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石男 | 清代内务府与皇家特供

(宋石男 刊于《南方都市报》)

 

清代有民谣说,“房新树小画不古,此人必是内务府”。说的是如果京城出现一暴发户,新盖豪宅,其内的树还没长大,墙上又挂着近人的画,那必定是内务府官吏。因为在内务府当差,是给皇家办事,来钱极快,要不了多久即可在寸土寸金的京城置办高宅大院。

内务府是清代独有的机构,职官多达3000人,还没算普通匠役、军丁和太监。这比掌管全国疆土、田亩、户籍、钱谷的事务最繁的户部人数多十倍以上,可说是清朝规模最大的机关。内务府主要职能是管理皇家事务,诸如皇家日膳、服饰、库贮、礼仪、工程、农庄、畜牧、警卫扈从、山泽采捕等,还把持盐政、分收榷关、收受贡品。内务府主要机构有“七司三院”,最重要的是广储司,专储皇室的金银珠宝、皮草、瓷器、绸缎、衣服、茶叶等特供品。

表面上,内务府专管皇室经费,与专管国家开支的户部平行,二者界限分明。但实际上,户部经常拨款、借款或挪款给内务府。仅从咸丰七年到同治十三年的17年里,内务府就挪用部款九百八十万两!

其实内务府自身收入已经不菲,每年不下百万两。内务府经费大约有七大来源:垄断人参、貂皮买卖的收入;官商与皇商经商得回的盈利及本钱;放贷给盐商得回的利息及本钱;各处皇庄缴纳的租金与北京出租官房的收入;各榷关的盈余分成;犯罪官员抄家罚没的财产;官员秘密赎罪罚款。最后两项尤值注意,当时没有中央纪委,皇帝事实上是官员纪律的惟一和最高监督、仲裁、处分者。违法官员的罚没家产或罚款,竟不入国库,而是入皇帝的小金库。贪官的家产多为民脂民膏,这么做,等于变相地通过贪官这抽水泵,源源不断地将民脂民膏输送到皇家内库中去。难怪嘉庆收拾和坤之后,有民谣说“和坤跌倒,嘉庆吃饱”。值得注意的是,和珅这位被《华尔街日报》列为世界千年50首富之一的大贪官,不仅是户部首长,还是内务府首长,将国家财政和皇家财政一把抓。然而,乾隆朝最大贪污犯其实不止和珅一人,因为和珅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上面有人,这个人就是乾隆。

事实上,内务府官吏的贪污空间,正是在维护皇家特供中获得的。内务府所涉及的皇家特供,主要有两大类,一是日常特供,一是非常特供。

日常特供部分由内务府管理的皇庄实现。清代皇庄主要设在北京地区和东北地区,分为粮庄、纳银庄、瓜果菜园、捕猎户四类。这些皇庄不但有供给银粮的义务,还是皇家的“特供农场”,缴纳大量优质无公害的家禽、猪、瓜果、蔬菜,甚至柳条、扫帚等物,以供皇家日常基本消费。皇庄不能满足的部分,则由内务府采购,其中蕴藏大量获取暴利的机会。据说道光朝内务府买鸡蛋,30两银子一个,而市场价不过几个铜板。内务府还曾为补一件衣裳,向道光报价3000两银子,差点没把后者气晕。

非常特供同样依赖内务府,主要是其管理收受的贡品。清代贡品包括各省土贡、外藩贡品和节庆各处官员及商人的报效献纳。皇帝的喜好直接决定了贡品的种类与数量。譬如,乾隆喜欢西洋钟表的消息在官场传出,广州西洋八音匣等售价立刻猛涨几十倍。乾隆还喜欢古玉,目前故宫收藏的上万件古玉,多数是乾隆时期各省督抚的贡品。进贡之风盛行,导致官场出现“帮贡”,即有权进贡的大臣令下属助其购买贡品,后者又再令其下级官员“帮贡”,如此层层分解贡品指标,造成逐级加码,因为经手官员都会从中捞一把。结果送到皇帝手里价值一万两的贡品,意味着督抚可能从州县官那里剥削了十万两,而州县官员则可能从民间剥削了百万两。

贡品之外,还有迎合皇家特别需求而生的非常特供,譬如一冷一热之特供。

为避暑,清代设有特供宫廷和官府用冰的官窖。这些冰窖又有砖窖、土窖之分,所藏冰块因水源不同,冰质也有高下之别。砖窖是用条石和城砖砌成的冰窖,保温性能较好,冰质也较纯净,主要用于坛庙祭祀及宫廷生活。土窖则是仅挖土坑、筑土墙,上搭芦席棚顶的简单冰窖,保温、保洁效果均不及砖窖,主要用于六部等衙门。特供也有等级之分,观之洞然。

为御寒,清宫大量使用火炉、火盆、熏笼、脚炉等,其制作精美,用料考究,形式各异,大的重百余斤,小的只有西瓜般大小。这些御寒设施所用燃料为特供木炭,以涿州、通州、蓟州、易州、大兴等地上好木材烧制而成,乌黑发亮、燃烧持久、火力旺盛、无味无烟,可谓炭中上品。

与特权有关的一切机构,都会不自觉地随之膨胀。内务府成立之初,内务府大臣为三品官,雍正年间升为正二品,至清朝中后期,王公大臣、尚书侍郎也常被特简为内务府大臣。内务府官员出任地方督抚和中央阁员的也不少。内务府官员通过自身升迁、外调、系统内外联姻等手段,建立盘根错节的势力和强大的“独立王国”,有时甚至连皇权都对之无可奈何。譬如光绪帝曾查办内务府一名中级官员庆宽,结果此人被逐出内务府后,四下活动,不久竟升为正四品的手握实权的盐法道台。

权力膨胀的同时,内务府财政支出也呈不断扩张之势,清末更急速膨胀。咸丰年间,内务府每年支出仅40余万两。同治初年,每年应放各款为八、九十万至100余万两不等。光绪中后期,每年实支银为143万两。至光绪末叶,内务府每年开支已达295万余两。宣统三年,度支部奏请办理次年预算,内务府预算支出竟达一千多万两! 

溥仪的英文老师庄士敦在回忆录里说:“内务府不仅是管理皇室财产的机构,而且是传达皇帝旨意、处理各司院事务的机构。……它的权力没有受到限制,以致扩展到了政界并影响到中国人民的公共生活(臭名远扬的贪污腐化)。内务府虽非六部之一,但实际上是一个有权势的大机构,它同皇帝的密切关系赋予了它一种影响与威望,这是其他机构望尘莫及的。”

内务府就像一头怪异的动物,明明是家奴,有时却又变成主人。内务府从一开始就与特权捆绑在一起,而特权的特质,只有两个:一是滥用,二是膨胀。不滥用的特权就不叫特权,正如不膨胀的特权也不叫特权。在滥用和膨胀的过程中,特权不再专属于皇家,还在经办过程中为官员分享,所谓特权集团,也油然而生焉。而特权集团这头庞然怪兽一旦落地,除了从源头上斩断其哺乳源——专制权力,别无办法可以阻止它生长并且吞噬它所遇到的一切。

 

 

【参考文献】

 

祁美琴,《清代内务府》,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

张德泽,《清代国家机关考略》,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

牟润孙,《注史斋丛稿(增订本)》(下),中华书局,2009

张宏杰,《乾隆皇帝的十张面孔》,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

()庄士敦著,《紫禁城的黄昏》,李伯宏译,南开大学出版社,2010

 李德启,“清季内务府经费问题”,载于《文献论丛》,国立北平博物馆编,民国二十五年印行。

申学锋,“晚清户部与内务府财政关系探微”,刊于《清史研究》2003年第3期。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recommends: Donate to Wikileak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26日, 2:19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