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小远 | 卡扎菲放弃救赎

卡扎菲就这样死了。2011年10月中旬结束的那个日子,利比亚的阳光,直直地照耀在卡扎菲血肉模糊的皮囊上。

没有人能够准确说出究竟是谁打死了卡扎菲,最致命的一枪是谁开的。

此刻,卡扎菲的臭皮囊在一座城市的一家商场的冷库里,被众人排队瞻仰——这种瞻仰更多挪揄甚至羞辱成分。要知道,这些瞻仰者在几个月前还是卡扎菲忠顺的子民,他们读着绿皮书,对这个怪人顶礼膜拜。

这些,都是卡扎菲生前无法想到的。那个时候,卡扎菲趾高气昂,不可一世,他以为太阳会永不落山,结果是,卡扎菲自己永恒的黑暗很快就来了,卡扎菲淹没在这种黑暗里。

难道,卡扎菲必然的结局就是被暴乱的子民打死,并且死无葬身之地吗?

不,其实,这不是一道无解的数学题。即使独裁专制了42年,卡扎菲也还是有体面下台,寿终正寝的机会的。冥顽不化的是,卡扎菲拒绝了这些机会,把自己送上一条逃亡路,一条像狗一样被杀死的不归路。

2010年,卡扎菲次子赛义夫•伊斯拉姆•卡扎菲曾试图推行人权和政治改革,但这一尝试很快就被卡扎菲核心集团中的强硬派阻止了。

2011年初,突尼斯和埃及的年轻人通过和平抗议活动推翻本国统治者时,利比亚人试图效仿,政府却毫不让步,而是回以更严厉、更血腥的铁腕统治,数百人遭杀害。反抗活动很快暴力升级,反对派控制了利比亚东部多个城市,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北约进行空袭以在政府血腥的反攻中保护平民。海牙国际刑事法院的检察官呼吁以策划针对平民的攻击、构成反人类罪的指控逮捕卡扎菲。

而卡扎菲对反抗活动的回应则是典型的反复无常。他先是否认出了任何问题,他说利比亚人民都热爱他。之后,他承认有人抗议,但称其为“叛徒”,说他们服用了迷幻药,受了流亡反对派人物和基地组织在利比亚成员的操纵。用他的话说,这是一场有阿拉伯国家和西方(特别是美国、英国和法国)参与的阴谋,这些国家想打击利比亚,窃取利比亚的石油财富。

北约用可以穿透掩体的炸弹炸了卡扎菲总部的第二天,他在一段录音中说,我要告诉胆小懦弱的北约部队:我住在一个你们抓不到我的地方,我住在数百万人民的心里。

醒醒吧,卡扎菲!

不要相信人民会对你忠诚,因为你早已经背叛了人民,你早已经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人民说:你去死吧!

于是,卡扎菲的结局只能是这样的下场,他放弃救赎,你们不要向他学习啊!

 

小远2011年10月22日星期六 11:09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22日, 4:3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