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小远 | 第十天:只是当时已惘然

9月28号早餐之后离开酒店,银川当地的朋友开车带路先去一家修车店洗车并换轮胎内胎。内胎前一天老李的员工小赵已经买好,店员拆下坏轮胎的内胎,才发现轮毂已经破裂。当地朋友联系了一家据说可以修复破裂轮毂的,老李最后选择回北京重买新轮子。

当地朋友带路,我们去了西夏王陵。前年在定边时候,经常到银川来,留下许多记忆。一次去贺兰山前,还到了西夏王陵。进了西夏王陵停车场,我竟然奇怪晕眩,就坐在车子里听米线的歌,等老罗和海霞。

西夏王国是中国历史上最神秘的王国,繁华一现,就来无影去无踪地消失,留下几座光秃秃的土堆,让人的凭吊和多愁善感都空空荡荡,百感交集。

从西夏王陵出来,银川的朋友送我们到高速路口,别过,我们上了京藏高速,一路向东。前年有一段时候,我经常往返银川与定边之间,爱与哀愁虽然早已经随风而逝,旧地重游,依然会有些黯然和惘然。

9月29日叙述28日行程的文字“牧童遥指杏花村”的结尾,我写到:“人生就是一段段旅途,用一生学习生活,用一生记住一些人或者忘掉一些人。几千年后,我们也会成为耶稣!”

这一天,我们行程750公里,从天亮走到天黑,从宁夏走到山西。

 

小远2011年10月29日星期六 11:15阴 
上海理道之理道文化兔,我只是一只有文化的兔子

 

后附旧文:

京藏高速1453公里处

京藏高速1453公里处,有一个巨大的黄土废墟,七八米高,象是古代的烽火台的残骸,整个废墟光秃秃的,显示出被岁月水洗过的痕迹。残骸的最上面却有两窝草,奇迹一样生在那里,从春天到夏天,再到秋天。

京藏高速边地到银川段,是一段饱经沧桑的旅途,忧伤而甜蜜。当然,这只是我极其个人的私密体验。在辽阔的天地之间,没有特殊而复杂的经历,一般人是没有这种感慨的。

阳光灿烂的下午,坐在一辆皮卡车上,我一路都在寻找那位经历兵荒马乱爱情最终却连他的爱人面都没有见过的痴情男主人公出车祸的地方。告诉朋友,我在找一个男人应该死的地方。从边地出来,我脑子里都在想这个地方。虽然那些天底下辽阔的荒原很美,虽然远方起伏的山峦很美,虽然那些断续的长城很美,可是,潜意识和骨子里,我愿意我的男主人公死在这里,死在一个千百年前遗留下来的残骸前,是一种空前绝后的幸运。

太阳在路的正前方,格外眩目,以至意志都有些迷路的感觉。一辆大卡车在前面晃悠着。那一刻,我为“定边,请不要为我哭泣”的男主人公找到一个死法。他死于追尾。刚刚学会开车,开着他的皮卡,直通通撞上前面的卡车。然后,在银川医院的病房,脑浆已经散了的他,熬了14天,顽强地悬浮着,回忆了他的定边故事,在生命即将完结的时刻,他因为想念一个女人而幸福无比。

男人的死应该是很有金属的质感的,曾经给自己设计过结局,用一支枪顶住下颚,然后,平静而狞邪,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地说一句:“朋友,再见!”接着,扣动扳机,脑浆沾满红地毯。我的男主人公撞上卡车的刹那,应该是有飞一样的感觉的。象孩子跑向他喜欢的田野,满眼都是带着草莓味道的红蜻蜓。

然后,他完蛋了。这是一种很浪漫的完蛋法,因为至死,他都在想一个人。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却好象已经一起经历了所有前生今世的女子。滚滚红尘之中,撞出绝响,在京藏高速1453公里处!

 

2009年8月31日星期一 20:36 河东机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29日, 5:0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