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藏地法会上迎请尊者法像

今年7月15日,在西藏康区理塘法会上,来自康区和安多上百座各教派寺院的数千名僧众,把尊者达赖喇嘛法像迎请到法座上。(图片来源:挪威西藏之声)

今年10月间,在西藏康区囊谦法会上,来自康区和安多三十五座各教派寺院的1500名僧众,把尊者达赖喇嘛法像迎请到法座上。(图片来源:境内藏人)

藏地法会上迎请尊者法像

文/

我要继续讲述今年7月间在康区的旅行。原本是打算在每一地停驻几天的,但从抵达玉树起就被青海省玉树州的警车跟踪,随后从玛尼干戈开始,又被四川省甘孜州的警车跟踪,所以许多地方都是匆匆而过,停留数小时或住一夜。我们知道,之所以被警车几乎贴身相随,目的是切断我们与各地藏人之间的联系,而它可以制造莫须有的罪名,足以对当地朋友造成威胁。

从新龙到理塘的颠簸路上,我在手机里保存了一条当时写下的感受:县县设关卡,堆满警察与武警,以怀疑的态度登记身份证。警察以藏人居多,武警基本是汉人。在理塘县君坝乡,我们下车拍照,一直跟在后面的警车便开到前面等候,生怕我们与哪位藏人谈话。我走到警车跟前质问为何要跟踪,却被年轻的藏人警察一边用手机拍照,一边谎称巧合。

我在康区度过十多年的光阴,以后也常常返回康区,故对康区的熟悉程度犹如拉萨,包括过往历史与当今现实。当我重又见到穿着藏装的高大康巴穿行在理塘街头,发现的是比往年减少许多,而增加的是来自汉地的各种淘金者。有一条街被说成“美食街”,不少饭馆是鱼庄,门口或窗户上用中文写着“高原雪鱼”,当然公路边上也随处可见这类饭馆,藏人敬若神明的水中生灵成了无视当地禁忌的饕餮之徒的腹中美味。

县城上方的理塘寺(又称长青春科尔寺)是一座在图伯特历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寺院。1956年3月,声称要给藏族人民带去幸福的中共,从空中派飞机轰炸理塘寺,从地面派解放军屠杀僧俗,直至1980年代,理塘寺才艰难地复生。我曾多次去过理塘寺,但这一次被跟踪的事实使我取消了朝觐的念头。没去也好,否则一定会被有关方面大加分析,数日后,我在旅途中很不容易上网翻墙,看到一个令人震撼的消息:

7月15日(也就是我们路过理塘的前两周)理塘寺举办为期十天的第四届冬季大法会,来自康区和安多上百座各教派寺院的数千名僧众参加法会。与往届不同的是,法会伊始,便在庄严的法号声中将巨幅的尊者达赖喇嘛法像迎请到庄严的法座之上,无数僧侣与信众含着热泪敬献哈达。据报道,在法会举办前,诸多高僧明示理塘县政府和公安部门,法会时将供奉尊者法像,如果被当局制止,很难保证不会发生抗议活动。

我看到了法会现场照片,的确是激动人心的一幕。一位参加过法会的喇嘛向我证实了这个消息。他并非理塘寺的僧人,而是康北某噶举寺院的僧人。说到在法会上见到超过真人大小的尊者法像,不禁双手合十,泪流满面:“当时的感受真就像是嘉瓦仁波切亲临法会,我们内心的伤痕仿佛得以弥合”。接着,他按捺不住兴奋的情绪压低声音说,藏传佛教复兴的时候已经来临,在诸多教派有远见的喇嘛们的努力下,两百多年前曾在康区德格各寺院发起的不分教派运动,在生死存亡的今天复活了。

是的,就在三个月后,在紧邻玉树的囊谦举办了第七届噶举辩经法会,来自康区和安多三十五座各教派寺院的1500名僧众参加法会。同样地,巨幅的尊者达赖喇嘛法像被供奉在高高的法座上,受到所有修行者以及信众的由衷敬礼。显然,尊者法像已成为团结各教派僧侣、各地区藏人的鲜明象征。

2011/10/26,北京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30日, 11:3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