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伟棠 | 致一位持明者(为山东临沂陈光诚先生而作)

2011年10月14日 17:34:55

  致一位持明者(东经118.47,北纬35.54)
   当一个国家龇牙咧嘴
   把自己改名为朱门之国
   你的村庄也随之嶒崚支离
   改名为冻死骨村
   叼着自己的骨头在山脚狺狺。
   它知道深夜可怕,鬼拍门
   沂蒙山是蚁梦山乎
   孟良崮是梦魉孤?
   只有你和另一个醒者知道
   他不是孔明,他叫张灵甫。
   他捡拾了一身弹头
   你更累,捡拾了夜幕上的弹孔
   足足有十三万万颗
   这些光的洩漏
   够换一颗恒星不够?
   够把监视者的斜眼遮蔽?
   够把沉默者的灰心烫红?
   够把嘶叫者的声音引向地心?
   够把遗忘者的忘川烧干?
   但你说此光只够一烛。
   深海持明,人心也不过一烛
   货肆上还不够照亮彼此面目
   像花苞攀登着午夜的树枝
   像鱼骨穿过咽喉的幽谷
   磷磷伤口交换辚辚车辙。
   在冻死骨村,鬼引路
   婴孩以及虎狼皆不敢夜哭
   一烛光与一山荆棘林在辩驳
   有人正觅薪如饿火
   你说此火岂只一粟。
   2011.10.12.
    

上一篇: 英伦垮掉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11)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14日, 3: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