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 | 强烈关注:“我愿用身躯塞住这个窟窿”的前人大代表曾建余


两个月前,因湖北省潜江市前人大代表姚立法屡遭迫害打压一事,本人曾屡屡撰文呼吁舆论关注姚立法。这时,有人在我文中留言:“前人大代表曾建余的事迹更值得赞扬和敬重。而曾建余目前的生存现状更值得社会的高度关注:十年前,他被迫害坐牢一年。出狱后,仍遭种种迫害。目前,失去工作、年过半百的他生活现状十分艰难。甚希望李先生关注他。”然而,由于没有找到相关的资料,因此,我一直未能关注曾建余的情况。


今天,我才想起用百度搜索曾建余。发现包括《人民日报》、《南方周末》和《法制世界》等刊物曾报道过曾建余的事迹和遭遇……看到这些,联想到有网友反映的曾建余目前的凄惨的生存现状,心中不禁一阵酸楚……同时,我又不禁联想起今年以来一百多位人大代表独立候选人全部铩羽而归的现实。还有,我想得更多。鉴于现实语境的逼仄,这里就不想多发议论了。


下面,推荐昔日媒体发表的几篇有关曾建余事迹和遭遇的报道文章。

 


转:2003年《法制世界》的一篇旧文

 


《法制世界》编者按:
四川泸州市纳溪区泸天化集团公司职工曾建余,是区、市两级人大代表,是那种没有职位,只有芝麻粒权力的“小代表”。

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小代表,却翻起滔天大浪。他的人大代表资格经全国人大确认;在任期内,他在市人代会上,多次一人投反对票;还把副区长候选人拉下来。引起中央领导关注的“合江沉船事件”发生后,他要求市长引咎辞职。为方便给老百姓办事,他创建了“曾代表工作室”,专门接待上访群众。他为老百姓办理了1000多桩好事,救助过18名贫因学生,为此付出2万多元,他不参加分房排队,把房子让给其它职工,还曾谢绝市公交公司赠送的一套住房,而30多年工龄的曾建余,至今还住在一间只有10平方米的房子里。

正当他追查泸州市最大的行贿案时,却突然被司法部门以“涉嫌诈骗4000元”的罪名逮捕,随后被判处1年有期徒刑。

此事立刻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连《人民日报》也刊文为曾建余喊冤。

 


曾建余含泪诉说
   我这样把自己送进监狱

 

珂影   


一、
 当上人大代表丢了老婆 

曾建余,50岁,四川省泸州市泸天化原工会干事。因古道热肠、爱做好事,在当地深受老百姓爱戴。

1992年底,泸州市市中区人大代表换届选举。39岁的曾建余不知“哪根筋儿出了毛病”,决定与3位正式候选人一决雌雄,竟选市中区人大代表。

他先找来《选举法》,看自己的行为是否合法,发现《选举法》中并无明文规定人民代表不能竞选。
   
这个时候,厂里发生一件事,给他竞选带来希望。
124日,泸天化因为分房问题,1000多名职工向领导提意见,曾建余站出来,集中群众的意见,向厂领导写信,同时也向市委进行了汇报。
   

曾建余的建议被厂领导采纳,问题迎刃而解,但厂领导对他心生怨气,报怨他不该把这件事捅到市委。
       
选举人大代表之前,曾建余印制了几千份宣传材料,在本选区提出“请投我一票,我愿为大家办实事。”因选票分流,3个正式候选人和曾建余的票数均未达到过半的票数,全区9000多张选票,这次曾建余得了2000多张选票。
       
泸天化是中国最大的尿素工业和油脂化工基地,是中国500强企业之一。

有史以来,泸天化第一次出现选举失败,厂领导很生气,认为是曾建余从中捣乱的结果。二次选举之前,厂里采取各种手段,给选民做工作:只能在选票上的三个正式候选人中选出两个人大代表。不让选民选曾建余。

领导的错误导向,形成强大的逆反心理。人们想真正行使选举权选出自己的代言人。数千选民在选票的另选人的空格里庄重地填写了“曾建余”3个字,第二次选举,曾建余得票最多。

作为一个非正式候选人,得票竞超过正式候选人,泸天化领导不知怎么办才好,他们向上级人大常委会逐级汇报,省人大又向全国人大请示。

全国人大答复省人大:“按得票的多少确定当选代表”,泸州市市委书记批示:“迅速将选举结果向选民公布”。就这样,曾建余当选为人大代表。

他是民革市委委员,在选举过程中,为阻止他参加竞选,有人要撤他的职,把他开除出民革“队伍”,还有穿制服的公安局长到他家进行威胁。

19932月,作为区人大代表,第一次参加对区人大工作报告的审议。他在区人大工作报告审议表决时,慷慨陈词,投下一张反对票。

曾建余的一张反对票,打破了区人大一潭死水的局面。会后,市中区检察长找到曾建余,对他竖起大拇指:“这才是一个真正的人大代表!”

市中区法院院长会后找到曾建余主动提出:“今后我们办的大案要案,(遇到阻力)希望得到曾代表的监督。”

同样在这次人大会上,泸州市市中区某局长,被提名为副区长候选人,只等本届人大会上投票,走走过场就走马上任。这时曾建余接到群众举报,说这位副区长候选人多占一套住房,这种腐败官员怎么成了副区长候选人?曾建余经核实后,在这次人大会上提出这个问题。

这位候选人为此找到曾建余辩解说,是其妻子干的,他本人不知道。一套住房莫名其妙成了自家财产,自己竟然说不知此事,曾建余当即反驳:“你们局开证明说你没有买住房。没有你的点头,局里会开这种证明吗?”

在会上,曾建余大声呼吁人大代表“不要选贪官”,得到与会人大代表的热烈响应。这位候选人落选了。

“副区长”落选后,曾建余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这位副区长候选人的妻子与曾建余和妻子都在一个企业共事多年。曾建余这种不近人情地反对“贪官”行为,给妻子带来很大的压力,妻子遭到孤立、白眼。再加上曾建余多次化妆卧底与执法机关联合,揭露制假窝点,得罪不法之徒,有人3次捎信非杀他不可。

家里平静生活被彻底击碎了,妻子不堪精神重压,向曾建余提出离婚。

19931220,这对结婚12年的夫妻在曾建余当上人大代表一年后离婚了。

 


二、百姓爱戴的人大代表

 

拿到离婚证,前妻提醒他注意人身安全,然后就回泸天化了。曾建余去了检察院,找到检察长说:“我做了不少好事,也得罪了不少人,我既然选择这条路,就要走下去,我已作好准备,随时可能有人背后捅我一刀,或者有人用车子轧我,一旦我有个三长两短,请检察机关调查我的死因。”

曾建余发现有的警车横冲直撞,不守交通规则。一天,他在纳溪安富镇地段与交警一道拦下一辆无牌号警车。警车上是一位飞扬跋扈的派出所长,见有人敢拦他的车,扯着嗓子喊起来:“我正在执行公务,闪开!”“执行公务‘打的’去,这车没牌号按规定非扣不可。我

是人大代表,有权依法监督违规行为。”
       
派出所长灰溜溜地走了,几天后写信道歉。从1996年开始,曾建余多次上路监督交警盘查没有牌号的警车,仅199888日一天内,在一个岗亭就查获16辆类似的警车。当然还查过很多领导干部的违章小车。
        1998
3月,一条公路施工,改为单行道,泸州市检察机关一辆警车超车往前冲,在曾建余的监督下被交警拦截,对方称他是检察院的,要到古蔺参加明天的庭审,曾建余让他去排队,并叫交警按规定扣了他的驾驶证。并通知了检察院。检察院十分重视,不但扣了当事人当月奖金,而且下发文件,检察机关任何人不得开“霸王车”,否则不仅要处罚司机,还将从重处罚随车职务最高者。

在他的努力下,泸州市“霸王车”基本消失。

如果仅仅是查霸王车,曾建余也许不会坐牢,因为他处处让“官儿”不高兴,后来坐牢就在所难免了。
        1999
年,泸州市政府不准取得合法经营权的“金杯”客运车辆入城。为此已当选为市人大代表的曾建余,在多种渠道反映都不能解决问题的情况下,跑到成都向省人大反映,还找了9家新闻单位的记者曝光,终于使问题解决。
       
无独有偶,2000年合江县违规增加出租汽车造成恶性竞争,本就吃不饱饭的老出租车司机对此十分愤慨。万般无奈,147辆出租车车主找到曾建余,请他出面监督。
           
他亲自来到合江县城进行调查,在下班高峰时的闹市区,发现出租车空车率达到63%,这种情况下,市政府为“增收”再添出租车,让出租车司机的日子怎么过?
他找县政府,合江县政府不理,他找泸州市政府,迟迟没有结果。最后,他向省上反映,找媒体曝光后才得到解决。
       
“家丑外扬”,曾建余的做法让泸州市的一些官员十分恼火。更令他们不安的是曾建余的“反骨”。
        1999
年,在审议泸州市检察院工作报告时,曾建余投了唯一反对票。虽然没有全数通过,许多人认为曾建余一票无所谓,但市检察长唐安明认为曾建余一定有理由。他亲自找到曾建余询问原因。
       
原来,江阳区检察院反贪局几名检察官在处理一起经济纠纷案中,违法办案收取钱款,还要违法抓人,被曾建余制止。
   

检察院立即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3名检察官均受到相应的批评、处理。
遇到唐安明这个开明的检察长,曾建余实属万幸。
        1999
6 月,泸州市合江发生特大交通安全沉船事故,132人葬身长江,举国震惊,中央给予泸州市长警告处分。
       
实际上,在1999年上半年,泸州市还发生了4起特大交通事故,死60多人。曾建余专门进行了调查,在运输方面,他发现被中央、省里早已取缔的税费,泸州市依然照收不误。沉重的税费,压得运输车不得不大量超载微利运营。
超载成了4起特大交通事故的真正原因,而沉重的税费则是酿成多起特大事故的真凶!
       
合江沉船之后,市长带着电视台记者亲自在道路上查车。面对电视镜头,中巴车主可怜怜兮兮地向市长大人叫苦:“(税费沉重)不超员,我们活不下来。”
       
市长生气地说:“我不管你们活得下来还是活不下来,我只管你不要超员!”
       
这些人都是你属下的公民,你怎么能不管他们的死活?曾建余在电视上看到市长的讲话,心情非常沉重。
曾建余在市人大常委会召开的征求意见会上指出:中央处理市长(警告处分),是就合江沉船事故。如果我们把合江沉船事件加上这4起特大道路交通事故来综合分析责任,市长应引咎辞职。
           
市政府很快做出决定,废除一项重点建设收费基金。市长也因“工作调动”而“辞”去了市长职务。
        2000
年,在泸州市人大四届三次会议上,对市政府工作报告举手投票表决。400多名人大代表,仅曾建余一人投了反对票。因此,这一票显得尤为显眼。
       

会议期间,人大主任问他投反对票的理由是什么。曾建余与基层百姓打交道,他手里当然有铁的证据。他掰着指头给人大主任列举:政府办事效率很低,某单位到市建委盖一个公章居然跑了11次。还有,1999年人大会议通过了“纳溪区河东城区开发”,至今整整一年,政府没投一分钱,没挖一锨土,政府严重失信于民。
       

曾建余投反对票的理由让人大主任哑口无言。
2001
年,纳溪区一家国有企业被政府“收购”,按理应该把收购款还给企业,因为账目没有算清,政府该付的钱迟迟不能到帐。由于企业没钱,工人拿不到工资,100多名职工连春节都过不好。为此,曾建余领衔14名人大代表,提出罢免国有资产管理局局长。
       

听说有记者要采访曾建余,市政府立即下了一道禁令:不许采访曾建余!

这一人代会的亮点新闻,自然引起泸州市人民电台一位记者的关注。他请示市人大甘副主任,要求采访曾建余。甘主任同意,并表示:“大家都投赞成票,那人大还监督什么?”
       
一次又一次投下反对票,一些官员对曾建余越来越“讨厌”,相反的是,曾建余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威望越来越高。
       
曾建余是一般职工,有时半天时间就有六、七批群众反映问题,他把百姓疾苦放在心上。他常常要先上班赶到办公室划圈报到后再去为百姓奔波,累得精疲力尽,当天还要赶回办公室处理事务。
       
为了更好地为百姓办事,20008月,曾建余办理了提前离岗手续。同年12月创办了“曾代表工作室”,专门接待群众。

 


三、小代表被投进监狱

 

1997年底,五年一次的换届选举又开始了,曾建余所在选区有2个代表名额,但上面划出这样的框框:两个指标必须选出一男一女,男的必须是共产党员。

曾建余不是共产党员,但老百姓不理会上面这些规定,曾建余以80.6%的高票雄居榜首。这让某些领导气歪了鼻子。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还有4500多名其他选区的选民,自发向市、省人大写推荐信,举荐曾建余为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市人大主任刘育仁动情地讲:“这是泸州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泸州有个曾代表,是我们泸州的光荣。”
       
在泸州,群众越拥护曾建余,曾建余离监狱就越近。

200174,很多泸州市出租汽车主向曾建余反映,市政府将收回到期出租汽车经营权,这其中2/3的车主都是花了20万元左右从其他车主手中转让得来的,很大一部分是下岗工人把几代人的积蓄从家里拿出来,政府收回经营权,将意味着这20万元鸡飞蛋打。车主期望继续经营,政府的转让费不能太高。

车主问,为他们办事费用怎样解决。曾建余回答:“法律规定人大代表的活动费用由同级财政负担,但财政只是承担人民代表大会期间的费用和人大常委会组织的视察费用。我的工作是不收费的,为你们办事所产生的费用只能由车主们自己解决。”车主们表示他们已经集资,从即日起,曾建余的通讯、交通和必要的餐饮、办公等费用由他们解决。
       

曾建余先后50余次联络了11名省、市人大代表向市人大常委会提出建议。40余次从纳溪区到泸州市人大、政府、政协、法院、检察院,4次到成都找省人大、省交通厅、司法厅为车主反映问题,耗资5300多元,车主先是交给他800元用于开支。后来,由于泸州警方把车主们集资反映问题当作“非法集资”进行清查,车主王平又交给他6923元现金,让他代为保管。
       
2001
年,泸州市公审了一起受贿案——泸州市建委中层干部田瑾两次受贿100万,田瑾犯被判有期徒刑12年,而有关部门对行贿者刘某却不立案。泸州市一位领导当面对曾建余讲:“如果刘某被立

案,那么泸州市的‘盖子’就揭开了。”

曾建余带头联合其他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对这起行贿案进行监督。检察院给人大代表的答复不立案的理由是,刘的行贿没有给国家造成损失!

真是岂有此理!曾建余“咬”着不放,监督此案的其他人受到威胁。同年96日,泸州市江阳区公安分局说曾建余在717日收了车主4000元,涉嫌诈骗将曾建余刑事拘留。919日,曾建余被逮捕。

按照《代表法》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逮捕两级人大代表曾建余,检察院必须报请泸州市人大常委会许可。江阳区人民检察院还必须委托纳溪区人民检察院报请纳溪区人大常委会许可。但是这些手续都没履行,江阳区人民检察院就逮捕了市、区两级人大代表曾建余。
        12月4,未经泸州市和纳溪区两级人大常委会许可,江阳区人民法院对曾建余进行审判,并禁止记者参加旁听。庭审后,“支持”检察机关指控的重要证人谢玉枫对前来采访的大批记者说:“曾建余是冤枉的,大家都很清楚,有人要整他。我是被刑讯逼供做了伪证。”

1220,江阳区人民法院认定曾建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元。曾建余不服,上诉到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2326日,泸州市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同年43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为曾建余鸣不平,说他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入狱的。
        2002年5月29,泸州市纳溪区人大常委会罢免了曾建余泸州市第四届人大代表职务。6月26,泸天化集团公司解除与曾建余的劳动合同。8月23,曾建余接到纳溪区人大常委会通知,暂停他的纳溪区人大代表职务。9月5,曾建余出狱。在他出狱的前一天,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开除其党籍。
   

曾建余出狱前,即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曾建余一案2002年被四川省人大列为十大监督案件之一。省人大法工委干部周德先在接受一记者采访时,转述四川省人大一位副主任的话说,曾建余没有问题,他的案子之所以没有翻,原因不在法院。
       
法院判决后,审判长私下对律师讲,他们也想判曾建余无罪,但上边压力很大。

曾建余出狱后,没了工资。一家医药公司立即向他伸出援助之手,让他做整个泸州地区的代理商。打官司期间,其妻接到全国各地的捐款2万多元,还有人送来了鸡蛋,大米。

200211月份,泸州市纳溪区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上面通知:曾建余不能成为人大代表候选人,凡是投给曾建余的选票一律作废。

曾建余没了人大代表的职务,可他家的电话被监控,他时常被人跟踪,与他来往密切的群众被警告:“离曾建余远点。”
       
2003
1月,四川省人大会期间,泸州市领导怕他上访,指令纳溪区公安分局对他“重点保卫”,曾建余故意乘车往成都方向走,被民警扑倒在地,然后非法拘禁。

720,四川省企业权益保护研究所聘任曾建余为川南地区办事处主任。

曾建余曾写过一首诗:
掉进陷阱我也不会悔过。
弯着膝盖爬出来,
才是人格的堕落。
不,我愿用身躯塞住这个窟窿,
让人们踩着我的肩头,
走向新的生活。
此案已引起全国人大的关注。人民相信,曾建余终有昭雪的一天!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 A ‘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 –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 Herman, Peterson, Pilger And Media Len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0月22日, 2: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