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债危机通向天堂or地狱之门?
      

    
诚如《九月的棋局》中所言,9月,欧元暴跌之月,美元大涨之月。原文是:“当下,如果华尔街想让欧元出现一轮崩溃性下跌,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这也意味着,下周起,美元将被走强。”根据我写作的时间,“下周起”,即从9月5日起,美元一举突破盘整区域,开始强势上行。

   
欧元与美元的趋势,在9月的棋局中,可谓完美对应。
   
其实,美元从2011年5月1日晚奥巴马宣布拉登死亡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步入了一个新阶段,筑底阶段。下面的视频是我在2011年5月在深圳演讲时的一个片段。图中分析了美元在各个转折点时的趋势变化,特别强调,2011年5月起美元开始筑底。而从9月5日起,美元最终走出了这个底部盘整区间。

   
下图是美元从2011年5月开始的盘整区间,一直到2011年9月的趋势演化。值得一提的是,在《九月的棋局》中,我特别强调美元是“被走强”,之所以用“被走强”,是因为这个时候的美元走强乃外力所致,而非其自身内在力量所推动。因此,这种上涨更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一旦美元自身力量释放出来,外在的影响因素将被轻易忽略,美元将随之走出独立趋势。


   
下图是9月棋局中,欧元/美元趋势图,在2011年9月,欧元大跌。

   
9月棋局的演变,惊心动魄。
   
而9月棋局结束之时,即10月初,欧元结束跌势反弹,美元则出现调整。而另一种棋局的演变——国际格局的演变,与我在《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中的推导也在一一对应。利比亚卡扎菲被逼向死亡之路后,轮到了叙利亚,现在,奥巴马又把矛头指向伊朗。美国《时代》周刊10月12日刊发的评论文章,题目就是《华盛顿刺杀事件会否让奥巴马对伊朗宣战?》。大棋局的演变越来越快。

   
本来想在9月底写一篇《十月的棋局》,但因种种事情耽搁了。
   
10月初,默克尔开始表现出强硬的一面,她与法国联手打造的解决欧债危机的“一揽子”方案,既让狙击者联想到了2010年5月决战时的场景——即使投机大鳄也对默克尔心存敬畏之心,也给更多追风者无限的期待。

   
正是在这种期待中,在9月的棋局结束之时,趋势发生变化。虽然至今只有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欧债危机似乎已经被淡化了。人们对默克尔亮剑,充满期待。10月23日举行的欧盟峰会,德法共同打造的“一揽子”方案将揭开神秘的面纱。

   
10月23日,注定成为一个重要的节点。通向天堂亦或地狱?
   
根据以往的经验,人们确信,默克尔将不负众望,欧债危机将出现转机。
   
而我关注的则是另外一个方向——那通向地狱的大门,更宽敞地张开着……
   
默克尔还能亮出什么剑?
   
1.德国国内:默克尔已非2010年5月决战时的默克尔,她在德国国内受到的阻碍越来越大。德国是欧元的最大受益者,在救助欧元国方面,理当承担更多的责任。但民众显然无法理解和接受,因为德国等国家的人的勤奋与希腊等国的民众的好逸恶劳形成的对比实在太鲜明。这意味着,默克尔在国内处处受限。默克尔所属的党派基督教民主联盟接连在地方选举中惨败。默克尔在竭尽全力维护德国利益的同时,还必须考虑民众的感受、自己所属党派的感受,这意味着,她无法充分施展自己的才能,甚至远比不上她在2010年5月时的处境。

   
德国不是没有能力救希腊,而是必须在欧元区获得更大的权力和利益作为回报,尤其是在财政方面,德国需要强化它的影响力和领导力。如果得不到这一点,德国是不可能有动力去拯救欧债危机的,其国民也不可能支持。我在《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中,已经分析过了,德国不怕欧债危机失控,大不了它主动退出——这尽管不是一个好选择,但德国至少有这个底线作为其信心的支撑。

   
2.欧元区内:各方声音的不统一,是制约欧元国协调行动的一大障碍。斯洛伐克一个小国,轻易就把EFSF给废了,尽管二轮投票通过了,但这凸显欧元区“盲目扩招”的危害性。一个EFSF的通过就浪费了整整三个月的宝贵时光。如此效率,对其寄予厚望者情何以堪?

   
而且,欧元区内自命不凡的政治家太多,谁不服谁,都认为自己的方法能够挽救欧元,内耗之大,令人扼腕叹息。现在,处理欧债危机的,既有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萨科齐两大核心国的领导,又有欧盟主席巴罗佐、欧元区主席容克、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欧盟“总统”范龙佩和欧盟经济与货币委员雷恩,这七大名医面对一个病人,都拿出了相应的方案,而每一个方案一公布就会遭到其他人的否定或批评。每个领导者都得到相应的利益主体支持,有些冲突极其尖锐。即便德国和法国打造的“一揽子”方案,也令其他国家不爽:你们两个说定就定了,搞的啥名堂也不告诉我们一声,把我们当什么了?
   3.国际社会:支持欧元国解决债务危机的声音很大,但除了此前中国主动购买了一些欧元国家的债券以外,人们看不到任何实际行动。10月14日到15日在法国召开的G20财长会议,唯一被寄予希望的亮点,是向IMF注资,以扩大它的救助能力。但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明确表示反对。最终自然不了了之。

   
唯一可能拿出真金白银帮助欧元国的国家,是大傻中国。此前,在为欧元国雪中送炭的同时,中国却不断遭到欧元国日益升级的贸易战的打击。中国这种窝囊透顶的遭遇,即使别人不斜眼看我们,我们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了。前段时间温家宝总理提出只要欧元国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国家地位,就帮助欧元国,这是中国第一次明确提出自己的条件。这是合情合理的。而欧元国以前得到中国的帮助从来都是无条件的,面对中国突然提出的条件,不仅不回应,甚至都是嘲讽和轻慢,不理不睬,中国再没有自尊,也不可能再去自讨没趣了。

   
于是,中国也开始打官腔——弄这个是我们的强项。于是,G20财长会议很热闹,大家都很热情,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钱。于是,欧元国成了独家寡人。

   
欧元国的主帅默克尔其实也是孤家寡人。
   
4.制度之碍:欧元国是在一定的规则之下,走到一起来的。这些规则,制约了欧元国在处理危机时的政策选择。比如,欧洲中央银行体系追求的是Hierarchical
mandates即阶梯目标,欧元国的总体经济政策只有在不与物价稳定冲突的前提下,才能获得支持,在物价持续上涨情况下,欧元区领导人再强势,也很难抉择,除非直接修改游戏责任,而这又会导致新的副作用。相比之下,美联储的Dual
mandates即双重目标则更具有灵活性,所以,人们才对美联储的选择高度关注,而美联储也一直声称自己还有更多选择。很多人将这些归于某种阴谋,其实是规则不同使然。

   
综上,当默克尔亮剑时,可能带来的不是即将升入天堂的快感,而是期待破灭后的沮丧——除非德法的方案完美到无懈可击,没有任何瑕疵,能够彻底根治欧债危机。

   
必须强调的是,在这段时间,意大利、西班牙的主权债务评级接连被下调,法国、德国的主要银行评级,也开始出现下调,这意味着,火力已经集中对准欧元区四大核心国,这意味着欧债危机的全面深化。虽然,这些密集下调评级的消息此前都被人们对德国解决欧债危机的“一揽子”方案给掩盖,但这些杀伤力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在快速累积。一旦释放出来,其副作用是难以估量的。相应的,欧元、相关国家的股市、绝大部分大宗商品还将走出一波跌势。具体到中国股市,我个人认为,到11月份将基本完成筑底过程。

   
10月23日这个重要节点,默克尔亮剑,不是通往天堂就是通向地狱。而我更倾向于,欧债危机还可能经历一次更痛苦的洗礼(其实,10月15日闭幕的G20财长会议,已经有了不祥之兆,这或许意味着节点的提前),只有在达到某一临界点,欧元国才能真正放下各种小盘算,真正为解决欧元齐心协力,最终作出正确的选择,化解掉这场大危机。

   
本人所有分析仅为一家之言。由于很多事物千变万化,随时可能影响到趋势的逆转。因此,这些分析并不代表实际趋势,不作为任何人的交易依据,仅为支持我的朋友提供一种看问题的视角,以帮助朋友们更好地利用自己的智慧,判明趋势。

   
顺便给自己的新书《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做一下广告:大趋势不可逆,一切尽在棋局中。
            
匆于2011年10月16日中午

链接:揭开油价涨多跌少之迷

链接:强烈谴责美国苹果公司网站“盗窃”本人作品

链接:伯南克会说什么?

链接:九月的棋局

链接:从美联储的宽松到中国泡沫

链接:债务危机·泡沫·命运之战(新浪)

链接:哈尔滨新书发布会花絮(60张照片) 

链接:曹建海:我以我血荐轩辕(新书序言)

链接:刘广元:在震撼中感悟大爱之美(新书序言) 

链接:周洛华:深怀悲悯的金融战略家(新书序言)   

链接:乔良:悲壮的先知——序时寒冰《经济大棋局》

链接:贵州贫困山区助学(视频,含20分钟演讲)

链接:爱心图书馆捐赠及游嵖岈山(35张照片)

链接:云南二次爱心捐助行动(含30张照片)

链接:云南抗旱救灾感悟(含44张照片)

链接: 贵州助学·感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