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吉诃德,博客中国

独裁者终将死于非命,无论他们曾经如何不可一世、霸道一时。这是人间的规律,尽管人们常要为这种规律付出惨痛的代价。

当人类还不能自觉摒弃独裁者,也只好以这样惨痛的代价作为推翻他的前提,而所有为此做出的牺牲都是人类文明的基石。

凡窃取的必交还,凡掠夺的必交还。卡扎菲窃掠了利比亚,现在他要交还给利比亚人。一个当代的独裁者,因贪欲而使贫富悬殊,因私欲而使众叛亲离。卡扎菲这次还得干净,而死得龌龊。尽管他信誓旦旦“战斗至死”,但他的遗言却是“不要开枪!不要开枪!”的哀告。

看着那些开着皮卡,穿着T恤便直扑战场的青年,他们怎么可能容忍一个独裁者?所以这样死掉对卡扎菲该是最好的结果,可以免使他落到同类萨达姆的下场。

“到处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商店门户大开,店主们向路人免费派发商品”,“许多人对着电视直播痛哭”……这样的泪显然与中国“卡粉”的泪大 不相同:一个是因新生而激动,一个是如丧考妣的悲恸。卡扎菲死掉,他远在中国的老朋友们不免就会痛哭失声,以至痛哭失身。悲痛至极,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

此时此刻,看看中国“卡粉”们的文字倒是件开心事,与看到独裁者的死讯一样开心。

“卡粉”们今天终于消停了,不再像算命瞎子一般为卡扎菲的战略设计,为他的寿命盘算,也不再吹嘘什么卡扎菲“神出鬼没”,“神乎其神”。现在他们开 始转头哀叹“贾利勒更难了”。哈哈,这样不要脸的“两分法”真是他们擅长的法宝:凡事总会看到自己愿看的一面。自己的算盘落了空,便说别人也算不好;在别 人是彻头彻尾的“坏事”,在自己却总能“坏事变好事”。照这方法再“分”下去,我怕他们早晚就会把自己也分裂了。

“卡粉”如是宣告:“卡扎菲临死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国土,至死也没有向敌对势力投降。他用自己的死向利比亚人民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我想敢这样想事的脑子不是生在腰带里,就是生在了马桶边。卡扎菲怎么能离开?他离开能去哪里?当今世界有哪个国家会收容一个千夫所指的独裁者?就是毛左们最神往的朝鲜也不会做出这等傻事,况且那里还自身难保,怎会再请一位“同行”?

卡扎菲早已错过了投降的机会,因为投降的前提是接受投降。何况“卡粉”怎知卡扎菲没有投降?如果他是战士,他应该站在战斗着的士兵之列,而不是藏身下水道狗一样被人驱赶出来,哀求“不要开枪”,“不要开枪”了。

“卡粉”所谓的“利比亚人民”如今都在哪里?又是谁受了卡扎菲的“承诺”?“卡粉”推理说:“卡扎菲因此注定会被利比亚人民当成是自己民族的英雄,(即便)现在迫于形势不便表达,也会深藏在心里。”

又是“人民”“人民”,毛左们掏出“人民”就像从裤裆里掏出他们的副脑来一样方便。什么“迫于形势”、“深藏在心”,想必他们以为利比亚还处在“暗无天日的旧社会”吧?

眼神不济,脑子不灵,脸蛋儿便会向事实不断招手,这样一个个耳光也就挨上了。一当现实崴泥,他们便转为别人“展望”,以为这样脸就可以舒服一点。什 么如果贾利勒这样,利比亚必会那样……,罗里罗嗦。须知时间是走动的,现在的将来总会成为将来的现在,届时不免又是“耳光伺候”。掐指算算,中国的毛左们 哪一件事预测准确过?所以他们的脸总是肿着,抽着抽着就像抽“卡粉”般上了瘾。

按寻常人的理解,哪怕是被老婆抽了也好,还可以为“和谐家庭”做一点点贡献。毛左们却像是受虐狂,好好一张脸总要为不相干的人与事挨抽。前天是伊拉克,昨天是突尼斯,今天是利比亚,明天将是美国,后天将是伊朗……,他们的日程排得满满,真是些职业找抽的东西。

记得刚刚宣布卡扎菲毙命,“卡粉”高呼“卡扎菲没有死,是媒体造假!”现在确认卡扎菲毙命,他们又高呼“卡扎菲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接着估计就是毛 左们的“联名”悼词了,司马平邦、乌有之乡,总不免会有人祭出一篇“中学体”悼文,就像吊念本拉登那样,再听他们齐诵一遍什么“民族者如何、英雄者如何、 正义者如何、不朽者如何”。我劝毛左们还要抓紧创作,因为独裁者提供给他们的机会今后真是越来越少了。

祝悼安!

PS:忽然想到,“过渡委”还有一件事要做,就是验明正身。类同所有独裁者,卡扎菲必有替身,只希望这一具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