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小远 | 我反对过分强调救人阿婆的价值和意义

从一篇消息里,看到媒体对扶起小悦悦并找来小悦悦妈妈的拾荒老人陈贤妹狗一样的“围堵”、佛山各界对其的奖励以及各网友对陈贤妹的赞誉、敬仰,甚至有人言之凿凿要为其树一块碑,这样的消息,没有悬念和出奇的地方,令人胸闷。

陈贤妹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吗?没有,她只是做了一个正常人应该做的、能够做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只是举手之劳,竟然成了这个社会的奇迹、另类和榜样,被如许多的人关注、赞扬和媒体狗一样的“围堵”,这是一种变态,准确地说,是一种变态社会的变态现实。当正常以不正常的面目出现,这种被不正常化的正常被大张旗鼓地宣扬的时候,不管是宣扬者还是被宣扬者,都应该感到巨大的悲哀!

另一个严重问题是,对陈贤妹身份——拾荒者的刻意强调上,这种刻意强调来源于现代巨大的贫富不均和社会阶层差异,来源于各界人士对于上层腐朽腐败的潜意识反抗,而这种刻意强调,有可能被利用,成为革命和动荡的一个理由和接口。当年用穷人具有道德上的天然优势煽动底层民众向社会精英阶层和土豪劣绅开战,就是用个案的方式将穷人具有道德的天然优势这个伪命题坐实,然后鼓励他们去破坏去革命。这样的历史才过去不远,这个曾经叫嚷革命的政权,把贫穷和高尚的道德硬搅合在一起,越穷的人道德越高尚的二逼逻辑下,造成过很多人间悲剧。

当然,我并不是说,对于救人阿婆这个社会不该表示,陈贤妹老人应该得到感谢、感激和尊敬,但是,用这种过犹不及的造神方式,用这种大张旗鼓、群魔乱舞的忽悠方式,其结果只能是恰得其反!

 

小远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 23:35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18日, 2: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