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署名李平的评论称:“中共在 1949年建政之后,经历了六个辛亥革命的逢十(10周年)纪念日,除 1961年外,次次做足逢十大庆的戏码,自1980年代后,更形成例行公式,包括10月 9日在北京举行高规格纪念大会,《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呼吁振兴中华、民族复兴等。一个用暴力推翻辛亥革命建立的中华民国的政党,又热衷于纪念辛亥革命,所为何来?”“其实,中共以武力打天下,迄今拒绝民主选举,权力来源并非民授,这是对孙中山‘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的阉割。中共绕开民主、绕开民权,号召国家统一、民族复兴,强调中共领导、社会主义建设,实质是以爱国之名行爱党之实。”

香港《东方日报》“神州观察”的评论称:“中共在纪念辛亥革命时,主题集中于纪念孙中山和国家统一,避免突出民国和国民党,更标榜中共是孙中山事业最忠实的继承者。中共举办的辛亥百年纪念,与其说是缅怀孙中山等革命先烈,还不如说是中共丰功伟绩的说明会,除了强化执政合法性,还不忘对国民党的统战工作。”“中共政权虽将‘为人民服务’挂在嘴边,官僚们却‘为人民币服务’,沦落为特殊利益集团。国富民穷两极分化,民主自由成为空谈,中山先生的‘天下为公’,在现实社会中早已是‘天下为私’。中共自诩为‘孙中山先生事业最忠实的继承者’,却以实用主义阉割他的思想,对民主共和的精髓置之不理。辛亥革命推翻的是帝制,但中共推行的依然是人治,逆潮流而动,有何资格纪念辛亥革命呢?”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孔捷生的评论称: “辛亥革命结束帝制后,中国有了数千年未见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学术自由和结社自由,当时成立了二百几十个政党,发生了五四运动和与之呼应的新文化运动,其时思想文化界星汉灿烂,有梁启超、陈独秀、胡适、鲁迅,教育家有蔡元培,北京大学是由中国人办的真正大学。这些全都拜辛亥共和革命所赐,而到了中共建政这六十几年悉数香火断绝。”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辛亥革命百年,中国摆脱帝制一世纪,本应值得隆重纪念,可惜两岸各有盘算,内地只谈民族复兴少谈民主宪政,台湾朝野更冷淡待之。关心中华民族历史的同胞,有责任在这个重要日子放下党派之争,还辛亥革命的本来面目,认清这是中国推翻帝制走向民主共和的重要日子。辛亥革命已是100年前的事,但其意义到今天还值得细味,因为我们的国家离民主共和的目标还很遥远。” “一个贪污腐败的政权,人民不会永远盲目哑忍。若政府主动改革,社会还可能平安过渡,人民还能免于生灵涂炭;若政府对改革诸多推搪,一旦人民彻底失望,认定当权者已无可药救,再遇上合适的时机,革命就会爆发。一个看似牢不可破的帝国,可以在旦夕之间崩溃,被人民彻底唾弃,只是民族、、国家都要付出巨大代价。腐败的政权必须变革,问题是政府主动改革还是人民被迫革命?在辛亥革命百年的今天,这个课题值得关心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每一位同胞思考。”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