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她带有邪恶感的智慧结合着女巫与婴孩的混合气息

闪读|11-59

■《多情犯》,瓦当著,短篇小说。印象最深的是“父亲的城市”,读过3遍,感觉小说里那位父亲也是我们大家的父亲:寡言,平庸,清寒,平生所有,不过一张没画完的地图,想他时,可“将它打开,铺平,然后拿出一只彩笔”,“把笔停留在他没画完的那座广场前,试着沿着他停止的笔迹画下去。”

■《毒家蜜方》,方希著。她的散文工整、坦诚、极少性别特质之外,另有一种恶狠狠的毒辣之美。面对慌慌张张的青春荒荒诞诞的人性浮浮云云的人生,她真不舍得一刀捅死。她的常见招式多是先左右开弓兜头一盆凉水后,再行逻辑的凌迟般的剖析修理,刀刀见血。“她带有邪恶感的智慧,结合着女巫与婴孩的混合气息。(周晓枫)”

■《什么都没有发生》,陈冠中著。书中主角是位职业经理人,这类形象在当下小说里至为罕见。更罕见的,是这货且清高且务实有哲学有逻辑并将一己人生故事编得一把一利索。就技巧说它甚至比《盛世》更圆熟。破绽出自孩子——那个全书唯一温暖的破绽出得恰到好处:唏嘘自此而生,空茫自此而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26日, 4:0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