僧人自焚抗議事件,但似乎仍未能引起中共高層的重視。在中共的傳統思維當中,不聽話的僧人是「暴亂」的根源。正如洛桑益西所言,中共政府對西藏人民表達真實意願時,只會採取鎮壓和欺騙手段。但在「鎮壓和欺騙手段」下,西藏人沒有完全退縮,反而民眾尊崇的僧侶階層中的部分「勇者」 ,以自我犧牲的方式,表達不滿。

灰記是普通人,很難想像自我犧牲需要多大的勇氣及「道德感召」。不過,觀乎歷史,面對勢力不成比例的強權,包括來自同一種族的統治者或外來侵略者,弱勢群體往往只能啞忍、步步退讓,最終忍無可忍才作出垂死的抵抗。

扺抗也分暴力與非暴力,例如現代「激進」伊斯蘭教徒盛行的自殺式襲擊屬前者,絕食與自焚,則可算是後者(起碼從不會傷及無辜的角度看)。自殺式襲擊往往禍及無辜,很容易被對方藉口進行報復,引起更大的傷亡。巴勒斯坦的「激進」份子以自殺式襲擊反抗以色列政府暴行,結果往往引起以色列軍方加倍報復,禍及更多巴勒斯坦人。而絕食與自焚的自我犧牲通常都不會禍及無辜,也沒有傳達以暴易暴的訊息,其「威力」往往比傷及無辜的「暴力扺抗」更大。好像當年反戰越南僧侶的自焚,雖不能感動強權,卻往往感召全世界愛好正義和平的人,譴責美國侵略越南。

在中國的盛世強權下,西藏人爭取真正意義的自治和宗教自由極為困難,而自焚這種自我犧牲對從來都不尊重生命的中共政權似難以起任何作用。不過,灰記反而在想,這種自我犧牲不會是如中共慣常所講,是「達賴喇嘛集團」輕易能煽動的行為。一個人以選擇結束生命的方式表達訴求,已經說明情況之如何糟糕和絕望。

也許對眾多漢族中國人而言,中國對西藏人已經「情至義盡」,只是西藏人不識趣不領情吧了。但如果中國人和中共政權不反思中國人這種「進步發展」觀其實可能跟西藏人的想法格格不入,如何「情至義盡」也難討西藏人的歡心,則如何「惠及」「藏族同胞」是徒勞。更何況這中國人這種「進步發展」觀正在摧毀西藏的自然景觀,掏空西藏的自然資源。

如果到了最後,西藏人產生了民族生死存亡的意識,中國這個外來統治者最終只能加強把西藏人完全同化或消滅的種族清洗政策的話,將會是人類的一大災難。 對不同種族,對人民(亦有人民以自焚方式表達對強拆的不滿)絕望視而不見,繼續鎮壓和欺騙,只會把糟糕和絕望的境況惡化,情況的確愈來愈讓人憂慮。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