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小远 | 第六天:故城与故国

数千里之外思念一个人是一种温情,数百年之后重温那些历史细节是一种从容,而十数天、数十天之后再来浏览曾经走过的道路,往事如连天碧草,油然而生的,是一骑红尘之后的袅袅云翳。

双十节前一天,写了自驾游的第五天,双十节那天,国基大哥来公司。一面要跟大哥讨论事宜、谈天说地,一面又要做一些公司事情,本来应该延续下来每天一篇的叙述落下了两天,惭愧。

9月24日10点多,我们按照预定计划去吐鲁番。火焰山、艾丁湖、高昌故城和交河故址是计划内行程,结果,计划没有变化快。火焰山我们只是在吐峪沟火焰山到此一游,交河故址没有去,但是去看了坎儿井和维族人的村落。根据导游歪打正着的指引,我们经过另一条路到了吐峪沟,看了大峡谷风景。说是导游,其实,我们在人头攒动的旅游集散中心待了一会儿,中心的导游已经云散。后来,老李还是国哥忽悠了一位大厅里的工作人员,算作向导和导游。

吐鲁番是当年丝绸之路必经之地,这里留下许多故事和古迹,若一一游览,我们把所有行程都压在这里也是不够的,只能走马观花,浮光掠影,见了就过了。

吐峪沟有一个很古老的维族人村落,这里是中国的小麦加,伊斯兰的节日,信者云集。在停车场,远远地拍了一些照片,有维族人故居的,还有维族人墓场的,一队游客在导游的带队下,在村落里穿梭。整个村子却很安静,太阳悠悠地照耀在那些院落和屋顶,千百年都没有改变过。

从吐峪沟出来,直奔高昌故城。高昌故城是高昌古国的遗址,圈在废弃的土墙里的,是形态各异的建筑残骸。据说,唐僧曾在这里讲过经。买票进来,门口停着几辆维族人毛驴拉的板车。我们无意深入,就在进门不远的地方拍照。一位肥硕的维族大汉大喊大叫说我们毁坏古迹,那意思是要钱,我们置之不理这家伙就骑着摩托找来维族管理人员。我们的行为并无不当,站在遗址堆上照相,并没有提醒说不能这样。结果,国哥威猛,用律师的招牌和专业言辞将企图的敲诈唬去。

离开高昌故城的下一站艾丁湖,这里是中国最低处。在路上一座维族村落,我们吃了午饭,每人一碗拌面几串烤肉。这家的拌面很地道,是导游电话朋友人家介绍的。

艾丁湖维语意思是月光湖,我们去的时候没有月光,倒是一轮大太阳挂在天上。昔日湖的地方,是龟裂的土地、荒漠和杂草丛生,看不到一滴水的痕迹。据说,不论经历怎样的低谷,到了这个中国最低的地方,从此,就可以走出低谷,一路向上了。我们三个老男人跋山涉水来到这里,从此,应该见山是山,一片光明。

出了艾丁湖,接下来的行程基本上乏善可陈。有意思的是在坎儿井那里国哥看上一幅文革期间“群丑图”的复制品,维族摊主开价120元,我讲到10元,竟然成交了。

回到乌鲁木齐,大头跟他朋友送来薰衣草、雪菊、小白杏干和黑葡萄干。我们去一家有名的大盘店去吃饭,喝格瓦斯。当年我在乌鲁木齐时候,曾跟G去一条很偏僻的巷子吃过大盘肚什么的,记忆犹新。

过了这夜,我们将离开乌鲁木齐,踏上返程之路。这座曾经在我生命里留下过很重记忆的城市,今生今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故地重游了!

 

小远2011年10月12——13日星期四 5:52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13日, 4:0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