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小远 | 替卡扎菲说几句话

卡扎菲是一个专制政权的独裁者,专制应该被消灭,独裁者应该被打倒,这个没错。但是,对于卡扎菲的被虐杀,我认为是一件既不勇敢,也非常龌龊甚至邪恶的事情。当执政当局士兵将那把刀子插进卡扎菲屁眼的那一刻,正义蒙羞。

 

不要说这是他罪有应得,不要说他曾经做过更加十恶不赦的事情,用没人性的行为来对待没有人性的人,受者是禽兽,施者也不是人。

卡扎菲已经投降,虐杀他的人,不是战士,而是下流胚,是龌龊而且残忍的暴徒。他们的行为如果不受到谴责和惩罚,是那个叫做利比亚的国家耻辱。暴虐的种子已经深深植根在那块土地里,旧的暴政结束了,新的暴政,一定不会姗姗来迟。

 

纽伦堡审判、远东军事法庭给世界树立了一个标杆和典范,即使是罪大恶极的战犯,都要经过审判。正义不是唯所欲为,正义是一种程序,任何背离程序的正义,都是假正义和伪正义。人类应该树立这样的价值观:屠杀和虐杀,都是可耻的。不经审判杀人,就是犯罪。

如果不这样,人类就不能摆脱低级而苦难的轮回。

 

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说,我再也不要看到一滴西班牙人的血了。这种仁慈和悲悯来自血统和教养。

曼德拉、图图大主教们在南非开始种族和解的时候,不共戴天的种族仇恨虽然没有彻底弥合,却没有给那个曾经苦难的国家以动荡和致命伤,这是现代人的政治智慧,是神迹、人性和人道主义的胜利。

独裁者被处死了,利比亚人民胜利了,这种胜利却因为最后时刻的虐杀,抹去了辉煌,留下丑陋而暴虐的阴影。

 

看到很多人对虐杀卡扎菲欢欣鼓舞,我为中国的未来担忧。

 

小远2011年10月27日星期四 19:49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27日, 7: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