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 | “算政治帐”,也要算“经济帐”

今天上午打开电脑,发现了环球时报的一篇文章不应将 光诚 事件意识形态化。看了心头一喜——正如五岳散人所言:“《环球时报》在陈

诚事件上发表了社论,无论写得多么夹枪带棒,但毕竟开启了此事在公开领域的讨论空间。”——诚哉斯言!这些天,不断有网友留言说“请李先生对陈
光 诚事件发表看法”。但鉴于现实语境因素,我踌躇再三,还是未能响应网友号召“发表看法”。既然环球时报也对陈 光
诚事件发表了“看法”,今天,我也想发表一番看法了。

一直以来,我党十分喜欢算“政治帐”。只要“政治帐”划算,付出再大的经济代价也认为“值”!正是在这种潜意识下,纵然自己的“人民群众”尚须勒紧裤带过日子,但满载各种物资的火车、轮船仍然每天隆隆驶向目的地去“支持世界革命”。也正是在这种潜意识下,无数违反经济规律、不顾国计民生的大项目、大手笔便频频出台了。这些严重违反经济和自然规律的大项目、大手笔,当然无一落得惨重下场。但主旋律却仍然振振有词告诉人们:“同志,不要只算经济帐,要算政治帐!”

“不要只算经济帐,要算政治帐”,听来似乎十分在理。但问题的要害在于:为了“政治帐”,“经济帐”往往可以忽略不计。这样一来,“人民群众”的日子就如同“王小二过年”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几千万“人民群众”甚至成了“政治帐”的牺牲品!

平心而论,经过惨烈的教训后,到了邓小平时代,我党只算“政治帐”的习惯开始慢慢发生了不小转变。然而在“确保红色江山代代相传”的思维定势下,“算政治帐”仍然是中国政治的“主旋律”。在这种惯性思维下,只算“政治帐”,不算“经济帐”的咄咄怪事总是不断在这块土地上发生。

且看下面一条帖子:

“您可知道山东临 沂用多少人监视一个盲人?村口,三十人,三班,共九十人。陈 光 诚
家周边,三十人三班,九十人。村周边,六十人三班,共一百八十人。这个村后的大公路东西各十公里,布控人员一百人,三班计三百人。县城布控人员二百人三班,计六百人。”

看到这则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一位走路都要扶拐杖的盲人,又不是三头六臂的哪吒、孙悟空,派三位城管同志二十四小时轮流看守即可,值得如此兴师动众吗?

看到这则消息,我的第二反应是:六百人“布控”每天需要多少“维稳”经费?有人计算,临沂每年仅花在陈光
诚一人身上的“维稳费”就高达八位数!为此,当地“有关部门”,还因此大沾陈光诚的光呢!——因为每年上级都有“专款”拨下来。

这笔“经济帐”不能不算啊!

更严重的问题是:中国“有帐可查”的“陈 光
诚”数不胜数。可以想象,他们都肯定“享受”类似待遇。这笔“经济帐”算下来,恐怕是天文数字吧?——纵然他们“级别”没陈光
诚高,花在他们身上的“维稳费”也无须那样多!

看到这则消息,我的第三反应是: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对待陈
光诚们吗?如果继续这样,恐怕中国税收和财政收入在当前的世界超水平上“再上新台阶”,中国也永远会是一个“国富民穷”的国家!

想想有没有道理?天文数字的“三公”开支;包括“城管”在内的天文数字的“超编”支出;天文数字的“维稳”开支,等等等等这些,使得中国虽然是当今世界赋税最高的国家,却普遍民众却无缘从中受益!“国富民穷”,仍是当今中国的现实!

“算政治帐”,更要算“经济帐”!——“改变执政思维”,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了!

 

相关文章链接:不应将 光诚 事件意识形态化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12日, 9: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